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對夫妻醫生的修煉路(圖)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十一日】在將近兩個小時的訪談中,顏於勛醫師的太太多次提起修煉法輪功以後夫妻感情的改善,她平靜的語氣中洋溢著喜悅:「以前很容易為了一點小事情吵架,修煉以後,先生的脾氣變的好了,之前我們都是自己忙自己的工作、忙小孩,很少有聊天的時間,現在跟先生的互動反而比較多,師父說的沒錯,家庭變的更溶洽了。」

顏醫師目前是台灣南部一家大型醫院的婦產科醫師,顏太太其實也應該稱呼陳醫師,是一位小兒科醫師,兩位給人的感覺親切而祥和。顏太太還是津津樂道修煉後夫妻關係的改善:「在讀了《轉法輪》後,了解人生的過程就是去執著心的過程,才曉的我們以前為甚麼會常常吵架,原來就是自己執著心太強了。」

確定要走上修煉這條路的顏醫師,回憶起修煉以來思想的變化說:「剛開始修煉時,大法讓我更明確的知道我以後的人生目標是甚麼,做人可以做的很快樂很積極,但那還是用人的觀念在想。慢慢讀了李老師的法後,體會到這確實是一部可以讓人成為神的大法。」於是,過去自己每天擔驚受怕的「無常」消逝無蹤。「修煉以後才知道甚麼事都不是偶然的,都是有安排的。」

修煉前的迷茫

顏醫師大學時代曾經著迷左派思想,參加過學運,也當過立法委員助理,在當時是比較具有理想性的學生,同時也不斷的在看佛經,嘗試過素食及打坐,有一次打坐後,腳傷真的好了,讓他了解靜坐對身體是有好處的。

第一次接觸法輪功是在一九九九年中共打壓法輪功兩年以後,一天,他在電視上看到了訪問法輪功學員的節目。「那時我在彰化一家醫院工作,下班後,每天晚上從彰化開車到台中練太極拳,練拳架、練推手,後來還幫老師帶學生,那時就知道有法輪功,《轉法輪》這本書也看了幾遍,看到裏面寫不二法門的事,就想先練太極拳一個段落再煉法輪功。」

兩年以後,他們轉到台北工作,這期間發生了很多事情,工作上碰到產婦大出血,醫療糾紛拖了兩年,也經歷了一段身心的煎熬。顏醫師唏噓的說:「在台北工作雖然收入較多,每天第一個想到的卻是無常,甚麼時候會發生甚麼事情都不知道,身體明天要變的怎麼樣也不知道,明天會不會碰到車禍,或被搶劫,房子要是發生火災,一夕之間甚麼都沒有了,萬一有一天我不能工作了,有沒有方法補救。心裏不踏實,想到保險,也買了保險,可是心裏還是不踏實。我跟太太都在上班,常常會為小事爭執,常常會吵架。那時,身體變的很容易累,很疲勞,睡不夠,還抽煙。」

「第一次接觸法輪功時,我跟太太說《轉法輪》這本書不錯,可是都沒有去看,緣份未到。」

因緣際會巧安排

「二零零五年八月回到嘉義,就是現在這個工作單位,那時我們常去竹崎、梅山、番路一帶爬山。那一年十月份吧,我跟太太從番路半天岩下來,在路邊的柿子攤上,我第一次看到‘小蜜蜂’(法輪功學員用的煉功音樂播放器),那位賣柿子的同修給我介紹了法輪功,第二天早晨我就找到附近的煉功點去煉功了。」顏醫師珍惜的說:「那位同修後來都沒看到過,他的名片我還留著呢。」

淨化身體

顏醫師開始煉功一個禮拜後,身體有了變化,他知道是師父在幫他淨化,他說:「每天下班以後,晚上或半夜就發高燒、全身酸痛、發冷發熱,我就蓋棉被讓身體出汗,還有痰、鼻涕都是膿、都是血,黑色的、棕色的,可是上班時就沒事,這樣連續一個禮拜後就好了,煙也在不知不覺中戒掉了,到現在都沒再抽過。」

