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著於常人文化而形成的「漏」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三日】這裏說的「常人文化」不是「黨文化」,是歷史上流傳下來的某些文化。我前些年對歷史文化很看重。雖然明白大法弟子不能執著這些,但以「豐富文化知識並可將其提煉昇華,使它符合大法標準」為藉口,就花了不少時間和精力學記了一些。至於看風水、算卦之事也去接觸,認為真靈。雖然明白大法弟子不能執著這些,但同時認為:老家和新家裏還有好多常人,應該講究這些,於是讓家裏常人去講究。家裏修造看風水非自己出面不可時,也只好出面,但心裏想:對此不能執著,僅僅為了符合常人狀態就行了。為此,親戚同修就多次說我執著,我還辯解說我不執著,「只是幫家人順應常人這層理而已。」

看《解體黨文化》後又明白了,原來農村過年時搭的臨時「天地柵」還真有講究,於是對家人說:「今年我們搞一個像樣的大『天地柵』。」知道傳統過年從臘八開始講究,直到正月十五結束,於是趕緊在臘八前初七理髮焗油。不巧焗油時就感覺頭皮一炸一炸的涼,第二天臘八又遇冷空氣下雪,掃雪時間又長(當然不能只掃自己門前的雪),於是出現了「感冒症狀」。自己立即加強學法煉功發正念。自認為發正念也挺明確:是師父安排的消業就正念承受,不是師父安排的那就發正念清除解體。其間也注重向內找了執著心,認識到自己的思想沒有時時保持在法上。但咳嗽、難受還在不斷的加重,到初十晚上,自己又想起了前些天給親戚同修送《解體黨文化》時,當時特別著重談了傳統過年的講究。同修就說我對這些「老講究」太執著。走時發現摩托車漏了一地油,雖然才加滿了油,以前從沒漏這麼嚴重。回家後想:油漏不就是「有漏」嗎?到底「漏」在哪裏呢?

反覆的找,忽然想起自己做的一個夢(大約有四、五天前吧),夢見自己在一所較大的房子裏,好幾個人在玩小蛇,讓它們賽跑。放跑後不一會發現潔白的牆面被蛇鑽壞了好多處,並且房子裏還有好幾個大搖大擺的大老鼠,而且大老鼠身上都帶著鼓鼓囊囊的霧狀亮團。雖然醒後對此夢感受不深,但也能記清上面情節。現在連起來想:不就是因為自己對看風水、算卦等帶有低靈信息的東西執著而「有漏」,最終導致自身宇宙體系中那些蛇鼠之類的東西,不但能繼續存在且被一些人喜歡,而且還能得到能量搞破壞嗎?

「漏」找到後立即依法歸正、正念清除。認識到大法弟子不能辦這些事,更不能看重和執著這些事了。當晚自己身體立刻感覺大變,不再難受了。

對於《解體黨文化》中的傳統文化內容我覺的只能作為一種了解,夠用即可。不能將其看重,也不能按其說法而認真講究,更不能供奉傳統文化中的佛道神。大法弟子只能敬師敬法!

悟性有限,寫出來是想讓同修引以為戒,也想聽聽同修的見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