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台北各界讚譽神韻藝術團(圖)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九日】(明慧記者李慧容綜合報導)神韻藝術團在全球的演出,震撼各地。在台灣的演出,同樣引起觀眾極為熱烈的迴響。緊湊的節目,觀眾完全沉浸在表演者所營造的氣氛中,心情時而凝重、時而歡愉,時而陷入沉思,思考著舞蹈演員所詮釋的生命意義。

台北市四月八日下著雨,溫度在攝氏二十度以下,是個濕冷的天氣,加上適逢清明節,從四月五日起放假四天,不少民眾返家掃墓,街上的行人不算多。不過,仍擋不住觀眾的熱情,不少民眾好奇,神韻的演出到底有多精彩,竟能接連三場爆滿,一場的掌聲勝於一場,這種現象在台北藝文界極為罕見。

台北三場演出,吸引了來自藝文界、政治界、財經界、教育界及文化界的人士觀看,前行政院副院長葉菊蘭、台灣藝術大學校長黃光男、台灣大學校長李嗣涔,藝評家何懷碩等人都是座上賓。

高精度圖片
前行政院副院長及高雄市長葉菊蘭蒞臨神韻會場

高精度圖片
台灣藝術大學校長黃光男

高精度圖片
藝術家、評論家何懷碩

杜忠誥:戚曉春的二胡出神入化

台灣著名書法家、國立師範大學中文系副教授杜忠誥,看完神韻藝術團的演出後表示,想再聽一次戚曉春表演二胡;「造像」則把敦煌的石雕佛像變成實體化,用夢境讓石匠進到佛的世界,看到佛後在人間雕出佛,是非常有創意的演出,讓人難忘。

高精度圖片
台灣著名書法家、國立師範大學中文系副教授杜忠誥

杜忠誥表示,所有的藝術都在表現人類內在心靈的節奏和旋律,是一種力量和美感的表現,在這一點上,所有的藝術都相通的,這就是所謂的藝術無國界。舞蹈演員是用舞蹈表現內心的節奏與旋律,書法家就用書法來表現,內心的旋律不可見,但是人心是感通的,所以不同的形式也有共鳴的感應。

他說:「每一個節目都好,戚曉春的二胡演奏,是我所聽過中最好的。」

「我對二胡非常有興趣,聽過不少的二胡演奏,戚曉春的演出,將內在的心靈、演出的神態及她拉弓的動作配合的『渾然無間』。」他認為,戚曉春的演出只能用嘆為觀止、如入化境形容。

書法是靠線條,拿著毛筆沾墨在紙上書寫,筆毛和紙張碰觸造成線條,前後的順序造成結構,二胡是靠著弓和弦造成聲波,聲波轉換成圖象就成為線條。兩者之間有這樣的相似性。他說:「我好想再聽一次。」

節目的好講不完,敦煌「造像」他感覺非常的好、非常的有創意。這個節目將石匠引入夢境來表現神韻,以舞蹈的方式來呈現一種舞蹈與情節的美感,把敦煌的石雕變成實體化,用夢境讓佛動起來,這個構想很有創意。

他說,藝術家是神的表現,所謂神的表現,就是忘掉既有的觀念,在內心最純淨的情況下,所呈現出來作品就能達到出神入化的效果。

「造像」意境佳 顧乃春直說好

台灣藝術大學戲劇科主任顧乃春,是華人知名導演李安、侯孝賢的老師,四月八日他觀賞神韻藝術團的演出。他說,內容充滿創意,令人耳目一新,敘述敦煌石窟千佛故事的「造像」,編排的非常好,讓人印象深刻。

高精度圖片
台灣藝術大學戲劇科主任顧乃春讚譽「造像」,編排的非常好

顧乃春說,「造像」用到的元素和戲劇有關,工匠雕刻佛像時遇到困難,不知如何下手,打盹時做夢進到神佛的世界,看到佛的具體形像而得到啟發,毫不費力雕刻完成佛像。

他表示,這出舞蹈編的非常好,很有創意,提升了觀眾的想像空間,因為藝術的精神來自創意,而非完全模仿。而透過舞蹈方式敘述故事,非常容易打動人心。

他說,從一進場就可以感覺到主辦單位的用心,連入場都能感受到熱情,表演內容則有很高的藝術性。在藝術的傳達上用了很多新的創意手法,透過藝術使傳達的訊息很自然的就被大家接受,表現的很好。

節目結合了東方的文化,譬如佛家的輪迴觀念、儒家的文化思想,如岳飛的忠孝節義,透過訓練有素的舞蹈演員,配合考究的服裝與舞蹈,以及科技化的天幕,整體表現讓觀眾的視覺、聽覺都得到全新的感受,不但舞蹈演員的內涵展露無遺,舞蹈技巧也表現的可圈可點。

