我親身受益了,中共說啥我都不信了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一日】在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初的婚宴上,我遇到了原單位的幾位同事,從她們的言談中得知,剛剛退休的蘭姐得了白血病(俗稱血癌),按同事的話講:「看一次少一次了。」所以我們相約一同去看望蘭姐。

當我看到蘭姐時,吃驚不小。昔日性格開朗,富態健壯的蘭姐,今天卻成了皮包骨頭,臉無血色,腹部脹得像鼓,坐著都靠人扶的危重病人。我們不便久留,帶著沉重心情離開蘭姐家,我暗自感嘆:真是人生苦短。

事隔兩月有餘,我再次去看蘭姐,當時我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蘭姐簡直換了一個人,雖然還有些清瘦,但精神狀態極佳,看到我迷茫的表情,蘭姐講述了她的故事。

於二零零六年六月,蘭姐被市裏兩家醫院和天津專治血液病權威醫院確診為「白血病」,醫生告知無藥可治,只能靠「化療」維持生命。蘭姐家經濟條件不寬裕,女兒、兒子兩家也只能維持現有生活;為了不給兒女添麻煩,她拒絕用「化療」方法治療(因費用高承受不起),但求生的本能使她先後找過其他人治病。

她曾經去外地道觀中找一個小有名氣的道人為其開藥方治療,藥吃了不少,錢也捐了上千元,不但病沒好,反而越吃藥越不行了,最後血色素只剩下三克。不能自理了,她想一死了之。她曾想到跳樓自殺,又怕給兒女留後患,所以有一天她選擇了服藥而死。

有一天晚上把兒女打發走後,躺在床上服了一百片足可以致死的劑量藥後,第二天早上七點她竟奇蹟般的醒過來了,發現從嘴裏流出了白泡沫,血沫一樣的東西。聞訊趕來的兒女把她急送到醫院搶救,醫生看後說:已經沒事了,不需洗胃了。回家後,她感到很納悶,怎麼連死都這麼難哪!

這時蘭姐的姑姑來了,了解到事情的經過後,姑姑笑了笑說:「是師父救了你。」原來姑姑是修煉法輪功的,在蘭姐被確診為血癌後,姑姑再次給她送來了《轉法輪》書和護身符,並告訴她不帶任何觀念的通讀此書,就會有福報的。

蘭姐原來是個無神論者,甚麼也不相信,姑姑以前曾勸過她學法煉功,她根本不相信。這一回蘭姐在求治無門的情況下,抱著試試看的心情,通讀了一部份《轉法輪》,她說:由於剛看書,對書中的法理根本悟不到,就做了傻事,但大法的師父卻真的管了我,我不但沒死,而且越活越健康,現在我已經真正的得法修煉了。

她高興的告訴我:臘月二十三過小年這天,我把布藝沙發罩用半天時間全洗完了,還不覺的累。現在飯量也大增了,由原來只能喝點米湯、流食,到現在每頓可吃半斤餃子。過大年時兒女回家看她,她親自下廚給兒女炒菜做飯,樂得兒女合不攏嘴。蘭姐又高興的說:醫院給我判了死刑,是大法師父救了我,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我親身受益了,這回中共說啥我都不信了,甚麼電視、廣播我一概不信,只相信大法和師父。孩子們也支持我煉功,修煉這條路我是走定了。

看著蘭姐豁達開心的面龐,讓我陷入了深思……活生生的事實擺在面前,不容人不信。看來大法真相資料說得都是對的,真的不要輕信電視、廣播的造謠宣傳,遇事冷靜用心思考,從中就能真正的明白點甚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