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齊哈爾市泰來監獄對大法學員的殘酷迫害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九日】黑龍江省齊齊哈爾市泰來縣境內的泰來監獄是一所地地道道的魔窟,現非法關押大法學員70多人,分別關押在十五個監區(大隊)內的五十多個分監區(中隊),一個中隊平均80人中有一名大法學員,個別中隊有幾名大法學員,但也不許相互交談。從2003年秋季開始,泰來監獄實行四個犯人看管一名大法學員。白天兩人、晚上兩人24小時看管,且每月定期向上書面彙報大法學員的言行,發現學法、煉功的要扣分、幹警扣獎金、下崗。幾年來監獄對大法學員強迫勞役,逼寫「三書」(保證書、悔過書、決心書)。

對大法學員用酷刑「撐子」

泰來監獄獄政科小號主要使用工字刑具迫害大法學員,工字刑具俗稱「撐子」。惡警將大法學員的雙手卡在「撐子」上橫的兩邊,雙腳卡在「撐子」下橫的兩邊,再用鐵鏈把「撐子」豎桿和地環連上,使其身體不能靠牆。「死撐子」不能睡覺,只能彎腰坐著;「活撐子」下面能活動,晚上能平躺。大法學員被關入小號就給「撐上」。關小號是副監獄長簽字,一簽就是七天,他們認為「表現不好」就繼續簽。多數上「死撐子」七天,再換「活撐子」,之後再換腳鐐。

「撐子」是最殘酷的刑具之一,讓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現在管小號的是獄政科長楊立波和所長吳勇帶領六、七個警察及兩個刑事犯雜工。

大法學員張奎武被關小號一年

大法學員張奎武曾在小號內被戴腳鐐和支棍長達一年之久。張奎武修煉前被判無期徒刑入獄,98年他在革志監獄內得法。99年720後,他因煉功被關小號。後他被轉到泰來監獄。2002年初,張奎武堅持煉功,被當時泰來監獄教政科科長王義關入小號,張奎武在小號內被長期加戴腳鐐和支棍(90公分左右的鐵筋,兩邊各用兩個鐵環套住兩腳,再用螺絲緊上),吃飯、去廁所都不給鬆開。惡警多次逼張奎武寫保證不煉功,均遭張奎武拒絕。

張奎武在小號被酷刑整整摧殘了一年,直到惡警王義調離教政科,張奎武才於2003年1月被放出小號。

九毫米鋼筋毒打大法學員

2002年10月開始,一些大法學員被陸續關到泰來監獄迫害。先入監獄集訓隊,在集訓隊,大法學員李順江、趙傳芳不穿號服、不背監規,被集訓隊惡警教導員紀某指使犯人李興邁等人用九毫米鋼筋毒打大法學員,且拳腳相加,李順江被折磨的奄奄一息。

大法學員鄭連清被毒打的血肉模糊

2002年12月份,被非法關押在五監區的大法學員鄭連清給當時任改造獄長劉志強寫信,要求給大法學員一個寬鬆、公正的環境。劉志強第二天早上就召開了全體監區、分監區長會議,會上劉志強將信扔到鄭連清所在五監區監區長臉上,並當眾叫囂:「給你三天時間,如果不讓這名法輪功寫悔過,你就下崗吧!」五監區監區長回來後馬上找分監區(中隊)的分監區長說:「我要下崗你們就先下崗吧!給你們兩天時間」。

於是分監區長李德友帶幾個警察先把負責看管鄭連清的4個犯人找來一頓拳腳,然後讓犯人用4根鐵絲擰繩,擰了8個,外加當時隊部有一根上面全是刺的龍頭拐,犯人將因鄭連清挨打的怨氣瘋狂發洩到鄭連清身上,用這些鐵絲繩將大法學員鄭連清一頓毒打,接著又讓中隊幾個積委組管事的犯人繼續毒打,打累了幾個警察又是一頓拳打腳踢,整個過程兩個多小時,鄭連清被打的血肉模糊,渾身上下沒一處好地方。

下午,李德友等幾個惡警喝完酒又開始瘋狂毒打,龍頭拐斷了幾截,擰的鐵絲全折了、爛了。晚上各監區、分監區值班警察到監舍坐班時又將鄭連清毒打一頓。此時扒開鄭連清的衣服血肉模糊慘不忍睹,可是他們繼續毒打。之後,惡警李德友威脅鄭寫保證書,鄭違心的寫了保證書。滅絕人性的劉志強聽說後,第二天一早就跟當時獄政科長馬躍來到監舍,將鄭拖出來,極其凶殘的用腳踩著鄭的頭問「你還寫不寫信了?」因毒打鄭之後,該隊隊部的牆上都是飛濺的血跡,犯人收拾了一天才清理乾淨。