男舞蹈演員所演出的「草原牧歌」、「彩虹」等舞碼,肢體動作,結合了中國傳統的舞蹈與芭蕾舞,透露出全新的東方風格,觀眾看到了很多元的演出,各種舞蹈都看到了。

岳飛的精忠報國把視覺用多層次的方式表達,女舞蹈演員岳母在岳飛身上刺字,天幕則用特寫的方式打出「精忠報國」四個字,使得故事的意涵表達的更為淋漓盡致,這種多重的組合,是一種全新的表現方式。

將傳統的岳母刺字「精忠報國」,不是用刻板文字敘事,而是用肢體的視覺上來傳達,將他原有的故事用現代的技巧和方法擴大,這樣觀眾的印象就特別深。

賴東明:神韻演員的笑容是最完美的溝通

有台灣「廣告教父」之稱的資深廣告人賴東明,八日下午觀賞了美國神韻藝術團在台北第二場的演出,對於團員的笑容特別印象深刻,他笑稱自己常看不懂京劇和歌仔戲,但是神韻藝術團所要表達的訊息和觀眾零距離,演員的笑容真的是了不起。

高精度圖片
台灣資深廣告人賴東明

坐在首排觀賞整場節目的賴東明,特別感受到演出者迷人的風采,他說:「微笑容易溝通,容易讓人信服。這些少女們的微笑是非常甜蜜的,非常美好的。每個人發自內心的微笑,真的很了不起,這是他們今天演出最成功的地方。」

神韻藝術團今晚的服裝設計也讓賴東明非常喜愛,他說:「他們設計的很好!真的!跟他們所表演的戲很配合,很得體。」

他對於《頂碗舞》印象深刻,並且納悶自己去過蒙古,卻沒有看到將杯子放在頭頂上的舞蹈。這個舞蹈需要有很高超的技術,更可以看出團隊的默契,賴東明稱讚神韻團的團隊默契「非常整齊」!

看過不少台灣藝術表演的賴東明,覺的神韻藝術團今晚的演出最特別的地方是「每一出舞都有一個主題,要傳遞的訊息非常清楚。」

他說有時候看不懂京戲或歌仔戲,但是今晚的每一個節目要傳遞的訊息都非常清楚,這是他感受到和其他演出團體最明顯不同的特點。

神韻藝術團巡迴世界近三十個城市,類似於傳統故事「花木蘭」和「岳飛精忠報國」的題材,對於台灣民眾都不陌生,賴東明笑稱:「這些我們的教科書裏都學過,這個素材很好,每個人都要愛他的國家,這觀念不錯。但是年輕世代也許理解上會有問題,當是若當作歷史故事來看的話,應該不會覺的有難度。」

張琪:怕影響演員 我都不敢呼吸

台灣資深藝人張琪觀看神韻藝術團演出後表示,我從事舞台工作四十三年了,可是在我一生中能夠受到感動的很少,神韻藝術團的表演匯合了人的智慧美學,是我這四十多年來少見的,而且看到忠孝節義。現今社會價值觀混亂,在此時此刻看到這種演出,看到這些年輕的炎黃子孫身負重任要到全世界各地讓大家都認識中華文化的美,讓我覺的是有希望的。

高精度圖片
台灣資深藝人張琪

當年在台灣電視公司「群星會」節目裏以一曲「情人橋」,唱紅了全台灣的張琪說,我的舞蹈強過我的歌唱,我從小就喜歡舞蹈,會跳爵士舞、韓國舞、少數民族舞。她表示,「頂碗舞」讓她陶醉好久,忍不住想跟著起舞;「滿族舞」讓她不敢大力呼吸,「草原牧歌」讓她背挺直不敢靠椅子。

* 動作難度高 看節目不敢用力呼吸

張琪看到滿族舞時都不敢呼吸了,很難相信舞蹈演員穿著花盆鞋還能進行如此精緻的演出。她說,看電視劇裏格格們穿的那雙鞋好像很容易穿,我演過格格也穿過,人如果沒有站穩的話,人不是後仰就是往前栽下去,因為花盆鞋有個高度,重心就靠一個小小的方塊,金雞獨立的時候還要做動作,所以那個舞蹈演員的踢腿是高難度的。

「快的舞蹈好跳,越慢的越難跳,越是需要細膩的慢慢的做,腿部慢慢的走,那個時候你會覺的你的心思跟呼吸都跟著那個脈動在走,我連喘氣都不敢大聲喘,生怕一個呼吸就會影響到她們。」

「草原牧歌」也讓她驚訝在做下馬鞍與馬上奔馳的動作時,「男生的腰為甚麼會那麼的軟」?她說,中東的肚皮舞是在腰部以下跟腹部,可是在中國舞或哈達舞(藏族舞),張琪邊抖動著雙肩說:「他們上半身的動作特別多也特別細膩,你會感覺到,你整個神經都跟著顫抖,我在看的時候連背部都不敢靠椅子,我坐的很直,因為我前面的人很高我得找個縫隙,那個時候我希望我再長兩個眼睛,因為我的眼睛只能這樣看,所以我很擔心說那邊的舞蹈演員表演我沒有看到,所以我的眼睛只能這樣掃著。」說著張琪的手在眼睛旁邊比著手勢,眼珠子順著眼眶轉了一圈。

