營救孫同修的過程和體悟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六日】年前,本地同修老孫因在集市上發放真相材料,被惡人舉報後遭綁架並非法拘留。在孫同修的正念下,在本地及海內外同修共同努力下,孫同修於年前走了回來。在此,寫下這段歷程,看整體配合的重要性,並期望能對其他有類似情況的地區有所幫助借鑑作用。

孫同修出事前一天的晚上,我們與外地同修在丙同修家共同開了一個法會。當時外地同修主要切磋去怕心的問題。孫同修說了一段話,大意是:晚上偷偷摸摸的出去發放真相材料,我看著都可笑,真的是可笑!我現在都白天當面發。

孫同修說出這番話後,我的感覺是:孫同修的顯示心起來了,並且很不理智。在場的同修與孫同修交流說:如果不抱有人心,只有慈悲的一念,我是來救人的。這種做法應該是沒有問題的。並沒有再深入的與孫同修切磋這一問題。

第二天我出去辦事,回來比較晚,剛一到家妻子(也是同修)告訴我:「孫同修出事了!你怎麼才回來!(我出門沒有帶手機)」看的出妻子很急。甲同修已經組織同修們在我家裏為孫同修發了一下午正念。

其實邪惡在搞事時,也安排的比較有序:我回來的比較晚,因為我的主意比較多一些,平時出現干擾時,我都或多或少參與討論拿主意;孫同修在被綁架之前,非常大意,沒有發完的真相材料連蓋都沒有蓋,就放在車框裏敞著;孫同修被綁架時,正好被一剛走出來的同修看見,馬上通知了丙同修,但丙同修被干擾的起了怕心了,只顧忙於收拾並轉移自己家的東西,等她收拾完再想起通知老孫的家人時,邪惡已經開始對老孫非法抄家了。

但是在這關鍵時刻,也確實體現出了同修們平時修煉的紮實的一面。老孫及其他同修馬上堵住了出現的漏洞。

惡人到老孫家抄家時,老孫不停的發正念,正念中清除迫害他的邪惡,並求師父加持,讓惡人一無所獲。警車發出巨大響聲,並不斷的蹦起來。司機驚慌的問老孫:「大爺,你是不是在發功!?」老孫威嚴的說:「很簡單,我是在煉功做好人啊,你冤了我了!」

到了老孫家抄家時,全體惡警都下車了,只剩下司機看著老孫。不一會兒,一個警察回到車上,司機連忙說:「你趕快回去囑咐一下他們,搜家的時候注意一點,煉法輪功的真有功啊,我是親眼見識了!我騙你們我不是人!」這警察很聽話,馬上回去傳話去了。

警察抄家時,老孫的老伴也不斷發正念,一個態度最惡劣的趙姓警察一到她眼前馬上就躲開。此時老孫的女兒小孫也聞訊趕來了,小孫一邊講著真相一邊發著正念。惡人搜到了一些單張的真相材料,一台老複印機,又順手拿走了放像機和師父的經文,就倉促回去了。並非法劫持了老孫的老伴。

下午甲同修組織同修們在我家裏發正念,乙同修和小孫一起到分局要人並講真相。因為有同修集體發正念配合,再加上小孫與乙同修的基點擺的正,所以去要人時,分局的警察大部份態度非常好。他們紛紛拿著從老孫家抄出的真相材料在看。並說:「我們知道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可是現在畢竟是共產黨說的算啊。」小孫要分局局長不要把案件上報,分局局長說:「我們管不了,因為舉報的是110,所以上邊要插手此事的。你們就放心回家吧,不會有事的!」

晚上,同修們繼續在我家裏發正念,並及時通知了周圍比較近的幾個學法點,共同正念鏟除迫害老孫的邪惡。

九點多一點,孫同修的老伴回來了。老孫被劫持到了拘留所。大家交流了一下,認為邪惡迫害老孫的藉口是因為老孫起了顯示心了,但是即使老孫有漏,邪惡也不配對他進行迫害,因為老孫的基點是要救度眾生。邪惡這是在嚴重干擾著世人的得救,因此要嚴肅的否定鏟除;小孫今天的表現很好,體現出了修煉人的慈悲,過程中也講清了真相,小孫的位置很關鍵,因為她要直接面對邪惡,向警察要人,所以小孫這天一定要更多的學法,並發好正念,心性能一直穩定在今天這個狀態上;通知小孫所有的親人幫助要人,大法弟子發正念、要人,這是神在做事,而常人幫助要人是常人做好事,擺放自己位置的一個機會。

當晚,我動了一念,想:小孫的丈夫門路比較多一些,讓他幫助要人!但是小孫的丈夫一直反對小孫他們修大法,小孫擔心行不通。我自告奮勇幫助勸說。結果剛進小孫的家門,就被她的丈夫罵了出來。出門後我想:看來她丈夫這兒暫時是起不到甚麼作用的,這事還得靠我們大法弟子自己來做啊。

老孫被綁架到拘留所的當晚,一度人心起伏得很厲害:我一旦被判刑勞教了,我的孩子怎麼辦?我的家人怎麼辦……這一下,他就坐不住了。也就是幾分鐘的時間,他猛然認識到,不對,這不是我想的,這是邪惡在利用我還沒有修去的人心在干擾我!師父,求師父加持,幫助我樹立正念。接著他在屋裏走了幾個來回後,人心漸漸消弱了,神念越來越堅定,每天只是背法、煉功、發正念。「魔難中能想起師父,甚麼問題都解決了!」這是老孫當時的體會。

