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南玉溪市何曉沛、李美蘭等惡警的犯罪事實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五日】

一、惡警何曉沛:男,現是雲南玉溪紅塔區國保大隊副大隊長,此人表情陰沉,常滿臉兇相、張牙舞爪的對待他們綁架的法輪功學員。自從他二零零二年上任以來,他就積極執行上面的非法命令,迫害法輪功學員。何曉沛慣用欺騙的語言來騙取他們所需要的所謂訊息。如:二零零三年六月,玉溪法輪功修煉者荊雲飛,曾因身揣真相資料被何曉沛等人跟蹤綁架,後何曉沛根據自己用卑鄙手段跟蹤得來的訊息結合謊言來欺騙他,使他誤以為給資料之人是國安特務,於是在欺騙下出賣了同修,發現上當後痛悔不已。

二零零三年九月,李秀蘭老師(自二零零零年遭綁架後被非法判刑,此時從監獄放出來不久)因向來校探望她的幾個學生講了自己在獄中的遭遇,同時給學生看了關於「二零零一年天安門自焚」騙局的資料,被不明真相的學生家長舉報,再次被何曉沛等惡警綁架。何曉沛等人也是用欺騙的手段對待李秀蘭老師,使李秀蘭在被矇騙下講出給她資料的人,於是又綁架了李玲珍老師。接著,何曉沛夥同李美蘭等用親情折磨的方式來對待李玲珍,為了逼迫李玲珍說出資料的來源,竟強制李玲珍老師的兒子(當時念小學)長跪地下,企圖以親情折磨來逼迫李玲珍。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紅塔區的四位大法修煉者:沈躍萍、普志明夫妻二人(因在二零零零年為法輪功上訪而被非法勞教了三年,後被放出來)在展銷會上巧遇一九九九年以前就認識的胡憲頂(玉溪市電力公司司機)和牛玉瓊(玉溪市地質隊職工),四位朋友聚在一起拉拉家常,被長期暗中監視他們的何曉沛、張翔宇(音同)等惡警以「搞法輪功活動」為名強行將四人綁架。

接著何曉沛、朱家勇、任海燕等惡警兩天三夜,輪番轟炸,不讓他們睡覺,企圖摧毀他們的意志。當時法輪功學員牛玉瓊來例假,跟旁邊的女警任海燕等要點衛生紙,都遭到拒絕。惡警還以小偷伎倆盜走牛玉瓊的鑰匙。在當天的晚上十一點到第二天凌晨四時,國安惡警何曉沛等和玉溪政法委員們就找到並強逼牛玉瓊單位領導帶領去抄牛玉瓊的家。在抄家的過程中,因冬天氣溫較低,牛玉瓊的家人沒有及時開門,他們就強行用鑰匙開了門,闖入室內進行搜查。因牛玉瓊的丈夫質問惡警為甚麼抓人,不承認這種對人權的踐踏,惡警和政法委員們就當著牛玉瓊單位領導的面大打出手,對其家人拳打腳踢。牛玉瓊的丈夫兩次被打暈,兒子、女兒也被反扭著手毒打。其家人到現在還有當時被打後的後遺症。

在冬天最冷的那幾天,何曉沛等惡警在對四位大法弟子非法審訊過程中進行辱罵和嚴刑逼供。審訊完後,就把窗子和大門打開,企圖用寒冷摧毀大法弟子的意志。

二零零六年年三十,何曉沛等惡警綁架了從昆明到玉溪來講法輪功真相,散發真相資料的兩位老人:魯繼英、范玉玲。現在兩位老人已經被非法勞教。

二零零六年四月八日,何曉沛、劉紹文、朱家勇等惡警把三位發真相資料的法輪功修煉者:鄧翠萍、化嵐仙、顧麗清綁架。三位修煉者被非法關押在玉溪市峨山看守所近六個月,惡警們拒絕家人去探視。二零零六年八月二十九日早上九點紅塔區法院一夥在峨山縣法院非法開庭審理,鄧翠萍、化嵐仙、顧麗清三位堅決不穿囚服。紅塔區惡警(20歲左右,警號530273)為了逼迫她們穿,就猛擊化嵐仙的頭部將其打倒在地上然後又拉起猛擊背部,顧麗清趕去拉也被惡警猛擊背部。當時很多人在場都看到了。在法庭化嵐仙流著淚要求審判長對惡警打人的事給予解決,審判長說此事與本案無關,過後他們會調查,叫不要聽化嵐仙一面之詞。當時,鄧翠萍正在絕食反迫害,幾天未進食,出現嚴重的眩暈症,但惡人們仍不同意保外就醫。之後,法輪功修煉者們到紅塔區法院追問化嵐仙被打之事的調查結果,紅塔區法院何玲竟說謊掩蓋事實說調查沒有打。可謂官官相護。8月30日,峨山法院在玉溪政法委、610、國安等部門邪惡人員的授意下匆匆判了三位修煉者三年的勞改。(在沒有通知家屬的情況下)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六日,何曉沛、張蘇榮、朱家勇等惡警把七位在波依發真相資料的法輪功修煉者:瞿樹仙、瞿樹瓊、孫蘭仙、劉惠蘭、劉樹華、桂瓊華、鄧智旭綁架到春和鎮派出所。隨後國安惡警和「六一零」惡人把她們一起綁架到玉溪紅塔區公安分局,惡狠狠的盤問法資料的情況。劉樹華不予配合,惡警何曉沛從外面跳罵著進來,掐著劉樹華的脖子,反扭著手,用力砸到走道上,還破口大罵。其他法輪功修煉者見狀說:你不能這樣對待她!惡警何曉沛就反手打了六十二歲(劉樹華的母親)當法輪功修煉者們高聲說:共產黨打人,共產黨打人啦!惡警何曉沛才住手,並叫其他惡警把劉樹華雙手反扣在走道的欄杆上……到了凌晨六點鐘過後,劉樹華、桂瓊華、鄧智旭三位修煉者的手銬突然同時神奇的鬆開,她們便從紅塔區公安分局正念走出。

