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如何修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六日】幾天前,吃晚飯時我的腰有些疼,躺在床上休息一會兒,卻突然像岔氣似的疼痛難忍。我活動活動,煉了第一套功法,不但沒好,反而繼續加重,整個腰都硬了,躺著也特別痛。我想到我是大法弟子,喊師父救我,可作用不大,這可怎麼辦呢?於是我趕緊向內找,是甚麼心引起的呢?啊,原來我自己承認是開車踩油門過度造成的(這只是表面現象),這一念本來就不符合法,而是符合了常人的想法。應該是大法弟子再累也不會出現岔氣等不好現象,因為大法是神奇的。於是我先清除自己不正念頭,再清除舊勢力、黑手、爛鬼、共產邪靈以及所有安排參與的生命和物質因素,一會兒能半躺著、能跪起來,又過一會兒疼痛消失,晚八點可雙盤發正念了,前後也就十多分鐘就好了。

這件事使我悟到很多法理。魔難出現了,關鍵時不是師父沒管咱,而是當時人的觀念太重。自己的一念正不正、強不強,正念一出即可見效(正念不強則無效或向反面發展)。在過了這一關的同時既還了債又得到了提高,表面上是起負作用的那些生命的迫害,實際上師尊利用此事讓弟子真正得到提高,在師父的法理指導下,將壞事變成好事,這才是正理。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一思一念正不正太重要了。不要怕魔難,只要時時刻刻向內找,自己哪些地方沒符合法、沒同化法,要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永遠向內找,這就是師尊對我們大法弟子的修煉要求標準。

有時我與同修接觸或切磋時,發現許多同修都把做事當成修煉,而實際不知如何修(不是評論同修,而是在自己現有的修煉層次中切磋修煉的實質)。比如「慈悲」是怎麼修出來的,我的理解就是:真正站在別人的角度而不帶自己的任何觀念看問題,就會修出「慈悲」心的。就如師尊說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精進要旨》)。

一位同修有一次騎摩托車摔倒了,他當時腦子也很單純,沒想別的,很自然的脫口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緊接著扶起摩托車,還說沒事、沒事,又發正念默念正法口訣(因是夜晚發生的事,也沒人圍觀)。乍一看這一念沒錯呀,可按正法弟子的標準對照就錯了,結果同修摔骨折了。回家後第一天還有正念,堅持學法(但沒堅持煉功),第二天由於疼痛難忍正念就淡薄了,躺在床上不起來了,愛人(同修)勸說他時他卻說「你飽漢不知餓漢飢」、「你帶我去醫院看看吧」的話。很顯然,他在信師信法上已動搖了,舊勢力就知道他有此弱點就給他設了此難來考驗他,甚至要摧毀其意志,此時師父看著也沒法幫呀。

為啥說同修的第一念錯了呢?因為他的第一念是常人的求大法保護心,而非大法弟子的正念,差就差在這兒。我與該同修切磋後他才明白,他感慨的說:「修了這麼多年了,不明白咋修的,真悔恨自己」。差點毀於一旦。現在他心性逐步提高,已恢復正常煉功,生活、工作都能自理了。這裏說明一個問題,沒有真正實修自己,真正的向內找,修去執著和不好的觀念的同修,表面做的再好,也只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沒做到修煉人在做大法的事。當然,有魔難的出現,是因為魔難來時自己可能會動搖信念,才被邪惡鑽空子迫害。所以,魔難出現了決不能對師對法產生動搖,而要向內找,找找為甚麼會出現魔難,為啥別人就沒事或能過關呢?找來找去,一定是我們自己的問題,而不是師尊和大法的問題。法理都是我們從對師對法的正信正念中悟到的。

比如平時的修煉中,怕熱的心、怕冷的心、怕蚊子叮咬的心你都一一修去過沒有,清淨心你又如何修的?等等。又比如說我們在學法時,師尊講到被汽車掛倒的老太太念很正,說沒事兒,結果真沒事兒這段法時,你是否對照過自己,被汽車撞時你能否放下生死,在惡警惡人迫害時你能否放下生死?怎樣才能放下生死?在師尊講到功能、神通時,你想沒想到關鍵時自己也能用?師尊都教給我們了呀!想到了,做到了才是修啊!「學法得法,比學比修,事事對照,做到是修。」(《洪吟》)用法在不同層次對我們的要求比,與精進的同修比。

這些年來,我都是靠著對師對法的堅定正信正念中走過來的,每遇到問題時,我都用法來對照向內找,悟一悟。師尊在《轉法輪》裏曾講:「誰悟誰得」,比如師父經常講宇宙的結構、天體的洪大,當我在那一層次中悟到了天體的洪大時,也在夢中真實的感受到我就是那麼大的宇宙,而地球只是在我腹中的一個細胞而已。

想寫的太多了,在此僅借明慧一角向在魔難中不能悟道、不能走出難關的同修說一句:多看看精進的同修是怎麼修的、做的,也要多看看明慧網上同修切磋的文章,對自己提高很有好處,這樣才能「比學比修」。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