大法學員李順江、邱儉斌、田勇、李振中、周志風遭迫害事實

自2003年泰來監獄規定對大法學員三個月必須「轉化」,不「轉化」要扣其分監區長一千元工資;「轉化」就獎勵一千元。同時還得寫在監獄內不煉功保證。因大法學員不配合勞動、不配合學習、不背監規,因此很多大法學員遭到毆打。

在監獄生活科伙房被迫害的大法學員周志風,因拒絕認罪被當時生活科副教導員王永濤、分監區長張慶賓毆打,拽住周志風的頭往牆上撞。多次毆打後致使其貧血。

被五監區四分監區迫害的大法學員邱儉斌長期被打,晚上也打,邱儉斌仍然堅持不出去做奴工、不吃「改造飯」。

由於大法學員不畏暴政的浩然正氣,使很多警察和犯人從內心裏對大法學員肅然起敬:他們認識到大法學員都是有知識的人,與廣播、電視上說的截然相反,就不忍心再向當初那樣迫害大法學員了,環境也隨之寬鬆許多。

2003年夏天,大法學員李順江所在的分監區長在打李順江一百多個嘴巴子時,李順江喊道「師父救我」,當時分監區長對法輪功創始人一頓謾罵。之後不久此惡人半身不遂,臥床不起。李順江由於在環境極為惡劣的齊齊哈爾第一看守所被迫害兩年之久,在泰來監獄又加重迫害,身體嚴重受損,極度貧血、不能行走。

2003年11月,先後有大法學員李順江、邱儉斌、田勇、李振中等因絕食反迫害被關入小號。事後監獄就開始全面四個犯人看管一名大法學員。由於當時發生兩名刑事犯挖洞逃脫,才轉到逃脫之事上,因此生活科教導員王永濤被降職調離生活科,還拿出幾萬元到省勞教局息事寧人。而一心向上爬的改造獄長劉志強也因逃脫事件而調至黑龍江女子監獄。

泰來監獄2004年為完成「轉化」率對大法學員施暴十個月

2004年初,省勞教局向監獄下發文件,要求對大法學員的「轉化」率達到95%。這時泰來監獄換了兩個牡丹江監獄調來的獄長,大獄長張志誠,改造副獄長姓趙。在「五一」前後其它監獄就已經先後對大法學員開始殘酷迫害,因哈爾濱監獄迫害致死一名大法學員的事敗露,懼怕各方面檢查,只留下幾個徹底「轉化」的學員外,其餘轉往大慶、牡丹江及泰來監獄等地。

6月30日有28名大法學員被非法轉押泰來監獄。他們剛下車就有大法學員高喊「法輪大法好」被惡警暴打後第二天就給「支」上了。7月泰來監獄召開監區長、分監區長會議,針對「抗改、抗勞」要求全部「轉化」。如果監區全部「轉化」就獎勵一千元、領導獎勵二千元,否則降職、罰薪、下崗處罰。同時允許各監區不用請示批准就可以給大法學員戴戒具,戒具不夠,各監區自己做。首先八監區定做了10個撐子。

八監區多是警校剛畢業的警察,監區長周樹振留下的規矩就是,只要打大法學員,任何一個警察都得動手打,不然就收拾你。一時間邪惡勢頭極其猖狂,各監區互相攀比誰更邪惡,每天大法學員被戴手捧、腳鐐(不戴鐐膜)一步一步的艱難的步行出工,腳鐐聲不絕於耳,極其恐怖,腳脖子都磨破了走不動就用車推著出工、收工。白天出工就被吊,晚上收工就支上,而且不讓睡覺,一睡覺就用涼水澆醒。

在一監區,大法學員吳憲剛被吊10天,3天不許睡覺;張躍明被吊了3天支了2天;在二監區,趙傳芳被支了5天;在三監區,李長安被支了2天後關入小號;四監區惡警將李振中、田勇白天吊著並在40多度高溫下暴曬,還把他們扔入一米多深的坑中手腳朝天支上,不許動、不讓睡覺三天;五監區,邱劍斌被支了6天6夜;在七監區,在惡警趙文革指使下讓田立軍等犯人對大法學員王守慶迫害一個多月不讓睡覺,後被支2天;九監區惡警長期不讓大法學員李順江睡覺,隔10分鐘一撥拉;大法學員潘紅東長期被毆打被支了5天5夜;十監區,在警察李××、張××唆使下對新入監的大法學員支了20多天,有在臀部下面塞了兩個鋼球長達7天,其狀慘不忍睹;十一監區,大法學員張奎武時被支了半個月,同時還強迫看電視、漫畫、參加批判會等。

這場殘酷迫害直到2004年10月份才結束。

大法學員潘紅東、徐林山相繼被迫害致死

此輪迫害最嚴重的是被非法關押在九監區二分監區的大法學員潘紅東和被非法關押在四監區三分監區的大法學員徐林山。

潘紅東三十七、八歲,畢業於「川大」計算機專業,文質彬彬、精明聰慧、很有學識的樣子,被迫害後反應遲鈍、目光呆滯、於2005年陰曆4月初8晚9時許突患腦內出血,在監獄醫院含冤辭世。

