環境是我們修出來的

寫給家庭資料點同修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三日】大年初五是二零零七年的第一個週末。因為是過大年,有的同修在走親戚,有的同修因家有常人,資料點不能正常運作。我地資料點能運作的同修一個小資料點接了五個小資料點的工作,可想而知有多忙。針對第二種情況(因家有常人,資料點不能運作)談一點個人的感想,個人認識,不足之處請指正。

個人認識,造成這種現象的真正原因是因為沒有和家人講清真相、溝通好,平時做資料總是背著家人偷偷做,給邪惡利用家人進行干擾留下了漏洞和隱患。

我們學法小組的幾位同修,每人家都是一個資料點,除兩人家人都是同修外,其餘三人家中都是常人。一開始做資料時家人也都不讓做,認為太危險。通過同修不斷向家人講真相,現在家人都能默許,而且還幫助看人,如果有其他家屬反對,他們都不讓說,還主動幫助講真相。

比如說甲同修,一開始他家沒做資料之前的環境是這樣的,每次同修們到她家,都要事先算一算她丈夫在不在家(因她丈夫不是每天上班),資料放在家裏也是東藏西藏的。有一次不慎被丈夫發現,問她東西哪來的,這麼多給誰,懷疑她出去發。同修為了怕家人擔心,還說了個謊,說是拿給同修的,你二本、他二本就分沒了。

我剛和這位同修聯繫時,其他同修也是這樣告訴我要背著她丈夫。有一次到她家正好同修的丈夫在家,我就和同修的丈夫打了聲招呼,說了幾句家常話。同修跟我說她丈夫是一個不愛說話的人,這一次已經不錯了。

隨著接觸多了,我就對同修丈夫說:「姐夫,你知道我是修煉人吧!」他笑了。我說,「剛來你家時,姐姐告訴我說,你甚麼也不知道,也不管,甚麼事背著你點就行,我不是這樣想的,我認為姐夫你甚麼都知道,只是不想管,你也知道大法好,只是擔心姐姐的安全,怕家人出事。」他笑了,我們之間沒有了間隔,但是我們做資料還是背著他。有時實在背不了,同修就告訴她丈夫,一會我朋友來,你走一會,丈夫說平時她也來,她待她的,我待我的,同修說你在家我們說話不方便。由於平時關係很融洽,他也沒說甚麼,到外邊走去了。

一次,兩次,時間長了,我想這不是個辦法,冬天天多冷,常人休息一天不容易。我就和同修商量,你告訴姐夫,別到外邊去了,不管我們幹甚麼,你就當沒看見。下一次去同修家,同修的丈夫真的沒走,也沒有干擾。我想我們應該和同修的家人講真相了。我找到同修的丈夫說:「姐夫,你別緊張,同修都在自己的家裏做資料。你不讓姐姐在家做,姐姐就得到別的同修家去做。一來二去接觸時間長了,出來進去的動靜就大了,更不安全。在家裏做,有時間就做,沒時間就不做,做完收拾乾淨,低調點不要緊,大家都這樣幹。」他聽後也就默許了。

還有一位同修,也是家人不修煉。剛開始做資料,她的丈夫把打印機給摔壞了,讓我把東西拿走,「拿你家去。」家裏的孩子也是反對,連我們在一起說句話都干擾。我和同修沒有被帶動,心想這是對我們倆的干擾,不承認它。就做我們應該做的。家人不理解,講道理,講真相,讓他們理解,不支持,讓他們支持。

第一次、兩次,我沒有吱聲,只是默默發正念鏟除,不動心。第三次同修的孩子被另外空間的邪惡支撐著走到我和同修跟前,惡狠狠地對她母親說:「媽,做飯買菜去。一天不幹別的,總幹這個。」我笑著跟孩子說:「阿姨不總來,你媽看我來,多坐了一會,你受累了,你媽媽沒有自行車買菜不方便,姨有車,我和你去買。」同修說,不用,這孩子不懂事,家裏有菜。孩子也沒有說甚麼,自己做飯去了。

同修跟我說:她丈夫原來撕過大法書,而且已經遭報。我問同修丈夫:姐夫是有這事嗎?他說:「是有。」我問他為甚麼撕書,他說:學也學不好,學他幹甚麼?我說:「姐夫,你不講理。為甚麼說你不講理呢?你想:老師教出的學生,有第一名的,有最後一名的,你能說老師沒教好嗎?是學生沒學好,沒學好怎麼辦?繼續學,學都學不好,不學更完了。」

他笑了。我問他為甚麼反對做資料,他說:「危險。有一個出事了,都得說出來。」我說:先前的大姐出事了,也沒有說出來呀。他說:「別人不見得不說,要是新人就不一定了。我說:敢做的就那些人,不幹的,你讓他幹他也不幹。他沒有吱聲。我接著說:我來你家之前同修讓我不要到你家來,在半路接頭就行。我到你家一看,活很多,姐姐和我接頭還得走一段路,來回很耽誤時間。我想我就多走幾步,就這樣來到了你家。至於說做資料,你也知道大姐原來身體不好,學大法受益了,身體好了,現在大法被打壓,大姐想把真相告訴世人,她知道同修都很忙,就想自己做點,學會了還能幫助給別的同修。你也知道做大法資料的事常人不懂,我懂,所以我責無旁貸的應該幫助大姐。讓我拿家去,我家比你家還多呢,拿我家幹甚麼?

他笑了,也沒再說甚麼。

有一次,這位同修的丈夫對我說:我給你倆錢,你倆租個房幹吧!我家出來進去的人多,萬一被別人看到了怎麼辦?大姐說:「別聽你姐夫的,沒人看到。我都是沒人的時候幹。我說:姐夫是不是聽到甚麼風聲了?他說:一個市政府朋友告訴他說:最近風聲緊了,告訴嫂子注意點。

我說我考慮考慮(其實我和同修根本就沒想走,只是想怎麼講清真相、排除干擾)。下一次去她家我對姐夫說:「姐夫你的想法我考慮了,想來想去還是家裏最安全。你想租房子我要考慮樓上有人住,樓下有人住,左邊有人家,右邊有人家。花錢還不安全。在家就不一樣了。家裏人都能幫著看人,還是家裏最安全。掙錢多不容易,有錢也不能亂花,你看你家有空調不也是不總用嗎?」從此以後他再沒說甚麼。

現在通過不斷的講真相,姐夫也發表了嚴正聲明,聲明以前所做的一切對不起大法,對不起李洪志師父的言行全部作廢,相信大法,支持大法。孩子們也都支持大法,家裏的常人的事也都想和我說說。幫助化解化解。

我們的修煉經歷,真像師父說的那樣:講真相是「是一把萬能的鑰匙」(《在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上的講法》)「環境是你們自己創造的,也是提高的關鍵哪。」(《環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