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著自我才是我的根本執著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六日】

一。終於明白了修煉

我是在97年高中補習時,在語文老師的引導下得法的,現在我想那就是我得法的機緣。其實我成績不差,卻在高三生了一年的病,以至在考試中落榜。我的這位語文老師曾學過不少氣功,當時正在學大法(很遺憾的是在99年時走到反面,多年在外,不知現在如何,借明慧網我真誠盼望他早日回歸大法中來),當時他很喜歡在課堂上給我們講一些關於太極陰陽之類的理。我也喜歡聽,覺的好神奇,後來才知道在校外就有法輪功煉功點,終於一天晚上,我跑到煉功點學了五套功法,並請回了大法書。

沒有真正了解法是甚麼,沒有真正實修。當時很執著於男女之情,常被困擾的甚麼也做不成。覺的大法好也只是因為自己感覺在情中很苦,而且從小小病不斷,而自從學大法後沒吃過藥了。我現在明白當時的我學法的動力就是嚮往沒有苦,想要甚麼有甚麼的大自在,想求得解脫。後來考了一所外省大學,再次陷入男女之情中不能自拔。從根本上講,沒有認識到法是甚麼,我為甚麼要修。這樣很自然的在99年掉隊了。7.20時電視也不看,雖然說不出哪裏不對,但就堅信法是好的,很迷茫不知該如何做。夜深人靜時,我常常想起大法,偶爾上網總抱著一線希望去查大法相關內容,可每次看見的都是誹謗,只很痛苦的在心裏對自己說:「不是的,不是那樣的」,眼淚就下來了,然後就很氣憤的關掉電腦,如此多次。

終於在2004年10月,曾一起學過法的同學給了我老師的新經文,然後我上了明慧網。看著老師的新經文,雖然我還不理解其全部含義,但我看見了師父的浩蕩慈悲,看見了大法蒙受的冤屈,看見了自己掉隊了。邊看邊哭,整整五年啊就這樣被我虛度,就差那麼一點就失去了大法。我終於又可以學法了。

於是我好開心的打印了一份真相想給家人看。沒想到丈夫一眼沒看就將之撕的粉碎,如何解釋都不聽。後面的事像許多同修經歷過的那樣,發動所有的親朋好友向我施壓要我放棄修煉,婆婆也欲扔下幾個月的小孩鬧著要回老家,摔東西,罵我,罵大法,看見我打坐就過來掰下我的腿,將我拉在床上睡覺不讓我起來煉功,鬧離婚等。

我想到師父講過關於婚姻的講法,怕別人誤解大法,任他打,罵,摔東西,就是不肯離。失去大法這麼多年,我心裏很平靜,我就是要大法。就這樣僵持了幾個月,我總是下班後一路講真相發資料,就一顆心,覺的自己落下太多,快講真相,由於學法不夠,在小區多次零星的發資料,一次在小區發放覺醒傳單時被保安舉報,那時學法不深,看了一些明慧網正念正行的文章,心很純,覺的我們修煉沒有錯,反迫害也沒有錯。我堅信師父說的:「靜思幾多執著事 了卻人心惡自敗」(《洪吟(二)》),在勞教所裏每天努力的背能記得的經文,第七天背著背著法突然明白自己太執著時間了,而且發傳單不夠理智。是人心在做大法的事。

半個月後出來才知由於家人及朋友幫助,其實是師父的幫助(出來後聽家人講第七天才找到肯幫忙的人,攔下了已經準備要審判的材料,我就明白師父真的在保護著弟子)破除了惡黨欲勞改我六年的迫害。這一下給本沒有講清真相的家人更大的壓力,更不讓我出去發了,但在家裏煉功環境總算開創出來了。

在兩年的修煉中,除了看明慧網一直我都是一個人修,我常想有個同修可以交流多好啊。師父給我們開創的修煉環境是多麼可貴,同修們一定珍惜啊。在此我想談一談自己去掉求心的歷程,來見證偉大的法的無所不能,法能破一切執著。

二、去掉求心

兩年來丈夫一直不能認同大法,說我自私,說我老做表面功夫,連自己的事都做不好。我每次都不服氣的 「義正詞嚴」的向他證實自己比以前做得有多好,過後搶著做事,那意思是你看我做得多好,要不修大法我才不會做呢?終於有一次他說我丟三落四,神志不清是學大法造成的。原因是我多次將鑰匙忘在門上,出門不帶手機、錢包之類的。這丟三落四的毛病,我十多年都沒去掉,沒想到今天成為證實法的障礙。我的心真的狠狠的被觸動了,我沒有證實到法,卻在給大法抹黑。我好難過,眼淚都出來了,這一次我沒有爭辯,我開始審視自己,想平日裏的我的修煉。

