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和大連弟子交流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五日】對於舊勢力的安排,許多同修都會說:「徹底否定。」在這裏,我想談談自己在這方面的認識──怎樣才是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怎樣才能夠徹底否定舊勢力的安排。

首先,我們知道舊勢力安排的路是伴隨著對大法弟子巨關巨難,因為它們表面上是讓大法弟子建立威德。如果我們不能否定舊勢力的安排,那麼我們在修煉中就會出現許多的大難。如果我們過不去,就會毀在其中;即使過去了,那也是在它們的安排中修。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講到:「那麼作為學員來講,在這場魔難中能夠做到不承認舊勢力安排的你就能走過來。那些沒做好的,實質上你不是在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嗎?承認了你不就好像是它們一夥的嗎?迫害中由於你做得不好,也給學員內部造成了不穩定與迫害的加劇,你不也在推波助流、幫助邪惡嗎?否定它們,全盤否定舊勢力的一切!」由此我悟到:承認了舊勢力的安排,你最終是走不過這場魔難的。我們身邊的同修,有的被舊勢力迫害的過早的失去了肉身;有的是被病業奪走了肉身,那是帶著沒有圓滿我們最後史前大願的遺憾走的。所以說,能否徹底否定它們的安排,就是至關重要的。

其次,我們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是站在法的基點上,而不是為私為我的基點上。舊宇宙的根本屬性就是以它們自己為中心,在正法中也是如此。「表現上是正法中其不至於被落下、同時又表現參與了正法,實質上是借助正法達到它們為私的目地。」(《正念的作用》)利用正法、借助正法的本身就是在對大法犯罪。如果我們不能從根本上認識到這一點,我們就不能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更談不上徹底了。

再次,舊勢力的安排是貫穿在我們修煉的一切中,其中包括我們的一思一念。我們在修煉中不能針對自己的行為及思想中的一切去排除它的時候,我們就沒有走出舊勢力的安排。

舉幾個例子:
1、當邪惡指使壞人綁架大法弟子時,或者要對同修加以各種迫害時,我們很多人都會想:搜出那麼多的證據、或者是《九評》,或者是打印機、計算機之類的東西,就認為邪惡已經掌握了證據。

2、當大法弟子被綁架了,往往就容易動人的觀念。經常滿足邪惡榨取錢財的要求,把這場迫害當成了人對人的迫害;把邪惡的放人當成了邪惡的好心。沒有認識到這是大法弟子正念的作用,及師父看我們整體達到了標準而給我們做的 。

3、前一段時間,有的同修被綁架了,邪惡要對他判刑。我們全體大法弟子齊發正念,解體邪惡的非法審判。就在非法開庭的同時,一位同修在家發正念,看到師父的法身坐著大大的蓮花,飄到了法院的現場,隨後同修在一審中被判無罪。由於我們把這一結果認為是邪惡不那麼邪了,當成是邪惡給的,認識沒有提高上來,人雖然被判無罪,但至今還被關押在看守所繼續迫害。

4、每當所謂的「敏感日」來臨時,總是順著邪惡的思路走。甚麼注意安全呀、收拾收拾東西啊等等,有意無意的放大了邪惡的場,加強了邪惡能量。

5、還有同修說:「只要我們加強發正念,邪惡就不敢來迫害我們。」由此,我們似乎感到了他那思想中有承認邪惡的因素。因為我們是連舊勢力存在的本身都不承認的。我們發正念,是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之一,而不是單純的為了減少迫害而發正念的,忘記了我們發正念的目地,是為了救度眾生……等等許多類似的想法,都是我們在思想中給了邪惡存在的場,所以邪惡就在我們的執著中、在我們的一思一念中生存。其實,問題的實質是我們承認了邪惡多少,那麼,邪惡就會存在多少,這正是我們自己的心促成的啊!

師父早在《在2003年華盛頓DC法會上的講法》中就告誡我們:「舊勢力在當前哪,已經被徹底的淘汰至盡。從最高形式一直到它們舊勢力所安排的那些個不同層次上參與正法、左右正法的那些個所謂的神、變異的生命,都被淘汰至盡,沒有了;具體做事的那些黑手,也一直在盡絕的被淘汰中。」可是,時間過去近四年了,為甚麼師父給我們做的一切,沒有在我們地區展現,而是任由著舊勢力的擺布,還在舊勢力安排中修呢?而這種時間的浪費,是以眾生道德的急劇下滑為代價的。這是一件多麼令人震撼的事情啊!

有的同修說的好:即使是邪惡放了人,我們也要否定它們、揭露它們的迫害。因為我們對舊勢力及其迫害的否定是無條件的。無論它們以甚麼形式出現,我們都不能承認。

綜上所述,無論我們把真相資料當作了邪惡迫害我們的證據也好;還是把放人或者同修被判無罪,當作是邪惡為我們做的好事也好;還是遇到魔難時的第一念,不是解體邪惡,而是用人念在衡量也好,都體現了我們在法理上是不清晰的。都沒有從根本上否定舊勢力,所以它們就在我地區存在。不是嘛,我地區有一位同修被綁架了,他的家屬利用曝光、寫勸善信等各種形式解體邪惡。同修和家屬密切配合,使邪惡對綁架的同修的迫害減輕了很多。最後在「取保候審」的問題上,家屬產生了急躁的心。當家屬在法理上不清晰時,我們鼓勵家屬,讓他們在法上認識。最後同修家屬認識到,是師父在做,而不是邪惡要放了我們的同修。當我們的認識提高上來時,那邊立即傳來同修被無條件釋放的消息。充份體現了大法的威力。如果我們在法理上認識不清,會感激邪惡的「取保」,那麼邪惡就會以此為藉口說,這些大法弟子沒有正念,我們要讓這些人提高上來等等理由來所謂的考驗我們同修,利用各種方式加害於我們的同修。就像上面提到的同修被判無罪,至今還被非法關押之中。

其實,我們地區數量相當大的同修,在個人修煉方面都是很紮實的。但是因為我們沒有轉變觀念,使我地區的正法形勢滯後了正法進程,使「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就沒有那麼徹底。那麼舊勢力安排的那些最後的因素,就會繼續起作用。

在這裏我們建議大連的同修靜下心來,認真學習師父關於否定舊勢力安排的講法,對照自己的一思一念,首先把觀念轉變過來。因為舊勢力安排的一思一念是要毀掉我們的啊!而我們遇事發出的第一念,也正是我們心性標準的體現啊。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