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二五」母女同行 八年坎坷路證實大法(圖)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五日】(明慧記者李華採訪報導)說起八年前北京的「四•二五」上訪,張秀蓮母女就像說起昨天的事一樣,那麼清清楚楚。八年了,張秀蓮母女,一個在大陸,一個在大洋彼岸,和許多大法弟子一樣,在中共邪惡的迫害中,在惡勢力造成的腥風血雨環境中,證實著大法,修煉著自己,救度著眾生,建立了修煉人的威德。


張秀蓮(右)在演示酷刑


張秀蓮(左一)在中領館前靜坐抗議

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張秀蓮和她的小女兒莎莉,一起騎自行車到了府右街國務院信訪辦,和其他法輪功學員一樣,希望向國務院領導反映情況,要求儘快釋放天津被抓的法輪功學員,要求出版法輪功書籍,希望給法輪功學員一個寬鬆的修煉環境。

她們說,大家都很平和的站在那裏,秩序非常好。警車不斷的在面前緩慢開過,警車上的攝像機,鏡頭伸到窗外,無所顧忌的掃過每個學員的臉。但沒有一個學員害怕或躲閃,大家心裏都很坦然,因為我們知道,我們是在做最正的事情。

隨後的六月十四日,中共在官方媒體上公開表示,稱要鎮壓法輪功的說法「完全是無中生有、蠱惑人心的謠言……」並「再次重申:對各種正常的練功健身活動,各級政府從未禁止過;人們既有相信並練習某一種功法的自由,也有不信某種功法的自由……」。

然而,善良的人難以想像,就在媒體上公開表示的三天前,即六月十日,中共成立了一個權力高於政府職能部門的六一零辦公室,專門策劃、組織、指揮鎮壓法輪功。

七月二十日,一場人類歷史上罕見的對修煉人曠日持久的迫害開始了。

* 年輕女孩兩次被關

莎莉在九九年的時候,還是個在校大學生,由於她參加了「四•二五」上訪,並且給親戚寫信,給朋友看真相傳單,告訴他們法輪大法好,告訴他們法輪功真相,從此不斷的麻煩就找到她頭上。

莎莉說,「二零零零年底,派出所的公安找我去,他們手上拿著我寫給叔叔的信,問了我一些問題。那是他們第一次找我。」

「二零零一年初,農曆新年前,警察和居委會的人把我帶到了派出所,在一個地下室裏關了三天。三天後就把我送到了一個拘留所,關在一個號子裏,那裏關的都是大法弟子,都是單獨關的,大部份都是在天安門打橫幅的。

「那裏非常恐怖,經常聽到大法弟子被打,臘月裏給大法弟子從頭到腳潑冷水,還有的學員被戴著腳鐐,吃的飯也很差。

「有一天,警察說今天晚上有重要新聞播出,一定要看。那天晚上就是播出的所謂天安門自焚。還沒播出,警察就都知道了。

「那一次,我被關了一個月。」

四月中旬,莎莉第二次被關了進去,這一次關了近二十天。

莎莉說,「那天繫裏老師騙我早晨七點到學校,到學校後,就被推進一個車裏,車裏還有學校的其他大法弟子,車子直接拉到了團河勞教所。那裏是真正的黑窩,專門給大法弟子洗腦的地方。

「每個大法弟子周圍都有好幾個猶大,不停的指責你,罵你,那些人一會兒哭,一會兒笑,像個魔鬼一樣。在那個邪惡的場裏,大法弟子無法睡覺,無法吃飯,頭昏眼花,幾乎無法正常思維。還有經常體罰,面壁站著。

