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談大法弟子的文學創作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一日】師父在《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中說,「帶動人類社會下滑,有幾樣主要的東西在起著先鋒的作用。一個是文藝創作,一個是美術創作。對人最直接、對人的思想意識和人的感官上影響最大的就是這些東西,直接影響和帶動人的道德觀念的改變,敗壞人最快最直接,所以現代派的藝術、現代派的文化、現代派的文藝形式,這些東西起著先鋒的作用。」「大法弟子知道,人類的文化是神傳給人的,不信神是人類道德下滑的根本原因,所以大法弟子不能用人道德下滑的標準看問題。大法弟子搞出的東西,肯定是要還原神給人的東西。那麼你們要做的這件事情本身也會截窒敗壞的因素,也會起一個帶頭往回返的作用。」

我在大學裏教外國文學,自己有時也搞一點創作,切實體會到師父講法中說的現代派文學藝術對人類道德觀念的改變,對神傳文化的敗壞所起到的先鋒作用,而且這種變異和敗壞達到了極其可怕的成度。內容低俗醜惡,創作方法上放縱人的情慾,放棄人的主意識,放棄文學創作的規範要求,胡思亂想、發洩、嚎叫、病態中搞出來的東西,都登上了大雅之堂。

我個人認為,正統的文學是講「文以載道」的。具體有兩點:一、寫實;二、明理。寫出來的是光明向上的,是善的,使讀者看了以後受到心靈的震撼,得到道德的昇華,明曉善惡因果,維繫人類社會應有的道德標準和行為規範。

古典文學創作基本是寫實的,人物、事件都有生活中的原型,思想、感受的描述也是針對具體事件有感而發,而且是理性的,有節制,服務於主題。不同文學形式的創作方法不同,寫作規範不同,適用的題材不同,效果也不同。

比較常見的幾種文學形式按照在人類社會產生的時間順序,大致有經、史、詩文、戲曲、小說、影視劇本等等。越接近現代,虛構、變異成份越多,要求越鬆散,也就越通俗。比如小說,這個名字就說明它並不能算作正統的東西,開始時都是以私下傳抄的形式流傳於民間的。英文裏的novel有新奇的意思,出現的也比較晚。而且,古典文學創作很講究社會功用,很重視作品對讀者的影響,把文學創作看作是嚴肅的事。寫甚麼、怎麼寫、寫給誰、用甚麼形式寫都是有嚴格要求的,作者對自己寫出來的東西是要負責任的,就像人要對自己說的話負責一樣。

今天,大法弟子的文學創作,是以證實法、揭露邪惡迫害、救度眾生為目地的,同時還原給人神傳的原有的文學形式,在這一點上和音樂、美術、舞蹈等其它藝術形式是相通的。那麼,在題材和寫作方法上也就非常明確了。大法弟子今天正法修煉中創造的神跡,抵制迫害中的感人故事,救度眾生中的威德,就發生在我們身邊,實實在在、真真切切,數也數不清,就是文學創作最好的素材。不用虛構,更不用誇張,真實的記述就是一首首詩、一出戲、一篇篇小說。真正感人的是人物和事件本身,因為記述的是「世中的覺者」(《賀詞》)的故事,而作者又是大法弟子,就像大法弟子畫出的覺者的像一樣,其本身就放射著覺者的光輝,具有慈悲的力量。

師父沒有專門講文學創作的法,但是在不少次回答弟子提問時都講到了文學創作,而且,師父寫的《洪吟》、《洪吟(二)》、零七年新年晚會的歌詞已經給我們指明了文學創作的方向,教給了我們文學創作的法。我在學《洪吟》的時候,總是感到古今中外,人世間所有各種文學形式的所謂經典、傑作,絞盡腦汁搞出來的各種文學理論、流派,遠不及《洪吟》中的任何一行詩句,一個詞,一個字。大法無邊,涵蓋一切,用文學證實法、救度眾生的路就在其中。《洪吟》也是師父給有志於用文學創作證實法的弟子講的法,能夠讀到他,我感到自己真的非常幸運。

法有了,願望有了,創作不成問題,關鍵是大法弟子的創作體現著個人修煉的因素,學法好、心性高,寫的就順,效果也好,否則越寫越費勁,自己看了也不舒服。

另外,我想必須時刻提醒自己:創作的基點是證實法,不是證實自己。

以上是一點個人認識,不當之處,敬請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