二零零六年十七日,紅塔分局何曉沛夥同其他參與綁架的惡警當天即到桂瓊華家中非法抄家,搶走電腦、激光打印機、大法書籍、師父法像、MP3、坐墊等物。這些惡警來抄家時,直接上樓。桂瓊華的女兒(十一、二歲),攔在樓梯口問道:你們為甚麼上我家樓。被惡警掐住手臂狠狠推倒在樓梯上。小姑娘痛得直哭。桂瓊華的丈夫大聲質問你們怎麼這樣對待娃娃時,惡警推娃娃的手都沒縮回,就狡辯說是她自己摔倒的。參與抄家的還有紅塔區玉帶路街道辦事處的聯防隊負責人李坤學,紅塔區玉帶路街道辦事處黃官五隊隊長何有文。十八日上午,惡警何曉沛等人又把桂瓊華的丈夫叫去紅塔分局逼問其妻子的下落,沒有問出結果,到中午,再次將其叫到紅塔分局,六七個惡警圍著他,又跳又叫罵、恐嚇,還說甚麼老子今天踩你,等等。接著,惡警派人在法輪功修煉者家所在的村子等沿路蹲坑,妄圖進行迫害。並且在黑村、劉總旗、黃官營、赤馬等地貼出「協查令」,謊稱捉拿「犯罪團伙」,企圖用1000──2000元錢引誘不明真相的人幫他們迫害大法修煉者,玉溪的許多修煉者們聞訊趕去撕掉「協查令」,並貼上揭露迫害的真相資料,向人們講清真相。惡警們又把桂瓊華的丈夫綁架到紅塔分局,說是他為妻子寫迫害真相,威脅要把他關押,得到的是堅決不配合。折騰到很晚,晚上十二點後才把他放回家中。事後何曉沛一夥惡警又到桂瓊華丈夫上班處,要老闆考慮是否不要他幹活,明白真相的老闆不給惡警市場,說:你幾個說不要就不要啦,人家老老實實幹了幾年啦。這伙惡警又到黃官營小學,說桂瓊華的女兒教她們班上的同學煉功,要老師叫她去找她媽媽,還威脅她如果有十八歲就連她一起抓。女兒跟老師講事情的真相時,老師已被惡警嚇怕了,連聲說:法輪功再好,但你要先保住性命要緊?

十七日那天,這伙惡警還竄到桂瓊華的娘家,非法抄家,搶走了MP3、師父法像、DVD碟機。當老人問為何搶東西時,惡警說這是你女兒給你買的。老人說這是我拿錢讓她買的。惡警拿走老人的東西連收據都不開。氣得老人說:如果你沒有這些東西,就拿去,拿去。

