丹麥第二大城擬終止哈爾濱友好關係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五日】最近,丹麥第二大城市奧胡斯市正在考慮與中國黑龍江省會哈爾濱終止友好關係。此項議題的起因是奧胡斯市發現哈爾濱的人權迫害犯罪記錄極差,是迫害法輪功學員、包括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罪行最嚴重地區。此事在丹麥引起了極大反響,兩個城關係的前景成為當地民眾的熱點話題。

胡斯市所在的日德蘭半島地區的所有媒體,廣泛、詳盡、密集地報導了發生在中國的人權迫害。總部坐落在奧胡斯市的丹麥最大報紙,《日德蘭郵報》以及當地各電視台、廣播電台、地方報紙發表了幾十篇長篇報導與評論,介紹了發生在中國以及哈爾濱的嚴重人權迫害與活體摘取器官罪行。綜合摘要如下:

歷史重演:凍結與哈爾濱的友好城市關係

二月九日,《日德蘭郵報》發表了由約那斯•維德和馬丁•約翰森(JONAS HVID,MARTIN JOHANSEN)署名的,題目為《不穩定的友好城市關係》一文。寫道,自從八九年天安門事件發生以來,奧胡斯市就凍結了她與中國的友好城市關係。奧胡斯市長尼古拉•瓦門(Nicolai Wammen)說,如果目前關於對中國踐踏人權的討論,以凍結奧胡斯與哈爾濱友好城市關係為結果,這只是歷史的重演。早在一九八九年天安門發生了屠殺學生事件後,奧胡斯就停止了她與哈爾濱的友好城市關係。直到一九九三至一九九四年,在丹麥外交部的提議下,兩市間的關係才恢復正常。

早在一九八三年,由當時的外交部長烏弗•艾爾曼•延森(Uffe Ellemann Jensen)提議,奧胡斯於一九八四年五月二日同中國的哈爾濱建立友好城市關係。從那以後,兩個城市之間有過幾次雙邊訪問。最近的一次是在今年一月份,主管文化的市議員弗萊明•克努森(Flemming Knudsen)在其他人員的陪同下,參加了一月二十三日在哈爾濱舉辦的冰雕節。

但是,就在同一天,一月二十三日,非政府人權組織「中國人權網絡」致信奧胡斯市長,根據該組織所掌握的情況,提請市長對哈爾濱市侵犯人權問題的關注。該信是由克里斯多夫•布瑞克訥(Christoffer Brekne)署名,他本人也是丹麥法輪功協會奧胡斯分會的聯繫人。

該信根據各人權組織有關的報告以及證人證詞指出,在哈爾濱勞改所被關押的法輪功修煉者的準確人數和他們遭受著的酷刑,以及發生在那裏的器官被盜取的事實。

無法接受迫害善良民眾

根據「中國人權網絡」提供的證人證詞,發生在哈爾濱的眾多暴行尤為殘酷。這些證人證詞表明虐殺、強姦、電刑、被灌食糞便以及其他眾多酷刑被用來折磨和殺害法輪功修煉者,這是在給市長的信中寫到的。「中國人權網絡」同時也致信許多市政委員會的政治家們。此事引起了市政府的左翼政治家、丹麥執政黨,自由黨的關注,他們要求市長進行深入調查以證明這些嚴重的指控是否屬實。

左翼政治發言人本亞明•斯姆斯克(Bunyamin Simsek,)說,我們必須與了解此事多一些的政府當局和組織聯繫,如果他們從某種程度上能夠確認信中提到的那些暴行,那我們就不得不就此事作出反應。本亞明•斯姆斯克希望奧胡斯市長向哈爾濱表明奧胡斯政府對中國人權的立場。本亞明•斯姆斯克強調,左翼黨派無法接受對和平善良的民眾以及組織的迫害。

《日德蘭郵報》奧胡斯版於二月十日刊登了約那斯•維德和隆娜•蒂本黛爾(JONAS HVID,LONE DYBDAL)的文章。題目是《友好城市,政治家們要求就調查出的酷刑做出辯解》。

奧胡斯市政府成員們對友好城市哈爾濱出現酷刑的指控震驚,特別是對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件如果是屬實的指控,奧胡斯應做出多強烈的反應,有不同的觀點。

一些政治家認為,無論在任何程度上指控如果是確實的話,奧胡斯必須馬上斷絕與哈爾濱的關係。而另一種主張是,首先對中共當局施加正確的影響。

激進黨的拉賓•阿紮德•阿曼德(Rabih Azad Ahmad)說:「如果你的朋友的操守不當,那麼你不可能只是說:「我再也不和你講話了。」一個真正的朋友首先需要設法影響對方表現適當。同樣地,我們在與一個城市建立了友好關係時,也這樣做。」他說:「當然我們需要對指控做出反應。我們必須調查此事,我們必須與中國當局聯繫。如果指控是真實的話,我們必須指出,我們無法接受此事。如果他們仍然一意孤行,我們必須凍結與他們的關係。」

左翼黨派政治發言人本亞明•斯姆斯克強調說,他的黨派主張與哈爾濱進行對話。他在二月八日要求市長尼古拉•瓦門調查此案時說,「如果此事屬實,經過對話溝通後,對方仍然不願改正,那我們必須說,我們不願意與一個不是以基本人權為生活標準的城市結為友好城市。我們可以提出一些要求,我們期望怎樣的合作關係,把我們的價值觀表達得更清楚。」

市長向外交部提出調查要求

市長尼古拉•瓦門就此事已經向外交部提出調查的要求,同時他與他的幕僚,主管文化的市議員弗萊明•克努森進行了討論。後者剛剛代表奧胡斯,訪問過哈爾濱。

弗萊明•克努森說:「這是非常嚴重的指控。如果是真實的,那麼肯定的,我再也不會去哈爾濱了。如果表明他們踐踏人權,那麼我們就必須停止與他們的關係。我們不希望和踐踏人權的城市結為友好城市。」

