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樂才女的淒婉故事(圖)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六日】王博,一米七零的窈窕身材,端莊恬靜、溫柔大方,渾身洋溢著青春的氣息。她從小苦練鋼琴,獲鋼琴最高級十級。1999年高考,王博以出色的專業造詣和文化成績被中央音樂學院錄取,成為家人、親朋好友、母校乃至石家莊市的榮耀。

在親友和同學的眼中王博是個聰慧、恬靜的好學生,精神飽滿、學習認真、性情溫和善良、充滿自信、知書達禮外加有點羞怯和內向,是個令人稱羨的小才女。

她的爸爸王新中是石家莊鐵路分局機務段幹部,媽媽劉淑芹是石家莊工商銀行長安支行美工。這是一個眾人心中的理想家庭,生活富足、家庭和睦、身體健康、女兒優秀。

然而就是這個令人羨慕的家庭,從1999年7月20日至今的8年時間裏,因為堅定的維護自由信仰「真、善、忍」的基本人權,竟先後遭遇被抓捕、罰款、關押、綁架、抄家、勞教、強制洗腦、流離失所、非法判刑等恐怖摧殘,被殘酷迫害的事實是全家離散,身陷囹圄,無一人倖免。

現如今王博和媽媽劉淑芹被關押在石家莊市第二看守所,爸爸被關押在石家莊市趙縣看守所。石家莊市長安區法院分別強加判處一家三人四至五年徒刑。

這究竟是為甚麼?如此才華橫溢的王博只應與幸福和成功相伴,怎麼會落入如此令人唏噓的絕境?這些讓我們動容的故事還得從頭說起。

一、伴著悠揚的琴聲走過童年和少年

王博從小就極其聰明、頑皮,她不喜歡做的事情,她能找到很多的理由跟爸爸媽媽談判,爸爸媽媽經常要和她「鬥智鬥勇」講很多的道理,才能讓她心服口服,有時媽媽講不過她,氣的直哭。

同時可愛的小王博也有讓爸爸媽媽驕傲的一面,從小能歌善舞,對音樂十分敏感,兩三歲開始一聽到音樂就翩翩起舞,跳的還很好看。在幼兒園時,老師彈琴,別的孩子都心不在焉的在一邊玩,只有她一直聽,一直笑。

1987年,當年僅6歲的王博被父親帶到一個鋼琴老師家中,小王博立刻被老師家的那台鋼琴吸引得不肯離去。當老師打開琴蓋,黑白相間的鍵盤出現在王博面前時,從未摸過鋼琴的王博卻準確地將小手指頭按在了鋼琴的中央C鍵上,驚訝不已的老師隨後對王博進行了樂感、辨音的基本測試後,拉著王博父親的手說:「回去趕緊買鋼琴吧,這孩子是個音樂天才,肯定可以培養成鋼琴家!」在爸爸媽媽的嚴格監督下,小王博就此開始了10餘年艱苦的學琴生涯。

一年又一年,無論風霜雨雪,小王博每到星期天都要跟著父親到離家十幾公里外的鋼琴老師家中學琴。年齡小的時候,她坐在父親自行車的後坐上,稍大了點就自己搭乘公共汽車,鄰居們都對王家有這個懂事、彈得一手好琴的女兒驚羨不已。

王博在音樂方面有很高的天賦,凡是教過她的鋼琴老師都很器重、偏愛她,有多少次她彈琴把老師陶醉了。對音樂王博也十分鍾愛,沒有鋼琴的時候她曾天真的想,如果幾角錢就能買一架鋼琴就好了。考試時從沒有讓老師們失望過,越到關鍵時刻她發揮的越好。