第二天,發了一天正念,同時,把分局局長的及其它部門的電話上了明慧網,請海外的同修進行支持。當晚,又擬定了全市集體發正念營救老孫的倡議。因這一時期,本地正在進行全市發正念,清除本地區另外空間一切迫害大法的邪惡生命及因素。但是在這期間,包括老孫在內,共有三名同修被綁架。於是我們在倡議中寫道:「全市集體除惡已經很長時間了,按說邪惡沒有能力在出來干擾了(以前也進行過幾次全市發正念活動,效果都很好,唯獨這一次不佳),為甚麼會有三同修先後被綁架呢?請同修們找出整體漏洞,正念營救老孫!」並且在這一倡議中,我們把前面被綁架的兩同修的名字也寫入了營救名單(此兩位同修被綁架後,沒有集體發正念對其進行營救)。同修們(包括組織全市發正念的同修)看到倡議之後,也認為全市發正念只是注意形式了,沒有針對實際情況,並且在過程中還暴露出求功德,爭鬥等一些很不好的人心。整體修正了,整體營救老孫的正念更加強大純正。

之後的幾天,我和妻子出去辦事,經過拘留所,打算順路過去看望老孫。剛把這話跟妻子說出來,馬上來電話說,孩子(也是同修)肚子很難受。老孫沒有看成我們就回來了。回到家後馬上幫助孩子發正念,此時甲同修來了。甲同修剛從老孫家回來,他說:「老孫的老伴狀態很不好,饅頭都蒸糊了!看看不要只是晚上整體發正念了,咱們就近的同修們每個整點都整體發正念吧!」我說:「好!還在我家吧!」

第二天一見面,我談了孩子的情況後說:「咱們應該到拘留所去要人,順便看看老孫。這樣一是可以近距離除惡,二是可以堅定老孫的正念!」同修們馬上都同意了這個意見。

臘月二十七日一早,我們一行六個同修,打了一輛車,駛往拘留所。我們抱定的目標仍然沒變,過程中關鍵是講真相救人。來回的路上,我們五人發正念,小孫勸退了兩個出租車司機、一個到拘留所辦事的常人,並都向他們講了大法的真相。到拘留所時,值班人員一開始死活不開門,小孫負責叫門講真相。我們五個站在牆邊發正念。發正念的時候刮起了風,風很大,能把人吹倒的感覺。我們的正念更加純淨!半個小時後,風小了,值班人員主動開門讓我們進去探望,並且我們六個人都進去了(最多允許進三個人)。見面後,老孫的狀態很好,期間惡警過來錄過兩次口供,問複印機哪來的?真相材料哪來的?老孫答道:「複印機是從破爛市買的,我複印樂譜用的!真相材料撿的!」我們告訴老孫,要信師父信法,一切都有師父把著呢!全市的同修都在幫他!

二十七日下午,我們建議小孫給分局局長打電話,讓他幫助要人!電話接通了,分局局長藉口開會,很快把電話掛了。同修們都沉默了,看得出心裏有一些消沉。我說:「大家不要管分局局長甚麼態度!其實結果早就明確了,老孫一定會出來,沒有問題!至於說涉及到的一些人員,他們想甚麼,說甚麼,做甚麼,只不過是常人在擺自己的位置罷了!在過程中,只要師父看到我們應該做的都做了,心性認識都提高上來了,那麼師父一揮手,老孫就出來了!」很快大家達成了共識:不執著於結果,過程中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三件事,一切盡在其中!

臘月二十八日一早,小孫和乙同修抱著慈悲救人、讓警察正確擺放自己在大法中的位置的心,又來到了分局,同修們仍然在我家裏集體發正念進行幫助。局長非常客氣非常誠懇的說:「這幾天接到了不少的國外電話,手機也收到了不少短信,你們法輪功是一個整體啊。放心吧,我都幫助你爸爸說了不少好話了,一定會沒事的。不是早就跟你們說了嗎,今天有消息!」帶人綁架孫同修的魏姓警察也說:「真的是不關我的事啊,我真的不想去抓他啊。我現在對打舉報電話的那個人煩透了!」

小孫和乙同修回來後,與我們交流了情況,在場的每個同修都很感動啊。確實認識到了整體的力量了不得。海外同修的電話支持、全市同修每晚八、九、十三個整點的正念除惡、加上我們就近同修每天不間斷的每個整點發正念配合、再加上小孫與乙同修的連日奔波,才出現了今天這個情況。

也確實因為要過年了,同修們都是家裏有一些活沒有處理完。二十八日下午,同修們回家忙年去了。小孫一個人到拘留接人。晚上十點還不放人,原來情況超出預想,是市局反邪教科直接插手老孫的事。原先我們估計只是分局在其中。老孫的外孫子此時看到拘留所上空有一條紅色惡龍。小孫連忙打電話,我們發正念。本地同修很快動了起來。打完電話五分鐘後,小孫感到不壓抑了,並且馬上傳來話:明天聽消息。

第二天一早,同修們齊聚我家,簡短交流了一下:不應該放鬆應該做的事!同時交流中得知,很多同修二十八日晚發正念到了一點,二十九日四點就起來了,每個整點都發。真的是把同修的事當成自己的事。同修的境界,讓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我早上只是起來趕了六點正念。

我們幾個商議了一下,正念一發至少四十分鐘,發完正念接著煉第一套功法把身子放鬆一下,然後再接著發四十分鐘。九點二十五分鐘時大家剛搬下腿,小孫打來了電話:「出來了!」

就這樣老孫出來了。並且先前被綁架的同修也闖出了一位。同修們安心的過了大年。過年期間,老孫被邪惡干擾的事根本就沒有動了同修的心,同修們照樣講真相救人,有的同修勸退了好幾十人呢!

從營救孫同修整個過程中不難看出,紮實的學好法,能時時,事事在法上悟,在法上修,關鍵時刻能想到師父,想到大法,真正的形成圓容不破的整體,則邪惡必敗,神跡必顯!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