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念「法輪大法好」 父親的尿毒症消失了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九日】尿毒症在醫學上目前只有兩種治療方法,一種是血液透析(把血輸出體外過濾、淨化),再一種就是換腎。

我父親七十一歲了,因前列腺增生經常吃藥,導致腎功能減退,今年元月六日突發性結石疼,經多家醫院確診為尿毒症,其中左腎被結石和囊腫填滿、已壞死沒有知覺,右腎多個結石和囊腫,輸尿管結石,腹腔、胸部多處積水,大小便不通,伴噁心嘔吐。

經過三次透析治療,第一次透析後症狀減輕能吃一點稀飯,第三次透析過程中血壓突降到零,經搶救才恢復正常,後來靠每天輸一小瓶液或能量維持,但身體每況愈下,隨時都有生命危險。

子女們和父親自己都怕死在醫院裏,因怕火化,我就給醫生簽上「自動出院、後果自負」,出了院。出院時醫生說:毒素攻擊到各個器官時很快就會死亡的。父親回家後又用了一些藥,但越治身體越差,想吃東西又嚥不下去,因二十幾天未排尿,腹部脹的難受、痛苦極了,只覺身體下沉、後又覺的身體好像不是他的了。父親也知道是要死了,子女們把棺材和燒的紙錢等一切都準備好了。

在整個治療過程中我都告訴父親念「法輪大法好」。他說在念,由於幾個弟兄和父親本人都不修煉,加之父親求治病的心又很強,由幾家醫院中西治療後無效而幾乎走到了生命的盡頭。

回家後我就每天給父親放師父的講法錄音聽,並告訴他師父講的「朝聞道,夕可死」,我說:您念「法輪大法好」,即使走了也決不會下地獄的,會有一個好的去處。

有一天父親突然看到一隻雞用非常大的兩個翅膀卡著他的脖子,他拼命掙扎使勁喊「婆婆、婆婆」(我媽媽),把全家人都喊來了、眼淚也喊出來了,我說您怎麼不喊「法輪大法好」呢?他說忘了,我說您還沒入心。

後來父親有空就念「法輪大法好」,師父的講法錄音也越聽越想聽了,漸漸情況就發生了變化:眼前由黑變亮,還看到了旋轉的法輪。父親每天排大便數次全是黑的,家裏人說:又沒吃東西天天哪來的大便?怕是內臟爛了排出來的。我說這是好現象,是師父在給清理身體。

就這樣數日後,大便突然停止了,又開始了排尿。第一次就是滿滿的一尿壺,全是漆黑的;後來每二十分鐘左右排一次尿,喝一次水。這種情況持續兩天半後時間變為一至二小時一次排尿,剛開始排尿半天後父親的面部消腫、口中尿氣消失,所有症狀減輕,開始吃東西。

現在父親已恢復正常、能下地走路了,更神奇的是結石也在隨著小便一顆一顆往外排,原確認壞死的左腎也有了知覺。父親感慨的說:「太神了!是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同時,父親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家人也說「太神了」,我說:「這是師父的慈悲、大法的威德,真是太感謝師父了。」

他們又談論邪黨為甚麼要迫害法輪功?我說法輪功是修「真善忍」的,邪黨是搞「假惡鬥」的,邪黨的本質就是壞的、就是不講人性的、也是註定要滅亡的。

現在,他們也相信法輪功講的全都是真的了,只有退出中共邪黨才是最安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