正像王博自己說的她個性倔強、叛逆,曾在學校中和最叛逆、淘氣的孩子打成一片;我行我素,誰也不放在眼裏;學習上父母要不斷的督促,雖然喜歡音樂,練琴久了,時不時和媽媽耍耍小聰明,偷偷懶。這讓人頭疼的一面,時常愁的父母晚上睡不著覺,研究方案對付她。但也有她執著、堅韌、可愛一面。學琴從來沒有休息過星期天,連過年都沒有玩兒過。有時她覺的太苦了不想練了,媽媽教育她喜歡鋼琴就得吃苦,先苦後甜;讓她自己不斷的念:先苦後甜,先苦後甜,靜下心來再練。小小年紀的她就按著媽媽的要求在那裏默念,繼續艱難的堅持練下去。還一次和媽媽去爬山,她很興奮的說想體驗一下,媽媽說:想做就必須做成,不能半途而廢,哪怕你選擇最低的山,也要爬到頂峰才能有真正的體驗。王博那時還不到十歲,累得她爬不動了,直掉眼淚,但仍然堅持著爬到了山頂。事後,還寫了一篇非常好的作文,寫出了自己這一過程的領悟和感受---人生酸甜苦辣,吃苦也是一種磨練。

這就是大家眼中的小王博,漂亮而有才,頑皮而堅韌,和其他孩子一樣如一顆待修剪的小樹,只不過她這顆叛逆的小樹更難修剪一些。

二、幸遇大法找回幸福時光

王博雖然是個頑皮的姑娘,時常動腦子氣父母,甚至氣的媽媽哭。其實王博還是很珍惜生活,愛這個家的,當聽說父母不和,早就決定要在她初中畢業時離婚,她痛哭了好幾天,也因此疼愛她的父母決定把離婚時間推遲到她高中畢業。

就在這個當口上,王博的父母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了。大法給這個家庭帶來了很大的變化,媽媽摘掉近視鏡,腰腿痛、神經衰弱、糖尿病都好了;爸爸的身體變化更明顯,王博寫道:「我小時候爸爸曾病危,心臟病、高血壓,還有胃潰瘍、十二指腸潰瘍,從來不能吃涼東西、水果,冰糕更不敢碰,一吃完飯就去床上趴著,我小時候一吃完晚飯就跑去趴在爸爸旁邊以逃避練琴,爸爸煉功後這些毛病都好了,可以和我們一起吃水果和冰糕了,而且看上去年輕了。我和爸爸站在一起,很多人都不相信爸爸有我這麼大一個女兒。」

對王博觸動最深的還是大法使個性都很倔強的父母遇事向內找、修心向善,從而化解了多年的積怨,家庭和睦了,徹底打消了離婚的念頭。這些發生在身邊切實的變化使王博也走近了法輪大法。

大法改變了王博原本柔弱的體質,大法的法理更深入她的內心,這顆原本需要別人修剪的小樹,在法輪功「真善忍」的法理指導下自己茁壯成長。

王博自己寫的體會中說:「修煉之後我真的變了,不撒謊了,因為師父告訴我們修煉人不想說的可以不說,但說出來的就得是真話,學習上不用父母督促了,而且無論多難的考試,絕不作弊。師父告訴我們做學生的就要把學習學好,而且修煉人講無所求而自得,淡泊名利,沒有了私心雜念後反而更能專注於學業本身。高考時我沒有甚麼思想壓力,很平靜的應對考試,順利考入中央音樂學院。最後一場考試是考生普遍發怵的,但是我覺的就是和一屋子的老師聊得挺愉快的,一點也不緊張,這也給繫裏的老師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其實這都是修煉之後才有的心態。從性格方面來說,我的妒嫉心比以前小了很多,也不那麼愛撒小脾氣了,雖然有時父母批評自己時心裏還是憋著氣,但只要一想自己是修煉人應如何做時,很快就會調整好心態,客觀的評價自己的言行。

「‘身體健康、家庭和睦、子女優越’,這個詞組要一口氣念下來很容易,可是對於一個家庭,在現實生活中要全部實現這幾個詞卻並非易事。法輪功使我們一家人在修煉的過程中自然而然的擁有了這一切。而這些不正是所有家庭所希望的得到的嗎?每每回憶到那段幸福的時光,我都感到很快樂,很懷念,這一切都要感謝法輪功,感謝我們慈悲的師尊。」

