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大法小弟子的作文:論道德之傾頹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四月十日】推薦者註﹕這篇文章的作者時年十二歲,上小學六年級。今年初開始每天和媽媽一起學法。這篇作文是他看了《解體黨文化》之後寫的。

論道德之傾頹

泱泱華夏,五千文明,乃是萬國敬仰的禮儀之邦,傲立於世的天朝大國。今天的中國,卻是另一幅景象:黃、賭、毒蔓延;官員貪污腐敗,警匪一家,沆瀣一氣;人民爾虞我詐,唯利是圖……這究竟是由於甚麼?也許有人會說,由於道德的傾頹敗壞。

而道德如何敗壞,緣何敗壞,且由我細細說來。

中華文化,源遠流長,其中最寶貴的一部份便是對神佛的信仰。唐朝太宗為得佛法,遣玄奘和尚不遠萬里去往天竺求取真經;南朝梁武帝甚至放棄皇位,多次出家修行;就連來自北疆的滿人,也曾在公元1652年(順治帝)迎請西藏大喇嘛赴皇宮講經說道。至於儒、道兩家的創始人孔子和老子,就更是備受尊崇,萬世香火不斷。為何漢代文、景兩朝,唐代貞觀能為人稱道千百年呢?為何那時的社會風氣這樣祥和完善呢?正是因為人人心底有信仰,有心法的約束。古人講「舉頭三尺有神靈」,就是對神的敬畏。人有了敬畏之心,自然不敢為所欲為,社會道德標準自然會有大幅度的提高。這是佔了極大的比重。

而今天,對神明的敬仰被扣上「愚昧無知」的大帽子,人們缺乏信仰,甚麼都想幹,甚麼都敢幹。沒有了信仰的約束,也就沒有了道德的約束,法律、法規也就成了空架子。「人若犯我,我必犯人」替代了「己所不欲,勿施於人」的古訓,人們自然就狂傲自負,霸氣十足;「東風吹,戰鼓擂,當今社會誰怕誰」替下了「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無慾則剛」的教誨,人們自然就爾虞我詐,胡作非為。道德水平的低下也造成了一系列職業素質的低下:大夫看病要紅包;記者寫新聞要紅包;政府辦事要紅包……全國人民向「錢」看。這是後話。

下面要提到的,就是金錢、物慾對人心的刺激,加快了道德的敗壞。在今天,我們所聽到的、所見到的,只是「好日子」、「盛世大聯歡」這樣的溢美之詞,無形中感到中國的確在崛起。其實不然。不錯,勤勞勇敢的中國人民,大膽改革的工程師,吃苦耐勞的工人,忍辱負重的農民,和外商不斷的投資,營造出了表面上一個大國的「盛世」,一個表面繁榮的物質世界。可是,它的背後卻是社會的不公,官員的腐敗,貧富的差別,道德的墮落,經濟體制的畸形和對言論自由的鉗制,這樣的發展符合中華民族的長遠利益嗎?清朝末期,大上海的外灘,十里洋場,燈紅酒綠,多少榮華夢想,歌舞昇平,可是終究不能挽救清王朝的崩潰。況且,當今社會的繁榮是建立在對弱勢群體的壓迫、生態環境的破壞之上的,我們不可能一俊遮百醜,不去正視潛在的社會危機與民族災難。

子貢曾請教孔子如何治國,孔子講,一要讓人民豐衣足食,二要擁有大軍,三要取信於民。子貢問,如果非得去掉一項,孔子會選擇哪項,孔子說,去掉軍隊。子貢還要去掉一項,孔子選擇了溫飽,並說,寧可吃不飽飯,也得保住信用。這已經是治國的底線了。如果沒有信用,國遲早要滅的。而我們今天的社會,人人張口就說謊,都已經形成了自然,而且說謊時已經考慮下面該怎樣圓謊了。台上一套,台下一套,心裏一套,嘴上一套,已經成了時代的通病。造假的程度也是驚人的,毒米、毒面、毒奶粉,假煙、假酒、假豆油。我們目前已經生活在謊言的世界裏了。再有,「婚外情」、「包二奶」、「一夜情」這些不堪的東西已經全面推向了社會,席捲了全民,甚至得到官方的保護:「查嫖娼就是破壞投資環境」、「無煙工業」都出自官員之口。中國自古有「萬惡淫為首」之說,結婚都要拜天地,意謂神明作證,合法婚姻。金庸的小說《神雕俠侶》中,郭黃夫婦為何不同意楊龍二人的婚姻?楊過是小龍女之徒,師徒結婚是亂倫啊!亂倫亂性往往是國破家亡乃至民族覆滅、道德無存之先兆,中國古代的商紂喪國,羅馬帝國的尼祿焚城、毀人、自毀,都是從個人乃至舉國淫亂開始的。歷史留給我們的教訓是深刻的。

最後,僅存的一點民族文化的覆滅帶來道德的衰微。二零零五年,「狼文化」風靡全國,全國人民都去崇拜「狼圖騰」,事事模仿嗜血的狼的舉動,而把我們民族遠古的圖騰──中國龍撇在一邊,甚至大力抨擊。古代的文人,都是極有操行,極富骨氣的,司馬遷受宮刑而著《史記》,陶淵明不為五斗米折腰。而今天,「美女作家」、「痞子文學」、「下半身寫作」風行一時,光怪陸離,無奇不有,越是怪異、變異越有人看。文學如此,影視、戲曲有過之而無不及。這些血腥、色情的東西,已經徹底毀壞了中華民族的優秀傳統。現在的國人,能真正讀懂古詩文的已經很少,中小學生幾乎不認識正體字,連祖先的文字都認不得,就更不必說繼承祖先的德行了。

以上是我的見解。至於那些隨地吐痰、搶佔母子座、公共場所大聲喧嘩等等不文明的事,我們每天都能看見。有人可能說我太偏激,可這是我的獨立觀察思考,是我的心裏話;有人可能說我太大膽,搞政治,可我是針砭時弊,以求正氣。屈原「長太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艱」;杜甫曾發出「朱門酒肉臭,路有凍死骨」的控訴,他們就是在搞政治嗎?這種政治如果能夠使民族覺醒,國家復興,百姓安樂、道德高尚,那麼這不正是我們求之不得的嗎?我希望讓更多的人見到我的文字,了解真實的世界,思考個人、家、國的命運。中華民族的血脈,可不能再讓它這樣壞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