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視自己對待大法的心態 從新做好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五月十日】我是2004年請到《轉法輪》的,當時先通讀了一遍,覺的書中的內容解脫了自己不少的煩惱,心裏得到了安慰,然後就處於「中士聞道,若存若亡」之中。直到2006年1月,面對著健康檢查報告,我才突然有所驚醒,才決心要「上士聞道,勤而行之」。

去年一年,我從大法中得益很多,我的病(囊腫、肌瘤、腎積水)全都消得無影無蹤。但我總覺的自己往上突破不了。師父的《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發表後,震醒了我,回顧自己的修煉路程,向內審視自己對大法的態度,才發現自己帶著以下那麼重的常人心在看待大法。

1.把大法當作常人中的好處。

自己認為大法可以消除我日常生活中的煩惱,我變得開朗了,活得比別人開心了。雖然我把《轉法輪》中關於人從哪裏來,做人的目地是甚麼這幾段背得一字不漏,知道人應該返本歸真,但還是執迷於解脫煩惱,可以健康,可以使我年輕,可以使我得到人生的福份,把得大法看成是得到了常人中的好處。以這樣一種常人的私心,導致我背法時,老是集中不了,至今還沒把第一講背完,還一直認為這是邪惡的干擾。

2.一直希望師父把我們的修煉環境整理好。

看到《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中有學員問:「部份俄國學員講真相而被抓、被捕。請問俄國學員應如何改變這樣的狀態和環境?」以及「中共對法輪功迫害浸透到海外,學員被遣返等事件,我們媒體上如何把握?」 時,自己心裏就想了,是呀,我也是這麼想問的,多麼希望師父說:這些外國的當事人都要遭報應的,心裏就等著師父的威力給那些當事人一些厲害看看,讓他們學乖一點,不要給我們修煉人添麻煩。

看到師父說「通常哪裏出問題大法弟子就到哪裏去講真相,持之以恆的、堅持不懈的。」我心裏就冒出來:好難喲。

看到師父說「不是因為他們的宗教原因阻礙他們了解真相,是那個宗教中的亂神的因素在起著負作用。現在這方面越來越少,消減的越來越多,慢慢就會發生大的變化。你就看吧。(鼓掌)」師父說「從目前來看,邪黨亂鬼對各個政府馬上就控制不了了,隨著邪惡大量的銷毀,控制人的能力也急速的消減了。」我高興了,心裏就冒出了:哇,師父的威力真大!謝謝師父把我們的修煉環境整理得越來越好。

拜讀師父的新經文時,我對自己冒出來這麼多的人心非常的痛恨。自己對待師父,就像我的孩子每天問我:媽媽,今晚給我做甚麼好吃的?就像孩子期待父母給自己做這做那,可以大樹底下好乘涼,讓自己活得舒舒服服。那個私心是多麼的大,這種由來已久、根紮得很深的私心,不去除的話,怎麼能做到助師正法?怎麼能稱得上是大法弟子?自己也不想想師父度人有多難,為了拯救人類,為了整個宇宙的未來,真是「操盡人間事,勞心天上苦」(《洪吟》)。

3.不是在證實大法,是在證實自己。

在給公司裏的同事、國內外的朋友、來日本訪問的中國學者等等講真相時,效果好的,我就起了歡喜心,效果不好時,就認為這是對方太頑固所造成的。去年底,在給海外朋友講真相時,我把自己在大紀元網上發表的文章給兩位朋友電郵過去,結果導致對方大吃一驚,其中一位來電郵諷刺我,另一位反過來勸我。當時,我雖然知道這是自己的顯示心、歡喜心造成的,但心裏還是埋怨朋友在國外生活,還那麼頑固不化。

拜讀了師父的新經文,「大家知道,修煉中人心不去表現最突出的就是,做事情不是在證實大法,是在證實他自己!它起到的是破壞作用。」(《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我才知道自己有時不是在證實大法,而是在證實自己有才能,對大法起了破壞的作用。

審視自己對大法的心態,找到那麼多人心,決心從新做起。

就在我寫完這篇體會文章時,一位剛剛從中國出差回來的中國同事打電話問我:「‘真、善、忍’中的‘真’,以及‘返本歸真’是甚麼意思?在大陸的法輪功學員為甚麼寧可失去生命也不願放棄法輪功?」我給他讀了《轉法輪》的有關章節,對其他問題向他作了解釋,這位同事高興的說:明白了許多。就在我們剛剛通完電話後,另一位中國同事過來問我:如何能得到《轉法輪》這本書?我立即送了她一本,她告訴我還想得到日語版的,因為有兩位在日本出生的韓國朋友也想學。我聽後真是熱淚盈眶,自己去除了一些人心,就縮短了一些眾生與大法的距離,有緣人就自己主動來到了你的跟前。自己的人心不去,就在眾生與大法之間形成一堵牆,阻礙著眾生得法。

以上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