三、堅持信仰家破人散

1999年7月20日,江氏和中共互相利用違背天理民意,悍然發動幾乎國家全部機器,對法輪功鋪天蓋地的打壓。王博一個年僅18歲的女孩、中央音樂學院大學一年級學生,像數以千萬計的法輪功學員一樣,因為堅持自己的信仰,經歷了難以想像的艱難和辛酸,並沒有因為她剛滿18歲的年齡而倖免。在中共又一次史無前例的無情打擊中,踐踏了基本的人性,摧毀了人類的道德底線,老人、婦女和孩子都沒有任何的人權保障。

2000年春,和許多修煉者一樣,懷著相信政府的善良願望,王博自己前往國務院信訪辦,希望講出自己修煉大法後受益的情況,通過自己的切身體會,把一份法輪大法好的信息傳遞上去,也因此中央音樂學院知道了王博是法輪功學員。

「大學」這個原本為人尊崇,培育德才兼備的國家棟樑的聖潔之地,純潔的象牙塔,在歷次中共邪惡殘忍的所謂「政治運動」中,也早已變成了專政機器的得力鎮壓工具。

那些聲名顯赫的「師長」懾於中共當局的淫威,甘願為五斗米折腰,這不能不說是中華五千年文明古國的悲哀和損失,僅聽所謂「上面」的命令,多次找到剛剛離開父母、踏入大學校門、毫無社會經驗的王博,讓她寫不修煉法輪功的「保證書」,否則就伸手相害。

王博是那麼的熱愛音樂,如果她能夠選擇,她定會用她的雙手譜出更多優美的樂曲。但善良純真的王博看到學校領導的「無奈」和老師的「為難」,被迫選擇了退學。

一個接一個的謊言誣陷,變本加厲的煽動民眾對法輪功的仇恨,毒害了無數善良而淳樸的中國人民,氣勢洶洶的欲將所有煉功民眾鏟除和消滅。面對如此殘酷、嚴峻的迫害形勢,大法修煉者沒有退卻,而是頂著巨大的壓力走出來,以各種方式向中國人民、世界人民,講述他們是被誣陷和冤枉的,講述鎮壓者的卑鄙凶險和邪惡的鎮壓手段,講清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

2000年初,王博因印製聯名上書人大代表公正討論法輪功問題的表格,被非法關押到石家莊市青園街派出所,遭到該所所長的兇狠毆打,並被銬在樓梯上三天三夜,勒索罰款200元。

2000年12月王博走上天安門廣場打橫幅申訴「停止迫害法輪功」,在廣場上當場遭警察毆打,送到北京某拘留所,警察威脅、欺騙她說出自己的住址,被非法押送回石家莊市後,被石家莊市裕東派出所非法關押刑事拘留30多天。並被抄家,後被非法判勞教3年,那年她才19歲,成為勞教所裏最小的「犯人」。

對於大法弟子種種的舉動,很多人不理解。我們中國人祖輩講:「一日為師,終身為父」,那麼慈父遭謗子不在,世人也會說不仁;我們祖先講忠孝節義,信義高潔。信仰自由是全人類的普世的人權準則;也是中國憲法明確規定的每位中國公民都享有的基本人權;信仰「真、善、忍」有何過錯?!而且億萬大法修煉者從中受益巨大,知恩圖報乃是中華民族的道德基石,是正人君子的良心本分。「真、善、忍」是中華民族優秀道德文化的精髓,維護「真、善、忍」正是維護中華民族的根,維護中華民族的血脈傳承,維護炎黃子孫的福祉,何罪之有?!

