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趙君自述夫妻倆遭迫害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五日】我叫趙君,是黑龍江省七台河市東風礦的法輪功學員。在2000年和2001年,我和妻子多次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獄警唆使犯人脫光我身上的衣服,犯人把冰涼的水一盆一盆的從頭上往下倒。獄警給我銬上雙手,吊起來,使用針往我身上扎等酷刑。我們夫妻遭迫害,兩個孩子無人照管。

我是在1998年秋季開始修煉法輪功的。在煉功之前一家人全有病,兒子10歲左右就得了腦膜囊蟲和腦結核的惡性疾病。妻子腿疼,腰痛,食道疼,尿道炎等。我也得了心臟病。就在一家人絕望的時候,我們全家有緣喜得大法,一家人的病神奇般的沒有了,在修煉法輪功的過程中,我懂得了人生的真諦。

然而,江氏流氓集團從1999年7月20日開動了全國的宣傳機器,電視、報紙、廣播等所有媒體,全面無漏的對法輪功進行污衊,栽贓和陷害,一時間謊言鋪天蓋地,「天安門自焚」假案和一系列栽贓假案,污衊大法。

在2000年6月份,我和妻子到北京信訪辦上訪,惡警到處抓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就只好上天安門喊冤了,因為那裏是世界的窗口,讓全國民眾,以至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法輪大法的真相,江氏政府在迫害人權,迫害所有信仰法輪功的學員。惡警對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極其殘暴,我看到有一個男法輪功學員當場就被打昏在地,惡警用腳上穿的皮鞋猛勁往他臉上踹,當時臉部全變形了。

幾天後,我再次來到天安門,我站了出來,被警察把我的門牙打掉了,把我們非法關押在天安門派出所。當時有位法輪功學員對我說:「你看我的身上都是傷,警察把我抓到屋裏,把我的衣服全部脫光,他們用皮帶蘸涼水狠毒的往我身上抽,我暈死過去,他們又用涼水把我潑醒過來。」

由天安門派出所把我們非法送到北京海澱區看守所,又返回七台河第二看守所,迫害3個多月。這次我又向他們妥協了,向邪惡做了違心的事,說了違心的話。

妻子回來後,派出所副所長向妻子大打出手,之後把她送到七台河北山第二看守所迫害。兩個幼小的孩子在家裏無依無靠,早晨到叔叔家吃飯。叔叔家做生意很忙,經常早晨不做飯,兩個孩子就餓著肚子去上學。

2000年9月份左右,我和妻子才回到家。2000年12月左右,我和妻子又被東風礦派出所惡警劫持到派出所,因我說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副所長姜維峰把我關押在拘留所,因為當時人心的指使,說了不該說的話,做了不該做的事。

2001年我再次被迫害,在看守所獄警唆使犯人把我身上的衣服全部脫光,犯人用冰涼的水一盆一盆的從頭上往下倒,獄警用手把我雙手銬上,把我吊起來,用針往我身上扎。又唆使犯人對我進行迫害,用拳頭打我的兩個太陽穴,用胳膊肘猛擊我的腰眼達數次。每一次都使我疼痛的半天才上來一口氣,每擊一次問我還煉不煉。後期警察強制性讓我們五個大法弟子給他們幹活。

3個月後,在2001年12月期間,我們5位大法弟子開始罷工,要求無條件釋放,在師父的加持下,在外面的同修正念幫助下,我們回到了正法洪流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