保守黨派馬克•裴爾拉•克里斯欣(Marc Perera Christensen)認為此事非常令人擔憂。

「哪怕這項指控是謠傳,只有一點點真實的,我們都值得討論是否應該與之結成友好城市。如果在哈爾濱發生那樣的事,就不應該與之結成友好城市。否則,我們怎樣能夠面對我們的市民們,和從獨裁暴政下逃亡出來、在奧胡斯安身的中國人,為我們自己作出合理的辯護?」她鼓勵市政府把問題拿到桌面上來,取得事實真相。

她說:「我們應該與專門觀察中國的組織,例如大赦國際,紅十字會及關注酷刑,人權等事宜的國際援助組織。如果問題存在的話,那麼我們可能需要考慮我們的關係有所改變,例如,不再與哈爾濱結為友好城市,但是,我們仍對之給予特別關注。」

準備凍結友好城市關係

涉及有關中國的議題,丹麥人民黨的尼爾斯•布拉馬(Niels Brammer)表示,他對指控不感到吃驚。他已經做好了準備,一旦外交部能夠確認指控的條件,就擱置友好城市的關係。「如果事情屬實,那麼我會非常快地得出結論,我們兩市之間不應有此關係。」

同時,主管老年人的市議員道特•勞斯森(Dorthe Laustsen)也已準備好凍結兩市之間的友好關係。她說:「非常重要的是,奧胡斯不應把自己的名字與這樣的城市聯繫起來,如果迫害是事實的話。我不認為我們應該支持這樣的事情。因此結果就是,我們斷絕這樣的關係。」

加拿大獨立調查報告引人關注

同一天,《日德蘭郵報》奧胡斯版刊登了題為《確認中國法輪功學員遭迫害證據的困難性》的文章。

文章寫道:一位前加拿大外交部亞太司長和一位人權律師的關於中國摘取器官和殺害人的報告,作出了令人矚目的斷言。目前為止,這項對中共當局的指控,國外媒體仍然沒有得到證實。

從法輪功學員身上盜取心臟、腎和其他的器官,在中共政權下所導致的所謂的活體摘取罪行,在醫院裏,特別是大批的這個精神運動的修煉者的器官被出售,此事被人們發現。來自前加拿大外交部亞太司長的大衛•喬高和人權律師大衛•邁塔斯的一份廣泛傳播的報告,得出了這樣的結論。

前加拿大外交部亞太司長大衛•喬高以及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的報告得出了極其令人震驚的結論,其結論為:

「基於我們的深入調查,我們得出了令人非常遺憾的結論,即指控是真實的。我們相信,從法輪功修煉者身上大規模的強行摘取器官的行為一直存在,而且現在仍然繼續著。」

「我們得出的結論是,中共政權以及其分布在全國許多地區的機構,尤其是醫院,還有拘留所和‘人民’法院,自從一九九九年以來,已經把大量但具體數字不詳的法輪功良心犯處死。他們的重要器官,包括心臟、腎臟、肝臟和眼角膜,幾乎同時都被強行摘取然後被高價出售,有時被賣給外國人,這些外國人在他們自己的國家通常需要等候很久才能得到自願捐贈的器官。「

「我們無法估計受害者中有多少人是在法院依照合法法律程序被判有罪,無論重罪還是輕罪的。因為無論是中國人還是外國人顯然都得不到這些資料。在我們看來,一個屬於和平的民間組織的人們,只是因為該組織在去年前被江××認為對中共統治構成了威脅而被定為非法,就被醫生們摘取了器官而喪生。」

「我們並不是從任何單一的證據中得出這個結論,而是將我們所有認為有價值的證據結合在一起而得出來的。這些證據的每一部份本身都是可以查證的,而且大多是的案例的是無可辯駁的。這些案例綜合在一起,就給出了一個罪大惡極的局面。正是這些證據的組合使我們對指控的真實性深信不疑。」

上週,此報告被再次補充和加強。而中國背景的海外媒體卻精心地掩蓋了喬高和麥塔斯的報告。

哈爾濱原住民投書市政府

一位出生在哈爾濱、幾代人在中國遭受迫害的流亡者楊光先生,在得知奧胡斯與哈爾濱結為友好城市後,投書市政府。他描述了自己、家人以及周圍鄰居、朋友等許多人被迫害得家破人亡、妻離子散的悲慘遭遇的事實。他還通過自己的私人關係,了解到在哈爾濱大量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行的確存在,並仍然在發生著。(楊光先生信全文將另發)他在信中說:「中共是土匪,流氓政權,幹盡了傷天害理的事情,中共並不代表十三億中國人民,中國人民為了擺脫中共的集權暴政,付出了極大的痛苦代價。中共幾十年來給中國人民帶來了深重的災難,如果自由、民主、講人權的西方國家還千方百計的遷就,包庇中共這個土匪流氓政權,那將給世界各國人民帶來同樣的災難。」「中國古人云,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丹麥是個自由民主的國家,為甚麼要和一個土匪、流氓集團做朋友呢?」「為了丹麥人民的福祉,為了丹麥女王頭上的光環,為了不傷害中共奴役下的十三億中國勞苦大眾,還請丹麥政府三思。」

奧胡斯與中日德蘭地區政府成員凱特•儒格(Kate Runge)在給楊光先生的回信中寫道:「我們現在得到了關於哈爾濱的很多信息。我們不願與這樣的城市做朋友。友誼只包括真正的朋友之間。我希望我們的市長根據這些信息,能夠得出正確的結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