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悟師父的慈悲與佛恩浩蕩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一日】我今天有幸福的晚年,身心的輕鬆,是大法給予我的。是偉大慈悲的師尊把滿身業力的我從地獄裏撈起來洗淨……還給了我第二次生命。沐浴在這佛恩浩蕩的時代,萬幸啊!在這裏我以最崇敬的心情向偉大的師尊表示敬意。

我是一位近七十歲的老人,文化不高,寫文章很困難,幾次拿起筆來只是激動,也不知用甚麼語言才能表達清楚對師父的敬仰之心。前幾天我看了「憶師恩」的文章總是淚流滿面,心想,師父為我們付出、承擔業力那麼多,我們連表達的勇氣都沒有,這還稱得上大法弟子嗎?於是,我拿起筆來,堅定正信寫,行,一定行,一個字不識的老太太通過學大法能夠把《轉法輪》讀下來,況且我還能識不少字,我相信法能開智。我寫出這限於不能表達完整的學法修煉水平的體會來,無論能不能發表也是考驗我跟恩師回家的堅定的心。

我得法前,多種疾病纏身,腎炎、胃炎、貧血、神經衰弱、風濕性心臟病,二尖瓣狹窄。常年吃藥,經常住院,體質弱到脈搏、心臟的跳動次數聽不清,體重只有六十四斤。醫生說:沒辦法了,你回家吧!當時,我用無奈的眼光看著兩個年幼的孩子,心生一念,我不能死,無論如何我也要堅持活下去。回家後,為了兩個孩子,我練了多種氣功和老年保健操,都不管事。後來進廟求佛,拜佛花了不少錢,還是在痛苦中掙扎著,就在我走投無路,對生命失去信心時,是法輪大法救了我。

那是一九九六年五月的一天晚上,我拖著疲憊無助的身心溜達,走到某中學門前,看到好多人在看錄像,我不由自主的也走到跟前,止步而想多看一眼錄像內容是甚麼。坐在一邊,當看到師父慈悲可親的面容時,我激動地哭了,為甚麼流淚?似乎不太明白,在洗耳聆聽師父的講法時,聽了一句,人來世的目地,是返本歸真,病是業力所致(是當時我的記憶)。使我茅塞頓開,像炸雷一樣,明白了人來世的目地,和病是業力造成的。

在講到開天目一講時,深感大法的偉大和神奇。當天晚上師父就給我開了天目,看到師父頭頂上的光圈和一道銀色的光直射我的前額。我悟到,這是慈悲師父為了堅定我的信心而讓我感受到。我激動的翻來覆去,一夜沒睡著覺。第二天晚上,師父給學員淨化身體時,我突然覺的頭痛、腿酸、渾身發冷,多處關節疼,眼淚止不住的往下掉。剛想回家、明天再來聽的一閃念,就聽師父說:「我告訴大家,不管怎麼難受,千萬要堅持來聽課,只要你走進課堂,你甚麼症狀都沒了,不會出現任何危險」。覺的師父就是在說我呢,就這樣我聽完了師父的九節課。全身的毛病也不見了,走路一身輕,多年離不了的藥罐子扔掉了,從此告別了醫生。感覺到身體飄飄的,像鬆綁一樣的無比輕快。從此我走上了修煉的道路。

我請了許多大法書,我手捧《轉法輪》廢寢忘食的一遍一遍的看啊,慈悲的師父為堅定我走修煉的路,時時鼓勵著我。讓我看到《轉法輪》書上的字都發光,字有時變大,特別有一天《轉法輪》書上顯出了碗口大小五顏六色的法輪;煉功時法輪的旋轉非常明顯,有時聽到另外空間的音樂聲,清脆悅耳。特別有一天早上我擦地板,突然看到屋內好像出現了許多的佛,有大佛,有小佛,有的看著我笑,我想仔細看看他們甚麼模樣時就隱去了。當時我悟到,是師父在點化我,不管看到甚麼,聽到甚麼就是增強我修大法的信心和決心,因此我修煉勁頭更大了。