四、被樹轉化典型長期遭監禁

2001年4月,王博因為堅定的維護自己的信仰,被石家莊勞教所當成「頑固分子」,送到北京新安勞教所進行所謂的攻堅「轉化」。六天六夜不讓睡覺,長期 戴銬,強行灌輸顛倒是非的說教,殘酷的肉體和精神迫害及高壓恐嚇,把年近19歲、剛剛接觸社會的王博思想徹底擊垮搞亂了。

正像歷次中共的政治運動一樣,消滅人的肉體不是目地,更重要的是要消滅人的意志、思想和靈魂,使他們成為行屍走肉,成為被利用迫害其他同胞的得力工具。這在中共發動的歷次整人運動中,師生及兄弟反目、夫妻及父子相鬥,甚至互相殘殺的事例不勝枚舉。昨天的民族悲劇,今天又在中華大地悲哀的重複上演著。

在迫害中,中共用精心策劃好的、陰毒包裝的歪理邪說,欺騙誤導法輪功學員所實施的精神摧殘尤為陰險邪惡。在長期剝奪睡眠、體罰、辱罵、酷刑等折磨中強行灌輸,讓他們在肉體的承受達到極限、神智不清時接受這套邪惡的理念。這套邪論使有的法輪功學員內心以為自己還在修煉法輪大法,而表面上卻反被利用來攻擊大法、粉飾迫害。這種顛倒是非、毫無邏輯的謊言讓正常人無法理解,維持其的正是高壓摧殘、恐怖的氛圍、成年累月的強化灌輸。不知情的民眾們看到法輪功學員所謂「轉化」後的表現,一度認為他們放棄了修煉,甚至對法輪功學員反唇相譏,殊不知是背後的黑手--中共用更隱蔽陰毒的手段在導演,顯然這在對法輪大法的誣陷中更具「說服力」。

王博正是這其中的一員,而她的優秀條件反倒成為樹立「轉化」典型的「絕佳人選」。河北省「610」、石家莊市「610」、石家莊市勞教所對她看管更為嚴密。2001年11月王博名義上已經被解教,其實被送到「河北省會法制教育培訓中心」(洗腦班)長期變相非法關押。2002年初又利用王博的純真善良設圈套誘捕了她流離失所、無家可歸的父親王新中。2002年3月底王博一家在非法關押中被迫接受了央視「焦點訪談」的所謂「採訪」,利用當時王博不清醒的狀態,採用移花接木的剪輯手段,杜撰了一期攻擊大法、粉飾迫害的節目,向全國播映,影響極為惡劣。作為「轉化典型成果」的一部份,2002年9月王博在中共中央「610」李嵐清的批示下,被「恢復」了本來就不該失去的學業。

面對大量被所謂「轉化」的法輪功學員脫離監禁後都清醒了,紛紛發表嚴正聲明,揭露中共的強制洗腦迫害。河北省「610」指示洗腦班對王博這個「轉化典型」的人身禁錮更為嚴密。2002年9月至2005年7月王博復學的三年間,每天24小時隨身有警察「陪讀」,假期回家直接被送到河北省會洗腦班,逢年過節才被警察押送著到親戚家探一次親,每次僅十幾分鐘,最長的一次也沒有超過兩個小時,家人包餃子也得趕著先給她煮一碗,不然王博連家人做的飯都來不及吃上一口,沒有任何的人身自由。

這一切給王博造成了極大的心靈創傷,王博一直在盡力爭取自由、爭取回家,長期的禁錮、嚴密的控制,逼迫的王博產生了輕生的念頭,吃給爺爺買的降壓藥、割腕,關鍵時刻還是大法師父關於法輪功學員不能殺生和自殺的教誨使她打消了自殺的念頭,艱難的熬了過來。五年的時間對一個正值青春之際的女孩來說應該是多麼美好的日子,而王博卻在監禁中經歷了那麼多的慘痛,肉體上的傷口對人來說能夠逐漸恢復,而精神上的巨大創傷卻是非常痛苦和難以癒合的。