平日裏,丈夫出差或加班我心裏就特別開心,想你不在更好,我可全部時間用於學法煉功了,可結果恰恰相反,拿起書我就睏,要麼看電視,要麼出去找人聊天,整個生活都流於常人之中,過後很後悔,自己不知精進,但下次還犯,如此反覆多次。我想不對啊,為甚麼他在時,我是天天煉功學法一樣不落,他不在我卻如此鬆懈?人家是越修越好,我反而越學,人的心眼越多,我是在為他修嗎?我是在做給他看嗎?只是在想讓他認同大法嗎?只是想要他認同我認可的東西求得他的理解支持嗎?我這是修我自己還是在證實我自己啊?我是在真正的提高自己的心性,提高自己的層次嗎?我這是在修掉執著,在同化真善忍嗎?我有真的變得真誠善良寬容大度嗎?我真的放下了對情的執著嗎?

還有一件事促使我深挖自己的執著。有那麼幾天晚上,丈夫總讓我給他讀專業書,非讓念不可,於是心有不甘的放下正在學的大法書去念他要讀的書,可沒讀兩段他就開始東拉西扯,很快十二點發正念時間到了,又沒學成大法,連續幾個晚上都是如此。我想我一定有執著,師父不是在《轉法輪》〈煉功招魔〉一節中要我們遇到干擾找自己嗎?可就是找不到。

一天晚上,同樣的事發生後,表面上我還儘量的平和,可心裏已到了忍無可忍的地步,心中充滿了怨。我快步走出臥室,想釋放一下自己那顆馬上就要炸了的心。這時我突然意識到:我有沒有想過家人的感受,一味的在敷衍。我在為得到別人的認同而做,我在用表面的做事敷衍家人,對他們我一直在敷衍而不是真心為他們好而做。我由執著常人的東西轉為執著大法中獲得我認為的幸福,執著於維護大法修煉這種形式而不真正維護真善忍大法實質。維護我所執著的認為好的東西。怪不得我沒有別人學了大法了悟真機後的超然,怪不得我表面寬容不跟人計較心裏卻總覺的不甘,怪不得我為別人做了一點事生怕別人不知道急於顯示自己,怪不得每次想做給別人看時總會出一些亂子,因為我是在執著證實自己,因為我的心有漏。

我的維護大法是像維護常人執著一樣的在維護大法,用人的方法維護最本質的利益-幸福不讓人傷害,出發點還在「我」上,我一直在求,執著於自我的得失,並沒有真正站在法的基點上想問題,沒有站在為他的立場。

一直以來,我一直在用大法掩藏自己的執著,想利用大法的被認同,來證明自己沒有錯,從而求得對自我的認同。我明白了我為甚麼總是人云亦云的重複著同修講真相的話,而感受不到內心堅信大法的那種坦然;為甚麼我學了大法卻這麼患得患失;為甚麼我會對家人心懷怨恨,為甚麼我不能感動家人,因為我一直在鄙視常人,覺的自己學了大法是多麼的超凡脫俗;一直在沾沾自喜自己有緣得到大法將會有最好的未來,而不是對照大法修去自己的執著,不是心懷眾生。我好羞愧,覺的對不起師父,帶著這麼骯髒的心這麼久。如果沒有大法,永遠我都認識不到自己如此的淺薄。那個維護能帶給我幸福的大法的對自我利益的執著才是我最大的執著。

現在我終於明白無論名、利、情也好,求心也好,這些心都是因為來自己那個所謂的自我,想要證實自己的心才是所有這些心的根。這種證實自己,不只體現在顯示自己的在名利情中得到的好處,甚至於做的不好的事都生怕別人不知。想要向別人證實自己的存在,證實自己在起作用,證明自己比別人優越。要證實自己的私心是後天產生的,真正的自我才是純真的。修煉人內心的無求自在,不是建立在別人眼中的自我陶醉。是建立在為他的基礎上的,不是自我的基礎上的。只有證實了大法,證實真善忍才是真正的證實自己。

謝謝偉大的師尊慈悲點悟讓我找到根本執著,真正認識自我。弟子一定會在大法中再精進,不負師恩。謝謝明慧給我這樣一個機會證實大法的機會,謝謝同修一直以來交流中給予的幫助。讓我們拿起筆,寫下我們在大法中的點點滴滴的感悟,因為這是圓容大法,幫助同修不可少的一部份。明慧是我們所有大法弟子應共同維護的環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