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傳文化】聞雞起舞、中流擊楫(圖)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十八日】當匈奴貴族橫行北方、西晉王朝面臨崩潰的時候,晉朝還有一些有志氣的將士堅守在北方戰亂的國土上。劉琨就是這些將士中傑出的一員。

劉琨年輕的時候,就立志報效國家。他有一個要好的朋友叫祖逖。在西晉初期,他們一起在司州做主簿,兩人志同道合,晚上常常睡在一張床上,談論國家大事,常常談到深更半夜。

一天夜裏,他們睡的正香的時候,一陣雞叫的聲音,把祖逖驚醒了。祖逖往窗外一看,天邊掛著殘月,東方還沒有發白。


聞雞起舞

祖逖不想睡了,叫醒身邊的劉琨,對他說:「你聽,雄雞在催我們起床了。」天上還是滿天星斗,萬籟俱寂,只有微風送來陣陣涼意。兩個人高高興興的拔出長劍舞將起來,只見劍起劍落,如兩道閃電在夜色中閃爍。

自此,他們每天一起堅持在晨曦中苦練,互相切磋技藝,研究兵法,後來都成為晉朝的名將。他們朝氣蓬勃的精神融於「聞雞起舞」一詞,激勵著後人奮發向上。

後來,晉懷帝任命劉琨做並州刺史。那時候,並州被匈奴兵搶奪殺掠,百姓到處逃亡。劉琨招募了一千多個兵士,冒著千難萬險,轉戰到了並州的晉陽。

晉陽城裏,房屋被焚毀,滿地長著荊棘,到處是一片荒涼。偶然見到一些留下來的百姓,已經餓的不像樣子了。劉琨看到這種情況,心裏很難過。他命令兵士砍掉荊棘,掩埋屍體,從新把房屋城池都修復起來。他親自率領兵士守城,防備匈奴兵的襲擊。他還使用離間計分裂瓦解匈奴隊伍。後來有一萬多個匈奴人投降了劉琨,連漢主劉淵也害怕了,不敢侵犯。

劉琨把流亡的百姓都召回來耕種荒地。不到一年時間,恢復了到處可以聽到雞鳴狗叫的聲音,晉陽城漸漸恢復了繁榮的景象。

劉琨在百姓中獲得了極高的聲望,晉愍帝派人封他為大將軍,統帥並州軍事。

一次,晉陽被匈奴的騎兵層層包圍。晉陽城裏兵力太少,沒有力量打退敵人。大家都感到驚慌,劉琨卻仍然泰然自若。到了傍晚,他登上城樓,叫人用胡笳(一種樂器)吹起匈奴人的曲調,勾起了匈奴騎兵對家鄉的懷念,傷感的流下眼淚。天快亮的時候,城頭的笳聲又響了起來,匈奴兵竟自動跑散了。

劉琨聽到老朋友祖逖起兵北伐的消息,非常激動和振奮,他們雖相隔很遠,不能相見,但一直互相惦念,互相支持,互相鼓舞。

自從匈奴人佔領中原,北方有許多人避難到南方來。祖逖也帶了幾百家鄉親來到淮河流域一帶。在逃難的行列中,祖逖主動出來指揮,把自己的車馬讓給老弱有病的坐,自己的糧食、衣服給大家一起吃用。大家都十分敬重他,推他做首領。

到了泗口,祖逖手下已經有一批壯士,他們都是背井離鄉的北方人,希望祖逖帶領他們早日恢復中原。

當時,司馬睿還沒有即皇帝位。祖逖渡江到建康,勸琅琊王司馬睿說:「晉朝大亂,主要是由於皇室內部自相殘殺,使胡人乘機會攻進了中原。現在中原的百姓遭到敵人殘酷迫害,人人想要起來反抗。只要大王下令出兵,派我們去收復失地。那麼北方各地的人民一定會群起響應。」

司馬睿並沒有恢復中原的打算,但是聽祖逖說的有道理,也不好推辭,勉強答應他的請求,派他做豫州刺史,撥給一千個人吃的糧食和三千匹布,至於人馬和武器,叫他自己想辦法。

祖逖帶著隨同他一起來的幾百家鄉親,組成一支隊伍,橫渡長江。沿途百姓聽到祖逖的召喚,紛紛聚攏在他的大旗之下。渡船行到江心的時候,祖逖拿著船槳,在船舷邊猛力拍打(文言是‘中流擊楫」),向大家發誓說:「此去決心收復中原,否則,決不再過此江!」他的激昂的聲調和豪壯的氣概,使隨行的壯士個個感動,人人振奮。

到了淮陰,他們停下來一面製造兵器,一面招兵買馬,聚集了幾千人馬,就向北進發了。

祖逖的軍隊一路上得到人民的支持,由於他智勇雙全,往往能以少勝多,以弱勝強。經過無數次艱苦的鏖戰,祖逖帶領晉兵,收復了黃河以南的全部領土。晉元帝司馬睿即位後,因為祖逖功勞大,封他為鎮西將軍。

在當時那個風起雲湧、內憂外患的年代,劉琨、祖逖這對肝膽相照的好友,為了收復中原的共同理想,各自馳騁在疆場。他們身先士卒,立下赫赫戰功,深受百姓的愛戴。他們少年立志、聞雞起舞、江中擊楫的故事將永垂青史,永遠激勵後人奮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