顏太太看到顏醫師的變化覺的很神奇,她說:「當時我認為是嚴重的流感性肺炎,真的不敢相信,一個禮拜後沒吃藥自己就好了,臉色也變好了,覺的太神奇了,看他一個禮拜的變化很大,好像變了另外一個人,連個性都改變了。」

顏醫師這次身體淨化完以後,顏太太覺的這個功法不錯,就開始讀《轉法輪》了,「兩年前我看不懂,好像只是教人做好人或一般宗教的書,後來再看觸動就很大,看書的時候,我的頭會暈,我本來有頭痛的毛病,我知道那是師父在幫我淨化。」

師父點化

顏醫師談起修煉的話題總是興致高昂,他指著肚子笑著說:「師父會藉這個點化,那一回是三個月胃痛一次,一痛就連續一個禮拜,痛的好像要穿透肚子一樣,我只好抱著肚子躺在沙發上背《論語》,這樣持續一年,我知道師父要去掉我吃生魚片的執著,以後就好了。」

顏醫師又談到有一天早上刷牙時,突然滿嘴都是血,他悟到了是沒修好口時,「血就止住了,漱口馬上就清澈了。」

一旁的顏太太也笑著說:「那幾天沒修口,在家裏講同修的執著,是自己的顯示心,不是為了同修好。」

顏太太想起剛修煉第一年時,師父常借小孩子點化她,有一次小孩子流黃鼻涕時把它當作是病,吃很多藥都沒有效,用了很強的抗生素,反而流的更厲害,後來找同修交流,「把那個心放下了,那鼻涕當天就好了,覺的很玄妙,我悟到師父要我去掉職業上的執著。」

修了大法,知道大法好,總希望孩子也能煉功學法,如何去要求孩子,顏醫師認為是對大人的一種考驗:「對孩子你有沒有用他能夠接受的方式?你強迫他煉功會造成反效果,其實都是大人的顯示心作祟。」

修煉大法後的顏醫師把名利漸漸的看淡了,同事間的矛盾也能用慈悲心看待,他緩緩的說:「未得法前會忙著賺錢,為了增加業績,儘量爭取開刀的機會,現在只想到要把自己的工作做好。以前同事之間有矛盾會當作是干擾,現在會用慈悲心去看待,憐憫他們因為某種原因暫時不能得法。」

修煉後的顏太太也把對孩子的情放下了,現在她每個禮拜六早上帶孩子去明慧班上課,她說:「我以前幾乎重心都是孩子,緊抓著教育理論不放,認為孩子從小就要刺激,以後才能夠跟人競爭,現在就不會了,因為師父說每個人的路都安排好了,我把那個心放下後,真的一切都改觀了。」

高精度圖片
台灣許多法輪功學員受邀參加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一日香港舉辦聲援二千萬中國人退出中共大遊行,顏太太也參加了

顏太太目前已懷孕七個多月,問她現在還能不能煉功,她說還是照常煉功,而且在懷孕三、四個月時還去香港參加聲援退黨的遊行,她興奮的說:「我還走完全程了。」

當壯觀的遊行隊伍出現在香港最熱鬧的街上,吸引所有人目光,其中有很多來自大陸的觀光客,就在遊行開始不久,一位來自大陸的中年男士,生平第一次看到中國人可以公開揭露共產黨的邪惡,並把心聲公開在大街上表達出來,他內心激動不已,感動到落淚並跪倒在地上,感謝遊行的民眾帶來希望,並當場宣布退出中共。

高精度圖片

高精度圖片
台灣法輪功學員近二百人組的天國樂團應邀參加香港二千萬退黨(退出中國共產黨、退出共青團和退出少先隊)大遊行活動

顏太太是跟著顏醫師參加的法輪功天國樂團一起去香港遊行的。顏醫師表示,他在樂團裏擔任小號手,天國樂團將會不斷的在海外進行證實大法的演奏活動,他氣宇軒昂的說:「在五一三世界法輪大法日,在大法洪傳十五週年的這個時刻,除了感念偉大師尊的慈悲教誨外,我們會隨著天國樂團走遍世界各地,用樂音傳播大法的美好,用腳步揭露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邪惡。」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