* 值得闔家觀賞

從衣服搭配到音樂,張琪說:「外行看熱鬧內行看門道,我從舞蹈演員們的鞋子看起,我很佩服,每雙鞋子跟衣服跟民族性都不馬虎,我看的出來一針一線都是很完整的而且是有根據的去搭配。色彩運用是金碧輝煌,音樂的素養也非常好,楊建生的女低音歌聲讓我們想到心裏很痛的事情。」

在採訪中張琪不斷的表示自己真的很陶醉在這場演出,她說,在台灣這樣大的團隊,是很不容易養成的,要師資、人力、物力、用心等林林總總,從這些在北美長大的舞蹈演員對舞曲了解的程度,可以看的出來指導老師的用心。

她認為,很成功的還有音樂的編曲跟舞蹈團隊的默契,那是很少見到,她覺的那是量身定做,一定是集很多人的專業與智慧,無論是華人、西方人都能夠享受有內涵、有看頭、視覺、聽覺多重享受。她驚呼,我簡直沒有形容詞,「除了太棒了,就是要加緊推廣,告訴你的親朋好友,神韻藝術團的表演是非常值得闔家觀賞」。

* 中文熱是大勢所趨

對於神韻藝術團演出的所到之處引起中國熱,張琪的看法是,中文熱是時代的大勢所趨,現在有很多人都在傾全力的學中文,為甚麼?因為炎黃子孫的年代來了,我們要做好萬全的準備,除了音樂文化藝術表演之外,都是身為中華兒女奮發的時候,當西方人認為神秘的中華文化面紗被揭開的時候,才知道原來那麼多彩多姿、充滿韻律、優越。而節目主持人是一位美國朋友,可見現在身為華人是一種驕傲。

目前已退出演藝生涯、積極從事公益活動的張琪說,這場表演簡直把所有文化的精髓讓人一覽無遺,謝謝新唐人電視媒體負起這樣的責任,把可貴的中華文化讓全世界驚嘆。她說,我自己是舞蹈演員在看的過程中,都覺的自己是其中之一,感受特別深。她最後祝福神韻團隊在全世界傳揚美好的東西,讓人感受到人生除了「真善美」之外還要「忍」。

倪炎元:神韻重新定義美學

銘傳大學副教授暨中國時報總主筆倪炎元看完神韻藝術團的演出後表示,以舞蹈的方式詮釋岳飛、花木蘭等歷史故事,既保留了固有的傳統,又在藝術中加進新的元素,是非常好的創意,讓人可以從不同的面向體會美學。

高精度圖片
銘傳大學副教授暨中國時報總主筆倪炎元攜子觀看神韻台北二場演出

由於神韻藝術團將音樂、舞蹈、服飾做了非常成功的整合。倪炎元說,他們是完全不同以往的團體,這場表演有三個特色:

一、花木蘭等耳熟能詳的故事,在一九四零年到一九五零年代曾經看過,現在還能在舞台上看到這類舞蹈表演,而且以非常精緻的方式演出,這種結合真的非常獨到。

二、天幕的背景以三維動畫配合故事內容呈現,這點很有創意,也做的很好。

三、中國古典舞與西方芭蕾舞結合的很好,從觀眾的反應上可以看出,大家的目光都被舞蹈演員的演出深深吸引,演出者和觀眾融為一體。

《敦煌》與《鼓韻》兩個節目的意境,對他造成很大的觸動,他說:「原來的敦煌千佛,結合美學、舞蹈、音樂呈現的效果如此感動人心,可以看出製作者花了非常多的心思設計舞碼,這點我是相當肯定的。」至於《鼓韻》,他認為整個效果在於把生命力、創造力表現的淋漓盡致。

岳飛《精忠報國》與《花木蘭》代父從軍的故事,在中國大陸和台灣已很少人談,但這兩位歷史人物所呈現的忠孝節義的思想,卻很值得推廣,神韻藝術團能把這些固有傳統保留下來,並以嶄新的方式來呈現,挺好的。

著名的歌唱家姜敏、楊建生、關貴敏、白雪則分別演唱《為何拒絕》、《天安門廣場,請你告訴我》、《找真相》、《回歸頌》、《我是誰》等歌曲,倪炎元認為通過唱歌傳達法輪功的某些理念,這種方式運用得宜,意境佳,也是很好的展現。

倪炎元談到他看了今天的表演,很意外神韻是來自美國,因為他們對中華文化的認識很深、演出的水準極為專業,將中國古典舞詮釋的非常好,他直說:「真的是挺好的,整合的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