「勞教所非常邪惡,那些專門轉化學員的猶大,待遇很好,吃的是外面送來的好飯。只要誰一進入猶大隊伍,幫邪惡勢力去‘轉化’學員,勞教所就給他們吃好的,否則就吃的很差。

「錢是送學員來的單位提供的,哪個單位來的學員,那個單位就要按每人每天二百元給勞教所。這些錢供做轉化的人吃喝,還用來美化勞教所環境,粉飾太平,做假。

「勞教所還把大法弟子家裏的老人找來,跪著求大法弟子轉化,我經常聽到旁邊的房間有老人的哭求聲傳來。

「有學員被逼轉化了,就被強迫和它們一起唱‘同一首歌’。」

莎莉沉痛的說,「在那樣的環境裏,天天五、六個人對著你,夜裏他們輪班睡覺,我就不能睡,一閤眼皮就掐你。漸漸的我感到頂不住了,最後違心的配合了邪惡勢力,於五月上旬放了出來。」

*流離失所兩年半

莎莉從團河勞教所回家後,仍然不斷受到公安的「關照」。不僅要到派出所報到,還經常半夜三更到家裏騷擾。

後來莎莉從學校畢業了,找到了一個教師的工作。二零零二年三月,江氏密令「殺無赦」,在全國再一次大抓捕,莎莉不願再遭受精神、肉體的殘酷摧殘,不得已離家出走。

莎莉說,「說起來,那段時間真的是很苦,物質生活苦,心裏更苦。」一個地方住三個月,過三個月又換一個地方,最後換到了一個遠郊城鄉結合部,才算安定了一些。為防警察騷擾,也不能和家裏聯繫,家裏人也不知道她在哪裏。

「有兩個農曆新年,都是我一個人過的。打零工掙的錢,都無法維持最低生活。」莎莉說,她二零零四年下半年才又回到家裏。

不管在那裏,莎莉都根據情況講真相,出去發資料,時刻不忘自己是一個大法弟子。

* 海外證實法 母親處處不落後

因為在海外的大女兒勞拉生孩子,母親張秀蓮二零零一年到了加拿大。從此,溫哥華大法弟子的講真相、各種活動都可以看到張秀蓮的身影。

無論是炎炎夏日,還是白雪飄飄,中領館前二十四小時和平抗議,總有張秀蓮。張秀蓮特別記得,「二零零一年的冬天,那天雪很大,身體周圍的雪慢慢化成雪水,人就泡在雪水裏。從早上坐到傍晚,冰水浸透全身,我在冰水中整整泡了十幾個小時。」

問她苦不苦?她說,「我們只是皮肉受點苦,與中國的學員根本沒法比,他們面對的是來自整部國家機器的高壓,除了肉體遭受折磨,精神上更承受無與倫比的痛苦。我們只能用這種方式向全世界講述在中國發生的真實情況,從道義上聲援國內的同修。」

二零零四年,許多學員到紐約講真相,張秀蓮支持大女兒勞拉去紐約。勞拉去了三個月,她一個人在家,帶了兩個孩子,大的四歲,小的才兩歲。不僅照樣參加證實法的活動,還在家裏帶著兩個孩子學法,小外孫女慧慧兩歲多點,就會讀《轉法輪》了。大人念一段,小孩念一段。打起坐來,像模像樣。

張秀蓮還見縫插針給國內打電話,講真相、勸三退、做橫幅,默默做著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

前幾年,張秀蓮最難過的就是不知道大陸的小女兒在哪裏?是否安全?蒼茫的夜色中,母親的心一次次在呼喚:「我的女兒,你在哪裏?」

二零零七年年初,莎莉也來到了溫哥華,母親的心願了了。雖然還有一個年近七旬身體不好的丈夫被中共「扣」在那裏,但張秀蓮相信,見面的日子不會太遠了。

* 回顧「四•二五」,心裏充滿自豪

八年過去了,在這八年中,中共用盡邪惡、卑鄙的手段迫害大法弟子,但大法弟子沒有倒下,反而越來越堅定,越來越理性的認識了這部大法;世界上也越來越多的國家和民族的人們走進了大法,成為了大法弟子;中共卻在這場迫害中在全世界面前輸光了自己,暴露了自己的邪惡本質,面臨必然毀滅的下場。

今天回顧「四•二五」,張秀蓮自豪的說,「四•二五」使世界上眾多的人知道了法輪功,使全世界的人第一次看到了大法弟子的風貌,為大法弟子後來講真相打了基礎,為日後更多的世人走進大法做了鋪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