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舞 韻味是關鍵

專訪全世界中國舞大賽組委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二十一日】(明慧記者黃凱莉採訪報導)首屆「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將於二零零七年五月下旬在世界大都會──美國紐約舉行。甚麼是中國舞?其來源、特點是甚麼?此次大賽如何評分?帶著這些問題,記者特別採訪了大賽組委會主席、舞蹈家張鐵鈞女士,以及評委之一、資深中國古典舞專家曹逸女士。

一、甚麼是中國舞?

曹逸女士說:簡單的說,中國舞就是中國古典舞,中國古典舞來源於中國古代的舞蹈,有發展演變的過程,從歌舞到戲曲,再提煉出舞蹈,然後舞蹈再吸收不同藝術的東西,豐富了自己,使中國舞在當今成為非常主要的舞蹈派別。

曹逸說,古典舞的動作就是「擰、傾、圓、曲」,以圓來說,又和其它舞不同,例如其它舞只有平圓,古典舞還有立圓,翻身是立體的圓,而不是平面的圓,還有阿拉伯8字的圓。這些是中國古典舞的特點。

曹逸說,中國舞和其它許多舞蹈的產生是一樣的,人們高興了手舞足蹈,根據不同的生活背景產生不同的舞蹈。例如西方最經典的芭蕾舞;而中國除了古典舞外,還有不同的民族民間舞。

曹逸還說,中國古典舞吸取了很多中國傳統文化的東西,特別注重身韻身法,身韻就是人的神情和心意要表達的東西;而西方的芭蕾舞,把標準動作做到位就行。中國古典舞不同,它有一個質,有不同場景的表達,內涵深。

曹逸說,中國舞講究手、眼、身、法、步,還講究形、神、勁、律;這些就構成了中國舞的重要表現手段,作為身韻的基本要素。形指外在動作,包括姿態、動作、以及連接,連接動作實際上是韻味非常充份表現的東西,一個動作到另一個動作的中間過程,就是最具古典舞的韻味特點的部份。神就是起主導作用,要表現悲或喜,怒或樂,表現人物特徵、情節故事。通過這些,感受中國文化深刻的內涵。

二、中國舞的來源和歷史

曹逸說,從傳統文化中歷代都有些舞蹈,因為是動態的東西,沒有完整留下整個運動過程,只留下些文字、壁畫、繪畫、或是在出土文物陶瓷品上繪製的關於舞蹈的形像和場面。但實際上,它在民間或宮廷一直都存在,盛行於在漢唐時代,傳說中漢朝趙飛燕能作掌上舞,而唐朝楊玉環,在著名詩人白居易的詩《霓裳羽衣舞歌和微之》中,有如此的描述:「飄然轉旋回雪輕,嫣然縱送遊龍驚。小垂手後柳無力,斜曳裾時雲欲生。煙蛾斂略不勝態,風袖低昂如有情。上元點鬟招萼綠,王母揮袂別飛瓊。」

到了宋、元朝,因戰爭比較多,舞蹈就逐漸不盛行了,而興起了戲劇,如雜劇和元曲。雖然那時歌舞不太盛行,但卻被吸收到戲曲當中;明清也是這個情況。

在七十年代,一些藝術家到莫高窟參觀以後,根據壁畫上的舞姿,動律,和佛的造像,編排成舞蹈,也叫敦煌舞。其中比較著名的作品有女子獨舞──敦煌彩塑、和七十年代出來的舞劇《絲路花雨》。後來有人根據秦兵馬俑編出「秦俑魂」,還創作了「仿唐樂舞」。這些都是舞蹈工作者和藝術工作者對歷史、及一些文字或繪畫資料進行研究後,創編出一些舞蹈、舞劇,這些也是古典舞的一部份。

三、文化背景對舞蹈藝術的影響

張鐵鈞說,剛剛曹老師已經講了,現代社會的「古典舞」已經有了很多變化,借鑑體操與武術。由於通訊打破了地域的限制,各民族有意無意互相滲透,例如在中國舞中芭蕾舞有10%的滲透,80%是傳統的東西,有10%是民俗的東西,就是各個民族不同的生活習俗文化。

其實純正的古典舞蹈和現在學校學的是不一樣的,科學摧毀著傳統,例如搖擺舞、搖滾樂,對中國古典舞衝擊是很大的。例如中國傳統古典舞講韻味,身腰的運用很多,上身,手眼身法,這吸收了很多戲曲的東西,眼神動作,非常細膩,跳舞很迂迴的,欲左先右,不會直桶桶的;芭蕾舞不一樣,線條非常清晰、垂直,按照力學、解剖學體現訓練。

四、中國古典舞之美體現在哪裏?

