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人終於真心相信法輪大法了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六日】我的姥姥和姥爺都年近九十了,一生都在辛勞苦幹中度過。姥爺是搞自然科學的,姥姥是教師。但因家庭出身的關係,每次惡黨搞運動時幾乎都被涉及到。尤其是在「文革」中,成為單位裏的靶子。姥爺還因會講外語,被扣上了特務的帽子,被關押、打罵、逼供、抄家,身心受到嚴重的傷害。能活到這麼大歲數,也說得上是九死一生了。現在年齡大了,身上各種疾病越來越多。

姥姥因為身體不好,跟媽媽學煉法輪功。姥爺卻因為受惡黨無神論影響,對法輪功不理解,加之一生中被惡黨嚇怕了,所以一直有抵觸的情緒。沒過多久,惡黨開始迫害法輪功了,尤其99年7月20日以後,姥爺更是嚇壞了,連姥姥也嚇得不敢煉了。加之街道找、鄰居管,所以也就人云亦云、隨波逐流,說了也做了一些不敬師不敬法的事兒。但是當從電視中看到中央台播放的「天安門自焚」案後,他們倒是發現了很多不合邏輯的地方,提出一些疑問。我和媽媽在去探望他們時,也藉此給他們講真相。他們雖然明白了一些,可還是怕心重重,跟社會上很多人一樣,覺得畢竟「胳膊擰不過大腿」。

後來有一天,姥姥突然出現了腦血栓的症狀,當時就不會說話了,也不能動彈了。八十多歲的人了,大家都十分擔心。舅舅請來醫生到家中治療,打了一週的吊瓶。一個療程還沒完,姥姥就不讓打了,針也扎不進去了。媽媽說,那就念「真善忍好」吧。可姥姥自己又念不了,就請姥爺幫念。姥爺當時並不相信,可是沒有別的治療辦法,為了姥姥的性命,就抱著試試看的想法,每天給姥姥念。這樣也再沒打針、吃藥,慢慢的姥姥大有好轉,身體能活動了,雖然腿還不太好用,可在別人的幫助下也能下地了。逐漸也能講出簡單的話和家人溝通。年齡這麼大的老人,僅僅靠每天念幾個字就能恢復成這樣,真是個奇蹟。這一切,姥爺親身經歷,也不得不承認大法的威力。現在,姥姥能自己念誦「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而且每天都堅持。

不久,姥爺發現自己走路很困難,腿疼,也站不穩。而後,雙腿腫脹,症狀越來越嚴重,致使鞋穿不上,連襯褲也穿不進去了。用藥治療也沒起甚麼作用。半年後,媽媽再去看望姥爺時,堅持讓他念「真言忍好」、「法輪大法好」,並說幫姥爺一起念。姥爺說打針吃藥都不好使,光念哪幾個字就能好了?其實他心裏還是相信大法的力量。當天晚上,腿又疼的很厲害,幾乎無法入睡。實在沒有其它辦法,反正也睡不著,姥爺索性念起了「真善忍好」,這次是沒有一丁點別的想法,就是真心的念了一個晚上。次日清晨,驚奇的發現,腿腫消了,不疼了,原來的褲子和鞋又都能穿進去了!這回,姥爺真正相信法輪大法的神奇了。為此,和姥姥每天堅持念誦「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兩個人在明慧網上發表聲明,以前所說所做那些不敬師不敬法的言行全部作廢。他們還從用微薄的工資攢下的錢中拿出了千餘元,請大法弟子用做真相材料,救度更多的人。

此後還出現過一些奇蹟,在此不一一詳述。就說去年十月發生的一件事兒吧。姥爺一天突然血壓升高,達到119-210,接著又拉又吐,排出物都是黑色的很臭。因為拉、吐的太厲害,舅舅覺得在家沒法治,就去給聯繫要住院治療。但是姥爺說:「我去了就回不來了,隨其自然吧」。舅舅就打電話給媽媽,想讓媽媽勸說姥爺住院。媽媽說,還是尊重老人自己的意見吧。無奈之下,舅舅只能把姥爺的排出物送去醫院化驗;同時,又請了個醫生來家中醫治。醫生一看,說肯定是胃出血,但是得做胃鏡檢查,找到出血點,對應下藥才能儘快止住,別的辦法都太慢,年紀這麼大的人等不起。等到醫院的化驗結果出來,說應該是胃裏大面積出血,因為胃粘膜都吐出來了,不用住院了,準備一下……其實姥爺心理早有數了。二十多年前因為這病住過醫院,先做胃鏡檢查再止血,遭過不少罪。如今這麼大年紀了,這種檢查身體根本吃不消,所以看來這次醫院是治不了。後來心想,我就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吧,也可能會再出奇蹟。因此躺著沒動,任憑又拉又吐,甚麼都不想了,就靜心默念這九個字。醫生給打止血吊瓶,沒到半瓶,姥爺就拔了下來,說甚麼也不紮。就這樣,二十四小時過去後,突然不拉也不吐了,一切不適的症狀消失了。這不又是個大奇蹟嗎?

現在二位老人除了每天堅持念誦「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還聽師父的講法錄音。過大年時,他們恭恭敬敬的給師父拜年,感謝師父的救度之恩。又拿出了積攢的一千元,請大法弟子做真相材料。

我把發生在古稀老人身上的這些大法神奇事記錄下來,是想讓更多的人了解:法輪大法是賜福於人、救度世人的,如果真心相信,大法會救人於危難之中。希望大家不要相信惡黨對大法的構陷,不要再被惡黨的欺世謊言所騙。希望您也能常常默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儘早發表退黨、退團、退隊的聲明,只有這樣,生命才能有保障,未來才會更美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