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露國安特務誘騙大法弟子當特務的卑鄙手段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三日】四年前,我被邪惡迫害期間,國安特務曾經企圖誘騙我與他們合作,被我堅決拒絕。事後經過冷靜思考,才明白我的被抓、被迫害,其實就是他們設下的圈套。

國安特務誘騙大法弟子的手段,是卑鄙而見不得人的。他們首先選定對像。受過高等教育的大法弟子往往是國安特務注意的對像,如果再懂一些電腦技術、或會外語、或有親友在海外、或出過國,就會成為他們特別關注的對像,因為他們搞特務活動的目的是破壞大法,針對的是全世界大法弟子,而且是想從內部進行破壞。我認識的幾個大學畢業的大法弟子,特別是年輕的,三、四十歲的,國安特務都曾找過他們,企圖誘騙他們當特務、內線,都被嚴詞拒絕。

國安特務確定對像以後,他們會花一段時間「調查」你。其實並沒有甚麼高明的手段,主要是電話監聽、跟蹤監視等。比如,他們知道我被抓之前至少半年時間的所有電話和上網內容(當時不知道用破網軟件),能說出一些通話人姓名以及和我的關係,甚至具體的談話內容和通話時間。他們了解你的性格特點、交往範圍、家庭情況、一些生活習慣、愛好等等。這些並不能說明他們有甚麼本事,稍微懂一些心理學的人,通過談話分析也能基本掌握的差不多少,而國安是通過非法監聽私人電話、跟蹤監視等手段達到的。這在西方民主國家是為人所不齒的流氓手段。

他們認為「時機成熟」的時候,會設置圈套抓人,有時是和公安配合,有時連公安也不知究竟,在大多數情況下公安無權過問國安的事,因為國安有一把「尚方寶劍」─所謂的「保護國家安全」。國安甚至能指使公安抓人,和我談話的國安曾揚言:「我們不像公安,我們有更大的任務。抓一兩個人有甚麼用,你說吧,你想見誰,我們立刻給你帶來。」目前,在很多地區,國安甚至撕下了特務的外衣,直接上來抓捕大法弟子。國安和公安是中共邪黨的打手,在迫害大法弟子時,一狼一狽,狼狽為奸。

在一定時候,一般是被非法關押半年左右,也有在被非法關押之初的,國安的人會來找你「談話」。先是極力渲染事態的嚴重,說的好像必死無疑似的,使你心理一下子難以承受。當時國安的幾個人就對我說:「你知道為甚麼是我們找你嗎?知道我們是管甚麼的嗎?我們管的都是涉及國家安全的大案。你不說也沒關係,我們甚麼都知道,包括你最親密的同修都不知道的事我們都知道,是吧?而且涉及國家安全的案子沒有量刑限制,也不需要口供,零口供也能判死。」這時只要你一害怕,邪惡就鑽空子。他們一看你害怕了,馬上會換一副面孔,表現出關心你,給你出主意,替你想辦法,甚至保證能幫你出去。一時間,都反過來了,他們由迫害你的人變成了救你的人。國安就曾對我說:「我保證帶你出去,不出一個月,你可以照樣上班,照樣上明慧網。」我當時問他:「你是誰?你憑甚麼保證?我為甚麼要相信你?你能給我看看你的保證書和法律公證嗎?」他無話可說。

國安這種流氓手段是非常陰毒無恥的,先把你關押起來或者抓起來,使你處於一種極端封閉、極端痛苦的境地,再從精神和心理上給你造成極大的壓力,然後給你一條「出路」,讓你感覺那是唯一的一條可行之路,以此誘騙你。在整個過程中,他們根本不把你當作一個自然意義和社會意義上的人來看待,根本不考慮你作為一個人的基本權利,他們想怎麼說就怎麼說,想幹甚麼就幹甚麼,尤其是他們對人有目的的精神傷害,和公安對人身體的傷害同樣殘暴。而他們自己對這種流氓行為竟不以為然,做的非常習慣、自然,邪黨在他們頭腦裏灌輸的毒素太多了。

國安特務也知道自己幹的事見不得人,表面強硬,內心是虛偽陰暗的。在談到他們的真實目的──要你與他們合作,當特務、內線的時候,他們表現的很神秘,把管教警察也趕出去。看到你猶豫,他們就會施展各種伎倆,進一步誘騙你。一次不行,會來兩次、三次。你真的不為所動,他們也就沒辦法了。

今天曝光邪惡迫害手段的陰毒,是為了讓世人更全面的了解邪惡迫害大法弟子的真相,徹底解體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因素,同時提醒同修警惕邪惡的種種騙人伎倆,堅定修煉的意志和決心。也警告那些自覺或不自覺為中共邪黨充當打手的國安特務們,大法衡量著一切,為自己的未來著想,不要再迫害大法弟子,不要再為邪黨賣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