於是,我家成立了煉功點,請了許多大法書和師父的講法、錄像帶、錄音帶,引導有緣人得法,由幾個人修煉的點發展到幾十個人。並抽空去農村洪法。深知,法是做好三件事的基礎,為此,我就在背法上下功夫。從背《論語》開始,每天晚上跪在寫字檯前,面向師父的法像,背啊,背啊。一晚上幾句話都背不過,急的拍自己的腦袋,恨自己太笨,有時困的頭栽到寫字檯上,猛然驚醒,用手揉揉頭,擦擦眼,接著往下背,再睏的不行時,就用冷水洗臉,提一下精神繼續背。在第五個深夜,夢中突然全背過了《論語》,我高興的笑了,也醒了。拿起大法書一看還很正確,我悟到,是師父看到了我背法的決心,師父開啟了我的智慧。

其它的時間做飯、切菜、走路幹活等時間都背所有經文和洪吟,我特別記得三篇經文《淺說善》、《和時間的對話》、《溶於法中》。相隔三年左右,腦子裏裝的全是大法,身體輕飄飄的,心情寬敞明亮。每當遇到甚麼事情時,法的內涵不斷打入腦子裏。師父說:「因為法是基礎,是大法弟子的根本,是一切的保障,是從人走向神的通途」。(《致澳洲法會》)所以十一年如一日,每天堅持背法學法,驅散自身不好的思想和思想業力,及所有後天形成的一切壞東西,師父在《排除干擾》經文中還說「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只有堅持刻苦學法、背法、溶於法中,越來越達到「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也三言兩語》)。我們必須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才是走向圓滿的基礎,才能真正走出人來,一切用神的正念看問題,也就是沒有甚麼過不去的關了,下面我只舉兩次過關過難的實例:其實,可能是因為我業力太大,走上修煉後,接連不斷地過了數次關,但都是很順利的闖過來了。

第一次是九六年的一個炎熱的夏天,晚上功友們煉完功剛走,爐子上的水開了,我左手拿暖瓶,右手提開水往暖瓶裏灌水,剛灌滿,水瓶炸了,一壺開水從胸部流到兩腿兩腳,當時穿著背心、裙子和涼鞋,不但沒燙壞,也沒覺的水有熱度。當時我只有一念,我是修煉人,沒事,為甚麼沒事呢?是因為我是一個修煉、走在神路上的人,師父說:「作為學員腦子裝進去的都是大法,那麼此人一定是真正的修煉者」。我悟到既然是一個真正的修煉者一定有法保護,所以就沒事。

第二次是九七年四月份的一個晚上,十點多鐘,突然嗓子有些疼,瞬間喉嚨堵塞,腫脹的很厲害,呼吸困難喘不過氣來。憋急的時候,我就用力大勁的拉長聲音的嘿一聲或吼一聲,讓嗓子解開一點。當時我悟到,絕對不是病,修煉人怎麼會有病呢?一直持續到第二天十點多,突然覺的嗓子清亮了,疼痛、腫脹都好了,喝點水也不溢到鼻子裏去了,立時吃一大碗麵條。難來時表面看很是厲害,其實都是假相,就是利用這一難來考驗我們的心性,真的用神的正念對待它,心裏很坦然,不把它放在心裏,不管它,立刻變的很小,很快就過去了。

總之,回憶我的修煉路程,經過了十年多的風風雨雨,跌跌撞撞,前面是得法背法的經過,而七二零以後,為了證實法,儘管被非法抓捕、關押,被勞教,一點也動不了我堅修大法的信心和決心。八年來邪惡殘酷迫害,邪惡的流氓集團不光沒有嚇倒大法弟子,而更成熟了大法弟子對佛法的精進與救度眾生的信心。

我希望所有同修在最後的時間裏,更加精進,無論新老弟子都能按照師父教導的認真做好三件事。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珍惜這萬古難逢的機緣,珍惜這開天闢地有緣沐浴在佛恩浩蕩時代中,用神的正念走好最後的路。

個人所悟,層次所限,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