張鐵鈞說:中國古典舞,美在不是直截了當,它用眼神、手、腰肢的扭動或者一些步伐表達內心的感受。但是由於現代藝術的所謂創新、標新立異,各個派別都這麼做,所以對中國古典舞產生很大的衝擊,我看了近代的一些中國舞比賽,根本不像我們那時學的中國傳統古典舞。很多不健康的,如過多的扭動臀部等。

曹逸說,中國古典舞因為吸收很多中國傳統文化的東西,特別注重身韻身法,身韻就是人的神情和心意要表達的東西,而西方的芭蕾舞,把標準動作做到位就行。中國古典舞不同,它有一個質,有不同場景的表達,內涵深。身法指外形動作,屬於外部的技法範疇;韻律則屬於藝術的內涵;身韻就是身法與韻律的結合,它真正體現了中國古典舞的風貌及審美的精髓。中國舞講究手、眼、身、法、步,還講究形、神、勁、律,這就是構成重要的表現手段,作為身韻的基本要素,形指外在動作,包括姿態,動作以及連接,連接動作實際上是韻味非常充份表現的東西。

她舉例: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的舞蹈-《精忠報國》中,岳母刺字時心情複雜,這通過她拖著兒子的手一步一步走過來;從兒子出生到成人,母子有非常深的感情,在外族入侵,為教育兒子要為國盡忠,在兒子背部刺字時,非常心疼;這從看舞蹈演員的眼神、到動作,運動當中的動律,這些基本都明白了。

這與默劇的表演不一樣,這是通過舞蹈表演,貫穿心意在裏面,要表現甚麼,勁就是力量,舞蹈要美是有力度的,也是一種表達內容和情緒很主要的手段,其中有輕、重、緩、急、強弱、剛柔等的處理。

張鐵鈞:在整個這場晚會對演員排練過程中,舞蹈很多是相通的,用肢體表達內容,身體語言,舞蹈很簡單。滿族舞表現宮廷小姐的日常生活、宮廷生活,比較高貴高雅,一般在宮廷穿戴華麗講究,有清代的特色。我奶奶有很多這樣的照片,梳大京頭就是這種打扮,很美的,花很多時間梳頭穿那樣的衣服,表現端莊,女子高雅的美。女人和男人不同,女人要柔,男人要剛。女人要賢慧善良,從體態步伐能體現這個。女子就是要這樣,不是要壓倒男人,不是甚麼都搶在前面,儀態符合規律,宇宙有規律,人生也是這樣,陰陽要平衡,女生太強,就不協調了,以前講「大家閨秀」,是一個理在裏面,體會到這個美。

曹逸:男人要有陽剛之美,女要端莊溫柔,但是不一定完全是這樣,要依人物而定。例如晚會中的《花木蘭》,花木蘭具有兩面性,有女子的溫柔,同時代父從軍時又表現出其剛烈的一面,是剛柔並濟。這隨刻畫不同的人物特徵、故事情節的變化而變化。

記者:中國舞與其它舞蹈體系有何區別?

張鐵鈞:這個問題太大了,太廣了。要分析各個國家的舞蹈,說不完。它有兩大特點,一個特點就是它的動作非常豐富,從基本動作到高難動作,它的技巧,都是非常豐富多彩的,超過芭蕾舞很多。

中國舞的語言非常豐富,可以刻畫所有來自各個階層、不同民族的人物。因為中國的文化非常豐富,五千年的文化再包括我們五十六個民族,東西非常的豐富,所以舞蹈的語彙,肢體的語彙是非常豐富的。它跟芭蕾舞有很大的不同。

為甚麼老跟芭蕾舞對比呢?因為芭蕾舞在世界上有幾百年傳統的歷史,是公認的非常高的經典藝術。

而印度舞,它特別運用眼神啊、手啊,但它舞不起來也跳不起來,它沒有那些動作。又比如西班牙舞,它也很枯燥,就是打點。

你看中國舞,甚麼樣的故事,甚麼樣的內容都能表現,從古代到現在,從壞人到好人,從小孩到大人都可以表現的,各種人物,非常的豐富。比如說我舉個例子,去年的《紅眼石獅》,十來分鐘的時間能夠表達清楚一個故事情節。如果是芭蕾絕對不能做到的,它得來一幕、二幕、三幕那種。我就說這個意思,它很程式化。芭蕾舞你要不知道這個故事,比如《天鵝湖》,你不知道這個故事,你去看它,根本就看不懂。所以中國古典舞的表現力也是非常強的。

現在人,其實咱們中國有這麼豐富這麼好的東西,但是被中共整個都給摧毀了嘛,用這些個……,我們有時候看到一些比賽確實很多演員非常好,但是他們表現的內容卻是非常低下的,有的是不堪入目的,所以都給毀了嘛,都給糟蹋了,也挺可惜的。

引導人們,讓他們欣賞真正純正的中國傳統舞蹈,真正的傳統文化藝術,對人們是有教育意義的,因為他們過去看的都是污七八糟的東西。

記者:能否說明一些評委會的組成,包括評委會委員的背景?