2002年12月份,四監區三分監區分監區長為得到「轉化」一名大法學員獲取獎金的目地指使張劍等犯人對其中隊大法學員徐林山酷刑折磨。不讓睡覺、用涼水澆、針扎不許喝水、吃飯,逼其喝鹽水等殘酷迫害兩個星期。

徐林山因煉功曾在齊齊哈爾富裕勞教所被勞教時身體迫害的已經不能下蹲,再到泰來監獄慘遭迫害又患有肝腹水等六、七種病。

2004年12月,徐林山剛出院就被四監區喬勝副教(現人事司監區長)和三分監區長張曉東等逼寫三書,並讓犯人畢××等用車把不能正常行走的徐林山拉到四監區車間後面,喬與犯人大打出手,在嚴寒下冰凍了2天,在四監區從警察到犯人對徐林山一直迫害了4年。

由於長期迫害徐林山的身體嚴重受損,處於生死邊緣,一直拖到2005年12月家人交了3萬元辦理了保外就醫,但幾天後就在家中含冤離世。

聲明被迫寫的保證書作廢而遭酷刑殘害

2005年1月前後許多大法學員紛紛向所在監區、分監區要在高壓迫害下寫的保證書,也有寫書面聲明保證書作廢的。五監區惡警王志玲1月份將大法學員鄭連清吊在外面凍了3天;被十一監區迫害的大法學員張奎武因要「三書」,七監獄長郭平指使下被支了27天且潑涼水等迫害,後期一週時間不讓睡覺,因絕食又被關入小號迫害;2006年張奎武絕食抗議,又被送到監獄小醫院遭遇野蠻灌食33天,又於2006年7月因煉功被強行加戴戒具手捧和腳鐐串在一起,白天被強迫用鐵車推著出工,晚上拉回一直到2006年12月份。

大法學員劉海善、田勇、盧玉平堅持修煉而遭毆打、戴手捧、腳鐐等迫害2005年5月四監區一分監區長宋威威逼迫大法學員劉海善寫三書,劉海善拒絕後,脖子上被戴幾十斤的大牌子迫害,共20多天;2005年被四監區迫害的大法學員田勇因傳經文被關小號,田勇絕食反迫害,在小號所長吳勇指使下遭遇野蠻灌食半個多月後被折磨的奄奄一息,又在監獄醫院繼續遭受迫害,直到2006年3月前送回監舍;被監獄一大隊一中隊迫害的大法學員盧玉平,於2006年5月煉功被一大隊指導員指使刑事犯對其多次毆打,戴手捧、腳鐐近2個月,但盧玉平不管怎麼被打就是堅持煉功,一大隊對其沒辦法也就不管他了。

趙副獄長因迫害法輪功也沒得好下場。在監舍挖上水管道時塌方事故造成一犯人死亡一犯人重傷,使泰來監獄免去先進資格。趙副獄張海因在原牡丹江監獄當教改科長時為一犯人辦理假釋事發被省勞改局查處,重金息事寧人後,12月份回到泰來監獄只是掛名副獄長,沒了實權,儲運科科長於振海為副獄長。各監區主要迫害人是各監區主管改造的副教導員

在泰來監獄有近一半的警察是親屬關係,而且兄弟幾個都在監獄的也很多。一般到泰來監獄很難開展工作,所以泰來監獄一調換獄長就把大獄長和副獄長一起換,在各科有實權的為:於、郭、喬、楊四大家。上面提到的警察多是這幾家的人,如任副獄長的楊振海、獄政科長楊立波等。

在幾年的對大法學員的殘酷迫害中,不僅泰來監獄未得到任何的好處,而且泰來縣這幾年乾旱無雨,經濟狀況極差。正告泰來監獄參與迫害法輪功的警察,停止迫害大法學員,善惡有報啊!如不懸崖勒馬,將功補過,將在地獄中無休止的償還因迫害大法所造下的罪惡!

以下是嚴正聲明因酷刑迫害而違心寫的保證作廢、嚴正聲明堅修法輪大法的三十八名法輪功學員:李順江、李長安、李振忠、王守慶、潘紅東(在泰來監獄被迫害致死)、張奎武、張力群、趙傳芳、張躍明、孫廣利、李興亞、孫維民、周立風、盧玉平、徐林山(在泰來監獄被迫害致死)、吳憲剛、劉海康、劉銀泉、於伯清、紀德才、鄭連清、楊志、邱儉彬、田勇、馬福龍、王文龍、宋安宇、郝彥成、梁紅玉、高福平、翟玉柱、王子忠、胡平、王俊峰、徐有韻、尹安邦(在泰來監獄被迫害致死)、付海、韓喜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