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傳文化】「妙筆生花」與「江郎才盡」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一日】天降生花妙筆,唯有德者得之,唯敬天知命者善用之。

《開元天寶遺事》中記載了一段詩仙李白的逸聞,說李白小的時候夢見自己用的筆頭上面開出了花,後來果然因此而詩文雄奇豪放,名聞天下。妙筆生花,一般用來形容一個人有傑出的文學才能。

江郎才盡,則一般用來形容一個人創作才能的減退或消失。江郎,即南北朝時期南朝著名的文學家江淹。「黯然銷魂者,唯別而已矣」,「春草碧色,春水綠波。送君南浦,傷如之何」在其膾炙人口的傳世名篇《別賦》中,千古傳唱,足見其傑出的才華。但是江淹到了晚年,卻先後依附蕭道成、蕭衍等權貴,做起了大官,過上了安富尊榮的生活,就再沒寫出好的文章,時人皆稱「江郎才盡」。

關於江郎才盡的故事,在《南史﹒江淹傳》中還有兩則記載。江淹曾任宣城太守,當他罷職回家的時候,停船在禪靈寺,夜裏夢見一個自稱張景陽的人,對江淹說:「以前我送給你一匹錦緞,現在該到還我的時候了。」江淹遂從懷中抽出幾尺錦緞,那人很生氣,說他把錦緞剪裁得快完了。正在埋怨,見丘遲(《與陳伯之書》一文的作者,其文中「暮春三月,江南草長,雜花生樹,群鶯亂飛」也是千古傳誦的名句)站在旁邊,張景陽便對丘遲說,「剩下這幾尺,也做不成甚麼了,就送給你吧。」

還有一次,江淹住在冶亭,又夢見一人,自稱郭璞(西晉時著名的文學家,《晉書》稱他「詞賦為中興之冠」),對江淹說:「我的筆在你那裏多年,現在可以還給我吧?」江淹隨即向懷中一摸,竟真的有一支五彩筆,也只好歸還郭璞。錦緞也沒了,五彩筆歸還,江淹自然就無才可用了。

在中國傳統文化中,比喻文才出眾的還有諸如「椽筆」、「魁星」、「錦繡文章」等等,而像李白、江淹這樣夢中神跡的故事歷朝歷代都層出不窮,這也說明了一個極其重要問題,自古及今的很多文學大家,都是在一個普遍對神有著虔誠信仰的文化環境中產生的,而且很多創作者本身就是宗教徒,在這一點上,中西方概莫例外。

傳統文化中對文學創作境界的描述,還往往和音樂、繪畫、藝術的創作有著相似的表現。「此曲只應天上有,人間哪得幾回聞」的神韻,畫聖吳道子「吳帶當風,天衣飛動」的畫境,傳統繪畫中「心領神會」的意境,「文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的讚歎,都無不表明了「如有神助」這一簡單的事實。2007年新唐人神韻藝術團全球巡迴演出的劇目《造像》,就用樂舞的形式再現了藝術創作的根本:對藝術無止境的追求,都是通過創作者對神佛虔誠的信仰與純善無私的心性昇華中得到神佛的啟發與智慧,從而創作出來的。那麼從這個意義上講,也許就不難解釋,博取功名的文章為甚麼不能流傳久遠,也是「江郎才盡」的一個原因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