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生最有價值的眼淚(圖)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七日】全球華人新年晚會在全世界巡演,盛況空前。這裏說的「盛況空前」不僅指演出的地域廣、場次頻、觀眾多、好評如潮,等等,最具特色的「盛況空前」是巡演對觀眾心靈深處的觸動,一種從未有過的慈悲的震撼,表現在觀眾身上就是在觀看演出時的流淚。

神韻藝術團在日本東京演出,當幕一拉開,《創世》音樂響起,很多觀眾都感動流淚。

流淚是人性中一種善念的表現,它出自於內心,是真情實感的一種流露。

在觀看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的觀眾中,可以說,每場演出都會帶來對現場觀眾的一種從未有過的慈悲的震撼,所以,現場觀眾的流淚成了一種普遍現象。這裏略舉幾例:

在美國:「一位七十多歲的老人表示,晚會的每個節目都太美太正了,他整場演出邊看邊流淚。他還感動於工作人員的無私付出。他說,所有工作人員都不是為了名利和錢,而是真正的為了中國、為了中國人。


斯坦福大學古典文學系亨特教授接受採訪

斯坦福大學古典文學系亨特教授(Patrick Hunt)說,今晚的節目就如節目本身的名字(Spectacular)一樣,真正是「壯觀奇麗」,音樂如此的優美,讓他眼中充滿淚水,那些舞者的技藝更是世界一流。」(《舊金山新年晚會第二場再獲成功》)

在法國:「2月24日,新唐人電視台全球華人新年晚會在法國首都著名的巴黎會議宮(Palais des Congres de Paris)隆重上演,兩場演出爆滿。晚會向七千多觀眾展現了中華正統文化藝術表演。觀眾以響亮的掌聲、持續的熱情和激動的淚水,表達了其對該晚會的讚歎和評價。


法國女低音歌唱家內德萊克女士接受採訪

法國女低音歌唱家特萊姿﹒內德萊克女士(Therese Nedelec)說:「很喜歡那位女低音,我自己也是唱女低音的。還有二胡表演,我都被感動的落淚了。我完全處在另一種情境中,這種感受很好。」(《「新打開的一扇門」(圖)》)

在德國:「一位家住柏林的女士在接受採訪時熱淚盈眶:‘我覺的這場晚會太好了。……人們應該對這些內容進行深層次的了解。目前我對它的理解還只是停留在表面,我們還得研究它更深的內涵。「(《柏林晚會專訪:「晚會充滿人性化」》)


佐籐先生:演出喚起了我生命深處的記憶,我一直在流淚。

在日本:「日本會社員佐籐先生:‘無法形容的感動,第一位女高音姜敏的歌聲《為何拒絕》,當時就讓我的眼淚流了出來,我無法用語言形容我的感覺。作為一個日本人,看了這次演出,好像回憶起了自己生命深處的記憶。」(《神傳古韻撼人心 大和觀眾淚如泉(圖)》)

在澳洲:「瑪麗莎還談到聽到關貴敏歌曲時異常感動,‘開始並沒有對歌曲明白太多,直到關貴敏唱時,我讀了歌詞,我感到了歌曲對我的意義,因為我懂了……我相信轉世輪迴,相信我們有靈魂……當時我是如此的感動,眼淚都流了下來,我想可能是內心深處被觸動了,我明白了找尋那條路的重要,找到自己。’

在加拿大:「當他終於如願觀看了新唐人新年晚會後,他欣喜的告訴我:‘可以用我流出平生最有價值的眼淚來表達此刻的心情’。他說,晚會高尚境界的舞蹈構思、服裝色彩斑斕的搭配、歌曲穿透心靈的震撼、幕景惟妙惟肖的立體感令我思緒萬千……他說我周圍的一些朋友都喜歡中國的‘太極’,但我們幾乎都是比劃動作,而少有對中國傳統文化的豐富和內涵更多了解。看這台晚會,讓我這不太了解中國傳統文化的西方人有了全新的認識。」(《柳思源:震撼在心靈深處延續》)

這一句「可以用我流出平生最有價值的眼淚來表達此刻的心情」。可以說是人類文明史上最富創意、最貼切、最傳神的描述流淚的文字之一。人們常看到、聽到這樣的有關流淚文字、話語:淚如湧泉、淚花流、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喜極而泣……等等,但人們為之而悲而喜而流淚的東西往往都是些生帶不來,死帶不去的東西。

再來看看這些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的觀眾為甚麼流淚。上文那位佐籐先生的觀感最具啟發性。歌曲《為何拒絕》中唱道:「我們都是來自天上的客」,這道出了人類從何而來的天機,而這個天機,貫穿著整場演出,帶著神的慈悲、神的至真至善的能量,進入人生命的最深處,喚醒著人們的本性、震撼著心靈的復甦,以致在思緒萬千時,人們流出平生最有價值的眼淚來。這種眼淚,與為世間的得與失而流出的眼淚完全不同,它是人將踏上返本歸真之路時的真情流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