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韻,奇緣三則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三日】我的丈母娘因至嘉義中正大學觀賞神韻藝術團的演出,很難得來家裏住個一宿。早餐時她告訴我觀賞前後她的改變:近八十歲的她長年來有尿失禁的毛病,一個晚上至少須處理三次遺尿的問題,因此決定前往觀賞神韻時,兒子擔心媽媽於劇場內出醜而反對;但是,另兩個女兒支持她再怎麼辛苦也要到現場。原因是,她的大女兒前些日子因高血壓頭痛,神形委頓,只看電腦上的演出畫面,身體則即刻被清理,當下感覺身心輕鬆愉快,此因緣自是非淺。

從家裏出發至中正大學,加上表演時間及回家的車程,前後將近五個鐘頭,她一直沒有尿意,中場休息時間年輕的孫女都上洗手間去了,她仍端坐著等待下半場的演出。至終場,眼睛一刻也沒闔上,並且喜孜孜的跟著觀眾鼓掌。回家後更是一覺到天明,忘了遺尿那件事兒。她一面早餐一面又說到:「奇怪,離會場幾公里外,感覺背部似有一冰塊敷著,冒冷汗、呼吸不太順暢……。接著,學著念‘法輪大法好’就好了。」就是「法輪大法好」啊!我笑著答。

另一位是八十四歲的婦人,我不稱呼她老婦人,是因為她健步如飛,一點也不老。直至她告訴我她的經歷,更令我讚歎不已。三年前她在浴室內摔了一跤,導致脊椎骨斷裂狀況是嚴重的,已決定翌日赴醫院診治後,就在當天晚上半睡半醒間有人幫她整治脊骨,她是信神的,一醒來,她便恭敬的跪在床鋪上猛磕頭,感謝菩薩的救苦救難。後來她沒開刀治療,倒是走入法輪大法修煉的行列。

接著她又說,進場觀賞神韻藝術團表演的前幾天,左腿的筋脈是緊繃的,覺的不太靈便,看完表演離場時可以感覺到筋脈鬆了。兩天後她參與踩街活動前後走了六、七公里的路,她一點也不覺的累,一路上談笑風生、輕鬆自在。

第三位是我的鄰居家慧女士,她與先生及孩子一起欣賞神韻藝術團的演出。她經常被頭痛所苦,一痛起來生趣全無,但又檢查不出原因來。一入場她便感覺出這個場非比尋常,強大的能量流於劇場中環繞著;而幕中的景象,她都感覺到似曾相識。當看到花木蘭及岳飛的母親她均有強烈的觸動,她們好像都是親人一般。

兩個多鐘頭她持續沉浸在能量流中,頭部一直被包裹著,而感動的眼淚卻一刻也沒停過。昨天碰面時,她身心愉悅的轉述她十一歲孩子的話:「表演中說的都是真相,在場中媽媽的頭有時昏昏的,是在調整媽媽的頭痛問題,明年我們還要來看……。」我思索著:神韻藝術團由美、加、法、德、日、澳、新等國巡演而來,所感動的人心,肯定不僅僅止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