此後,瞿樹仙、瞿樹瓊、孫蘭仙、劉惠蘭被非法關押在玉溪市峨山看守所。現四位修煉者也是在沒有通知家屬的情況下被送去昆明勞教了二年。

目前何曉沛等惡警還在繼續監視跟蹤其他的紅塔區法輪功修煉者。

二、惡警朱家勇:男,老家在華寧,原玉溪市紅塔區安保副隊長,現紅塔區國保大隊警察,自一九九九年江氏流氓集團瘋狂迫害法輪功以來,他就積極跟隨羅繼祥(原紅塔區國保大隊科長,現已經主動調離國安特務部門)搜查法輪功學員申會仙、陳亞宏、鄧翠萍等人的家,掠走珍貴的大法書和音象資料。二零零零年十月,羅、朱等又帶人查抄李秀蘭、鄧翠萍、李玲珍(當時黑村小學的三位老師)的家、宿舍、辦公室,掠去書籍、資料和坐墊,把李秀蘭和鄧翠萍關入看守所。何曉沛上任以來,他又積極跟隨何曉沛作惡,對法輪功學員態度極其惡劣。目前已確認,在所有惡性綁架法輪功修煉者的事件中,都有朱家勇的身影。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在國安惡警綁架了普志明、沈躍萍等四位大法弟子並去抄普、沈(夫妻)的家時,普、沈的兒子記下了參與抄家的惡警的警號,並把其曝光在明慧網上。國安惡警惱羞成怒,綁架了當時在玉溪一中念高中的普、沈的兒子,並藉機說大法弟子陳光華幫著上的網。二零零五年一月的一天,陳光華在家做飯時,被突然強制闖進家的紅塔區國安大隊的朱家勇、任海燕等十多個惡警綁架。當時陳光華的新婚妻子質問他們為甚麼無故綁架自己的丈夫,便遭到了三個惡警的辱罵和捆綁。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六日,惡警何曉沛對法輪功修煉者劉樹華打罵時,法輪功修煉者劉樹華對惡警朱家勇說惡警何曉沛打人,我要告他,惡警朱家勇說這不叫打人,這叫採用非常手段。惡警朱家勇對其他法輪功修煉者也是嚴厲逼問、辱罵。

三、惡警任海燕:女,紅塔區國保大隊警察,參與迫害法輪功的惡警。通常她採用嚴厲逼問、辱罵等方式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精神折磨。

四、惡警張蘇榮:男,玉溪紅塔區公安分局副局長,長期策劃迫害大法弟子,積極參與了二零零六年十一月的惡性綁架案件,並採用嚴厲逼問、辱罵等方式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精神折磨。

「六一零」惡人:李美蘭,女,年近五十歲,任玉溪市紅塔區「六一零」辦公室主任。(「六一零辦公室」是江澤民流氓集團為鎮壓法輪功而成立的邪惡組織,因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建立而得稱。它凌駕於公、檢、法之上,類似文革時期的「文革小組」)從二零零一年五月份至今,李美蘭一直在此邪惡崗位上迫害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一年七月,她一手策劃了轉化法輪功學員的洗腦班,地點在玉溪九龍池雅聚山莊。在洗腦班上反覆播放騙局「天安門自焚」和誹謗法輪功的謠言。二零零一年十月,她又一次鬧劇般的在九龍池雅聚山莊辦所謂學習班,被迫參加學習班的都是些沒怎麼修煉就由於迫害而放棄的人,有的只有練過十天法輪功,也有七十多歲的農村婦女。據悉,從二零零一至今,由李美蘭策劃和參與策劃的學習班就有六次之多,被迫參加的法輪功學員都要被逼表態今後不煉,並要交出法輪功的所有書籍和煉功磁帶。每次辦班,李美蘭都要勒索法輪功學員所在的單位和辦事處交費300-500元不等,拿老百姓的血汗錢幹著迫害法輪功學員信仰的壞事。

此外,李美蘭還積極的參與玉溪政法委和國保大隊對法輪功學員的綁架行動二零零三。年九月,李美蘭夥同國安惡警去綁架了李玲珍老師(紅塔區春和鎮黑村小學老師)。在去黑村小學抄李玲珍老師的宿舍時,李美蘭親自出面,一馬當先,當著學校很多老師的面對著李玲珍老師破口大罵,狀如潑婦。許多目擊的老師都覺的李美蘭的形像非常醜惡。緊接著,為了逼迫李玲珍老師說出資料的來源,李美蘭還夥同何曉沛等人,用親情折磨的方式來對待李玲珍老師,強制李玲珍老師的兒子(當時念小學)長跪地下,企圖以親情折磨來逼迫李對待其他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李美蘭也是處心積慮的搞一些陰謀和小動作。如:夥同玉溪政法委等惡人勒令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的單位停發工資和福利待遇等。

在此正告「六一零」惡人李美蘭和國安惡警何曉沛、朱家勇、張蘇榮、任海燕及玉溪政法委相關人員:你們的所做所為沒有任何法律依據,恰是在犯法!中共惡黨的命令不是法律。迫害法輪功中,許多被奉為「尚方寶劍」的命令,到目前也是不敢公開的密令,這恰恰會成為以後給這些參與迫害者定罪的依據。而且目前江澤民與中共高官因迫害法輪功,已在世界幾十個國家和地區被正式起訴,並被許多國家的法庭裁判為有大罪。(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酷刑罪等)

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於二零零三年一月成立,作為匡扶正義的國際組織,它已經在全面追查、起訴中共惡黨的一些官員和警察在過去七年中對法輪功學員犯下的群體滅絕性迫害及相關罪行,無論天涯海角,無論時日長短,追查國際組織必將追查到底!而玉溪還在行惡的何曉沛、朱家勇等惡警早已上了國際組織的惡人榜,在不久的將來一定會受到正義審判。

目前,中國人處於覺醒之中,至2007年4月1日,已有2000多萬人退出共產惡黨及其相關組織。共產惡黨政權正在土崩瓦解,許多官員都在為自己留後路,希望你們看清大勢,明辨是非,珍惜生命,切莫貪圖眼前利益而再助紂為虐,立即停止行惡!將功補過。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