消除「只看《轉法輪》,不看新經文」的昔日同修的誤區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七日】我們這個地區有一部份昔日同修只看《轉法輪》,不看新經文,其中有很大一部份是在個人修煉時期比較精進的。據不完全了解,在「七﹒二零」以後,他們在迷茫之中得到了一些手抄稿、印刷稿之類,甚至得到了一篇沒有署名、日期的假「經文」。他們也知道,害怕有假,不知所措,無奈中求師尊點化,隱約中似有「師父」顯現(執著心驅使,怕心作怪,假法身出現),就以此為據,深陷假「經文」不可自拔,有甚者竟跪在師尊法像面前說:「我要看《明慧網》就不是您的弟子!」因為有些影響,導致有部份學法不深的人跟隨其中,有的還嘲笑那些為證實大法而做出巨大付出的大法弟子,因為走不出誤區,被邪惡干擾,有個別身體病業很重還說:「這樣提高的快!」根本不明白甚麼叫證實法。

為幫助這些昔日同修,我們曾多次和其交流,過程如下:我們先到其居住地和她交談(不提師父新近講法及「明慧網」),一起學習師父《精進要旨》中的有關講法,如《法定》:「兩年來學員們在修煉中出現了一些問題,我也一直在觀察著學員的修煉情況,為了及時糾正出現的問題,我經常有目地的寫一些短文(學員們叫經文)指導大家修煉」《取中》:「為了叫大法弟子在修煉中少走彎路,每當出現帶有普遍性或嚴重問題的時候,我就寫一篇東西及時指出,使弟子明白,使大法少受損失。」啟發他們知道師尊一直在看護著弟子,指導我們歸正修煉的路,不同時期不斷有新經文發表,只是你沒有看到。迫害這麼多年,師尊怎能不管我們呢?至於說我們之間,我不說你錯(這時只能這麼說,以免引起爭論),你也不要說我錯,誰按照師父說的做,誰就是對的。幾年來,你們不看師父新經文,不知道師父怎麼說的,怎麼知道自己做的是對是錯的呢?師父在《淺說善》中指出:「就我今天所傳大法也不只是傳給東方人的,同時也要傳給西方人,他們善良的人也應該得度」,可破開「師父去國外不管咱了」的障礙,說明師父不是不管咱了,而是要做更大的事,要救度更多的人,我們不能為了一己之私而對師父有不敬之心。

其次,說明「明慧網」是師父為大法弟子提供的學法交流的一個網站,彌補了在大陸艱難環境下學法交流的空白,是一個共同提高的環境,是師父肯定的網站,我們怎麼能置疑呢?而且師父一直在「明慧網」上發表經文指導我們修煉。是你不看,不想讓師父管,而不是師父不管。讓他有想看的願望,給他一個思考的時間。

接下來把他們約到我們的煉功點,過程中我們一人和其交流,其餘同修發正念配合。看到我們在一起學法,環境很正,其中有一人很受感動:想不到在這麼嚴酷的形勢下,你們還能在一起學法、煉功,有了「要是師父的講法,誰不想看呢」的想法,但受到一起來的人的影響當時沒有接受。

他們走後,我們沒過幾天租了一輛三輪車,邊發正念邊向目地地出發。在路上因干擾(表面上是路上有冰路滑)三輪車側翻,有師父保護沒出大事,但老年司機(常人)身上有幾處擦傷,這時我想:是師父點化不讓去,有危險?還是有別的原因?但很快就想:不能受到干擾,救人要緊!就這樣我們到他家後,有針對性的給他讀了幾篇經文,順便留下了幾本師尊的講法,他總算接受了。

需要說明的是幾次切磋過程中我們沒有埋怨、沒有指責、更沒有居高臨下,接受與否我們都很平和。因為我們深知:要想改變他們,只有大法。因為師尊的慈悲,就有了他後來的同化、回歸、助師正法。在他的影響下,還有幾位學員相繼走回來了。

隨著師父正法速度的迅猛推進,隨著另外空間邪惡的東西越來越少,人們也越來越明白。我總有一念:師父不承認這場迫害,我們也不承認這場迫害,師父想著得法的弟子,得法的弟子就能回到師父身邊!只是通過我們去做一些引導,替師父找回失散的同修。而真正的回歸路,是師父對眾生的慈悲,是法的威力。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