五、獲自由公開心路歷程,一家三口再入囹圄

2005年9月王博大學畢業後,河北省「610」給王博安排了一個工作,表面上是關懷和照顧,這種「關懷」中有多少監控的成份不言而喻。但畢竟脫離了那個邪惡的環境,王博逐漸清醒了。清醒意味著自己無知中被利用來抓捕自己父親行為的可恥;清醒意味著糊塗中被邪惡利用來「轉化」同修的嚴重後果;清醒意味著明白了自己被利用來攻擊大法所造成的惡劣影響,背上了沉痛的良心包袱;清醒意味著-----中共殘酷的鎮壓信仰自由、邪惡的打壓法輪功給王博造成了沉痛心靈創傷,這種沉重的包袱和苦楚比肉體的創傷疼痛萬分。

痛定思痛,王博看清了中共惡黨這個背後黑手的邪惡本質,找到了自己被利用的弱點。為澄清事實真相,2005年底,王博在海外媒體公開了自述自己被中共政府人員欺騙、洗腦及利用經歷的音象資料。

不知您能否想到,這個過程需要多大的勇氣和膽識,經歷了那麼多殘酷的折磨,見識了那麼多的打殺和殘暴,這個邪黨對中華兒女舉起屠刀時從來都沒有手軟過,王博當時的心態可想而知,內心激烈的交錯掙扎。講出事實真相,對受自己矇蔽的世人負責,對受自己侮辱的親人贖罪,知錯能改,這個過程是她艱難成長的過程,她堅定了正念,勇敢的邁出了這一步。事先,一家人為避免邪惡的迫害再次流離失所。

王博自述心路歷程的錄像在國際媒體上一公開,中共炮製的欺世謊言再次在整個世界曝光,這等於是中共自打嘴巴,中共當局也因此惱羞成怒,開始多方偵察搜索王博一家人的下落。2006年7月28日王博一家人在大連被中共再次綁架,後送回石家莊羅織罪名非法判刑四至五年。

如果不是出於良知,如果不是源於心底深深的善念,如果不是為了廣大民眾的知情權的責任感,如果是保全自己的自私和懦弱,王博和她的父母可以選擇沉默、可以享受暫時的安逸。

他們一次又一次的被迫拋家捨業,是在維護做人的最基本尊嚴,是在維護本來就屬於自己、屬於所有中國人民的真正的信仰和追求真理的自由。他們所做的一切也是為所有中國人開創將來美好希望的開始,道德回歸,人心歸正;邪惡滅盡,正法昌明;人民受益無窮。

六、感動六位正義律師為王博案辯護

1996年王博一家走入了大法修煉,那段日子是一家最幸福的時光,但王博從19歲開始就遭受了同齡人所難以想像的磨難,漫長的5年在嚴密的監禁中是多麼痛苦啊,不能讓她再經歷另一個5年的悲慘遭遇了。

在親友的多方努力下,北京六位正義律師正在為王博一家人申訴、辯護,我們希冀更多的正義人士給予大法弟子援助,即使您是普通的民眾也請您發出正義的聲音,中共必將在民眾的譴責聲中,在民眾的覺醒中解體。

現在王博做了自己應該做的,她的心是坦蕩的。面對如此大的壓力,仍不屈不撓,是大法的威力在一個修煉者身上的展現,「真、善、忍」的強大力量對一個生命的改變。希望您來了解法輪大法到底是甚麼?緣何帶給億萬生命巨大的改變和力量!

朋友,故事還沒有結束,所有希望公道長存世間的善良民眾啊,您看清造成民眾疾苦的真正根源了嗎?任何社會裏,信仰無罪!向善無罪!講真相無罪!中共及其幫凶殘酷迫害信仰自由、打壓法輪功,必將接受歷史的審判,天懲難逃。《九評共產黨》引發了接近2100萬退黨大潮,中共解體指日可待。讓我們共同制止迫害,共同為王博祈禱,共同為善良祈禱,為華夏中國及千千萬萬善良同胞的前途命運祈禱吧!

(更多詳情請參看〈王博自述被惡黨欺騙、洗腦及利用的經歷〉明慧網2005年12月13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