曹逸:評委會是由各方面中國舞和芭蕾舞的專家以及一些著名的編導,還有一些舞蹈評論家,以及神韻藝術團的團長、復興藝術團的團長、還有蓮花藝術團的團長組成。他們都是一些資深的舞蹈專家。

記者:大賽的規定動作及劇目?

曹逸:大賽網站上有註明規定動作,比如說朝天凳,那你就要把腿搬起來,而且是朝天的,就是這個腿他的開度,上腿和下腿是一百八十度,基本上是這個樣子,那麼這就是他的動作的規格要求。

曹逸:參賽選手具備自己的劇目,但是初選送來的劇目,包括組合,表演的片段和傳統文化是不相符的,複賽就進不去了,我們不規定每個參賽者要做甚麼,這是不可能的,只能說哪些規定動作是要做的,例如控制、技巧組合,這個還有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穩定性,組合當中的貫穿動作,要看是否體現了中國古典舞的身韻,如果做很多高難動作,但是做的像體操一樣,或者做的沒味道就不行。除了基本技術外,這些是必須要看的,從這裏看好壞高低,看中國古典舞身法掌握的如何。

還有一些技巧動作他都規定的非常明確,多少個點翻身或者甚麼甚麼,他都規定的,而且他不一定規定一種。一般他規定兩種,比如說有的人他就是串翻身好,就做串翻身,有的人說我點步翻身接原地串翻身好,那就做點步翻身接原地串翻身,這是在規定動作裏邊還可以有的小的選擇,但是這個動作你是必須做的。那表演的這個我們是沒有規定,但是我們有一個規定,就是全球的中國舞大賽,你就是不能出這個範疇,你出了這個範疇你的表演就拿不到分數了。你這個表演的高低、好壞由一些專家評定,認為你是屬於哪一個層、哪一層分數的。我想這個大概就是這樣了。

記者:此次大賽對身法動作有何要求?

曹逸:有控制、跳、轉、翻等技巧的組合,看一些難度的舞姿是否掌握,是否具備一定的技術能力和技巧;還有自選組合,可根據自己的技術特長選用動作;另有自選的參賽表演片段。規定動有個大跳,擺腿撕叉跳──這個跳是外側腿在空中向前然後向後打開以後,成平的,變成一個叉。審查這個跳的質量如何,首先看姿態,準確性好看與否,有沒有高度,腿打的平不平,動作又輕又高又美,就是上乘,如果做了,可是姿態不夠好,分數要低。

例如技術的動作,要有甚麼樣的大跳,轉的動作要有甚麼掖腿轉、跨腿轉、或者是組合轉這些東西,然後翻有點步翻身,串翻身,這些東西也規定了,技術上每種跳、轉、翻,都有專業舞蹈的判斷標準。

張鐵鈞:關於比賽的標準,看國內的比賽技巧是越來越高,越標新立異,五花八門甚麼都出來,如:腿貼到腦袋上,如只有一條腿;腰軟的都能疊起來,越來越往體操發展,跳的很高,能轉腿抬高,但是這些不是唯一的標準,這些是為你的內容服務,內容不好是沒有用的。我看到很多表現都是陰暗的,像抽筋、跳大神、跳屍鬼;燈光也是陰暗的。這對演員來說其實是褻瀆,整個社會潮流是這樣的,已經走到死胡同。演員心態也是會變的,經常跳這些東西潛移默化的會帶妖氣。

看一個人,從他寫的字的一筆一劃就可以看出其人的內涵。舞蹈更是這樣,身體、眼睛的表現都能透露出內心的東西,所以技巧不是標準的,最主要的是表達內心世界的東西。

大家看新唐人晚會中的跳舞,就覺的乾淨、美。只有乾淨純淨,才能打動人心。例如藏族舞《雪山白蓮》,很打動人心。

記者:最後一個問題是如何評分?

曹逸:現場亮分。但是評分的結果要上報大賽組委會核准後正式生效,因為這個東西在比賽的程序當中一般都有,可能有的人看過中國的大賽,舞蹈也好,音樂也好,他到時候有一個公證,那我們這裏有一個監審委員會,要看你在評分當中是不是真正做到了公平、公開、公正,如果他認為是這樣的,那最後的總結出來的分數就生效了。

曹逸:劇目以晚會為例,一打開大幕非常明亮,人健康清晰乾淨。現在大陸的中國舞比賽,可以看到走的是現代舞的路子,雖然身法是古典舞的動作,但創作思路、和表現手法是採用現代舞;這就不行。舞蹈作品表現是美是醜,能看的出來;比賽嘛,你拿出的東西是好的,我們就給你好的分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