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金山集會 聲援一千八百萬人退出中共(圖)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五日】(明慧記者王英舊金山報導)二月三日中午,北加州退黨服務中心在舊金山中國城花園角舉行集會,慶祝一千八百萬中國人覺醒,退出中共。集會人士譴責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然後焚屍滅跡的罪行。

高精度圖片
聲援退黨的遊行

高精度圖片高精度圖片
舊金山中國城舉行集會,聲援一千八百萬勇士退出中共

馬有志:從被中共奴役下走出來的日子不遠了

集會主持人馬有志表示,這又是一個值得慶賀的日子。但是我們又覺的很悲哀。因為中華民族在中共的奴役下,已經經過了太長的歷史,有太多的中國人慘死在中共的統治下。今天,中國大陸仍舊在中共邪靈的奴役下,人們在苟且偷生。九十年代後,全世界的共產邪靈已經走向沒落,蘇聯、東歐,許多共產國家紛紛走向自由,走向光明。為甚麼中國人還要受中共的奴役?馬有志說:「今天我們很慶幸,有一千八百萬民眾已經覺醒,中國人從被中共奴役下走出來的日子已經不遠了。」

鄒偉博士:一千八百萬人成了退黨洪流的種子

在集會上首先發言的是北加州退黨服務中心的代表鄒偉博士,他表示,他在很小的時候讀到一個故事,說的是幾個人在一起商量討論,世界上甚麼東西力氣最大,有的說是老虎、獅子,有的說大象,一位老者說,是小小的種子力氣最大。即使種子的上面有石頭壓著它,它一樣可以生根發芽,一樣可以衝破大石塊的阻力,成長出來,長成大樹。所以種子的力量最大,因為種子裏孕育著生命的力量、自然的力量。

鄒偉說:「現在,已經有一千八百萬人退黨,他們敞開了胸懷,把九評的種子擁進了他們的心裏,所以他們據有了生命的力量、自然的力量。而這一千八百萬人,他們又成了一個退黨洪流的種子。所為種子,他們會不斷的擴大,加強退黨的洪流。」鄒偉相信,在不久的將來,退黨的洪流會越來越大,他希望大家敞開胸懷,擁抱九評,能夠走入退黨的洪流中來。

黃萬青博士:要求中共告知他弟弟黃雄的下落

大紀元副總編黃萬青博士表示,他修煉法輪功的弟弟黃雄在中國已經失蹤將近四年了。九九年中共鎮壓法輪功後,中共就四處要抓他。二零零零年二月,他弟弟被抓進勞教所,被勞教一年半。離開勞教所後,中共仍強迫黃雄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被他弟弟拒絕,所以被迫出走。他弟弟被警察在全國通緝。

在被追捕、通緝的兩年當中,黃雄四處流浪。但他並沒有停止告訴人們法輪功的真相,他仍堅持發傳單和真相光碟。二零零三年四月,黃雄在上海最後一次跟他通電話,說他要走了,上海的警察畫出圖象在到處抓他。自那以後,黃萬青再也沒有他弟弟的消息。

黃萬青表示,最近,關於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第二份調查報告又出來了。黃萬青說:「我不願意把我弟弟跟活摘器官這樣殘酷迫害的事實聯繫在一起,但是,四年來,我請聯合國、美國政府等機構幫助,與媒體聯繫,沒有任何我弟弟的消息。」

黃萬青說:「越來越多的人,越來越多的草根民眾在維權,在揭露中共的迫害。」黃萬青呼籲更多的民眾把親身的經歷和遭受的迫害都寫出來,傳到網站上來,替大家發出聲音。

楊穎:天滅中共,退黨保平安

舊金山灣區的諮詢顧問楊穎女士首先問中國城的朋友們新年好。她表示,中國的傳統是重德行善,敬天知命,當過年的時候,人們都穿戴整齊漂亮,在神佛面前敬上一炷香,感謝神明的保祐,祈求新的一年的幸福。她說:「今年的新年,你們是否準備好了,你們知道怎樣得到未來的幸福?這就是為甚麼我們一次又一次站在這裏,告訴你們福音:天滅中共,退黨保平安。」

楊穎說:「有的人告訴我,她不知道有天,我有一個朋友她很恨中共,她家三代人都受到過中共的殘酷迫害,她說中共就是邪教。當我跟她講退黨的時候,她就問我,甚麼叫天滅中共?天在哪裏?我跟她講,天是存在的,老百姓知道天的存在,每一個人都知道天存在。」

楊穎舉了一個例子,毛澤東是邪黨的頭領,可是他到處求簽算命,他求到的簽是八三四一,他不明白八三四一的意思,他以為這是他的幸運數字,所以他就把北京的衛戍部隊命名為八三四一部隊。他死後,人們明白了數字的含義,八三四一代表著他的壽命是八十三歲,掌權四十一年。所以人是有命運的,人的命是掌控在神的手中。

楊穎說:「所以天滅中共,這是天意。天為甚麼要滅中共?因為中共是人類歷史上最大的惡魔,它屠殺生靈,殺害了八千萬的中國人。現在,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暴行被揭露出來,這樣的惡魔,天怎麼能允許它存在呢?今天活在世上的人是有福的,因為你們能聽到神的呼喚,可以選擇自己的未來。」

楊穎說:「生活在中國城的女士先生們,我希望在新的一年來臨時,請您記住:天滅中共,三退保平安。請將這個福音傳播給你的朋友、親戚,讓他們也得到未來的幸福。」

建平:中共破壞民族文化和人的基本道德

從事教育工作的建平女士用自己的親身體會講述了她是如何在肉體和精神上受到中共邪靈的迫害的。她表示,文化大革命開始時她才上小學,那時經常半夜被叫到學校的廣場集合,然後被分派到挨家挨戶的查戶口、抄家。在警察和居委會的唆使下,這些小學生就將人們家中的珍貴的古董砸碎,古畫燒掉。對於反抗的就拳打腳踢。這些小學生根本不知道自己犯了多大的罪惡。可是當天亮後,她推開自己家大門的時候,發現家裏一片狼藉,外公坐在地上長吁短嘆。家中傳了幾代的大花瓶被砸碎,裏面開滿桃花的樹枝零落滿地,被砸碎的還有她幼小的心靈。

她的舅舅、宗教事務委員會的主任,在他臨去世前的一個月,他告訴他的妻子兒女說,他去世後不想開追悼會。有一天他走進了教堂,請求基督教會的長老給他洗禮。建平說:「九評發表後,我才認清了共產邪黨的可惡,它們不僅從身體上摧殘我們,還從靈魂上摧殘我們。其實有很多共產黨員,他們早就痛恨中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