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倫理觀念上歸正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五日】在明慧網站上經常可以看到有關傳統文化故事等方面的文章,我悟到,這些是大法在人這一層理的體現,做人的倫理道德都要在正法中歸正。大法弟子不脫離常人社會修煉,大多數人都有一個家庭環境,在家庭環境中如何做正,不僅是現在救度家裏眾生的關鍵,也是在這方面要留給未來的重要參照。一直以來我在網上看到同修的修煉體會文章和身邊同修過家庭矛盾關時發現一個問題,今天將自己的一點想法寫出來與同修交流一下。

我看到的是同修在過家庭矛盾關時,有很多原因是自己的後天倫理觀念的不正確而使矛盾產生、拖延、反覆或複雜化的。

我舉例說明一下我的看法,舉這個「孝」字為例。「百善孝為先」這話誰都知道,但具體怎麼做才算是孝呢?我記的孔子回答他的弟子如何做才算是孝敬父母時,說(大意):父母如果有過錯,做兒女的當態度和婉的勸說,不管父母接不接受,都要一如既往的孝敬他們;能夠供奉父母飲食、贍養父母,並不算孝敬,最難的是「色難」,也就是不要給父母臉色看。這是孔聖人給人立下的做人子的規矩了。

再列舉一點古人在孝道方面的一些講究。漢字中有一個詞彙來形容老年人:「耄耋」(音:茂蝶),古人稱八十歲以上的人為「耋」。「人到七十古來稀」,所以七十歲以上的人又稱「古稀之年」。「耋」字,在古書上其實是有具體解釋的,乃「指」也,手指。是說,人到了七八十歲的年紀了,就是耄耋之年了,可以不用做事了,要做甚麼,用手指指點著叫兒孫和年輕人去幹就行了。漢字的內涵何其深也,僅這一個字,將有關孝行的規矩,老年人應享有的權利和兒孫們應盡的本份全包含在裏面了。

在漢代,老人到了古稀之年,官府會發給一隻玉手杖,玉上雕有布谷鳥,古人稱布谷鳥為不噎鳥,祝福老人飲食不噎,也是囑咐兒女為老人做粥等可口飯食。

自古中國的各朝各代,從上到下,由天子到庶民,遵循儒家思想,倡導孝行天下,因人若是孝,則也必會忠。清朝的聖祖康熙皇帝曾擺下「千叟宴」,宴請一千位耄耋之年的老人,倡導尊敬老人,孝行天下,那是何等的盛況,真可謂一段盛世佳話。

那麼人若反其道而行,那就是不孝,而作為一個人來講,若被人說為不孝,那就是沒有了做人安身立命的資本了。說白了,在天上的神和地上的人那裏,其已不算作人了,那要不快點悔改,百年後是不會再轉生為人了。所以作為一個人來講,如果被人指為不孝,從做人的尊嚴來講,是最恥辱的;從做人的結局來講,是很可怕的。但在現代的《現代漢語詞典》裏,「耋」字已查不到古代的字義了,只是註釋為:「七八十歲的年紀,泛指老年:耄耋之年。」窺此一字就可見惡黨對傳統文化倫理道德的破壞。

再說這個「倫」字,我的理解是,正體的「倫」字右邊人字的下面象形為「一冊」。冊,書也。書中當然內含規矩了,表示在做人的這個「倫」理上,書中是有說法和規矩的,不是沒有說法而可以隨意而為的。古人云:「沒有規矩,不成方圓」。這「方圓」,天地也。古人看地為方,看天為圓,故此稱天地為「方圓」。而此語中將這倫理規矩視與天地等同視之,可見古人看倫理規矩之大、之重了。從另外一個象形的角度看,人字下面的字又像一個「柵欄」。「柵欄」,攔也,不可逾越。表示在做人的「倫」理上,有著不可逾越的規矩,是有「柵欄」擋著的。人若隨便翻越「柵欄」,那就會惹來麻煩甚至闖下禍來。

惡黨在破壞傳統文化,破「四舊」時,曾高喊的一句口號是:「封建禮教壓死人」。禮教,就是以孔子為代表的儒家思想,給處於天地之間的人立下的做人的規矩,「倫理綱常」這是千百年來中華正統的道德觀念和傳統的思想文化的基石和源泉。惡黨誣蔑其「壓死人」,就是不想叫人規矩在做人的範圍裏,要不受任何約束。先從文字上,將「人倫」的那個「一冊」、那個「柵欄」用匕首割掉,變成了「倫」,接著將其書籍、文物、古物等在中華大地上燒掉,毀掉,在人的思想中挖掉,讓人無法無天,隨心所欲。忠孝節義都不講了,其實是把人變成了鬼和獸。人沒有任何做人的規矩和約束了,真的就自由了嗎?恰恰相反,人在無知中造下的重重罪業,如繩索般將自己層層捆綁,談何自由?活著,在各種病業和災難中掙扎;死後,又將被深重的罪業拖入地獄和惡道之中。不懂禮教規矩的這個人,在神的眼裏已不再被承認是人了,到如今,人的那變異的思想和做人的標準已經在地獄以下了。

回首過去,中華大地,在惡黨竊國前,「儒釋道」三教千百年來雖歷經風雨滄桑,卻從未被湮沒,在人類的文明史上一直放射著璀璨的光輝。在中華文明的進程中,是孔子先來給人奠定了做人的禮教後,到了漢代,佛陀入了皇帝的夢中,皇帝醒來後,派人將佛教請入中土。也就是在中土大地,廣大的民眾是先懂得了做人的規矩後,再向高於人的層次修行的。

《神仙傳》中所載,呂洞賓曾問其師父漢鐘離,自師父成道一千一百歲有零緣何只度得弟子一人?只是俺道門中不肯慈悲,度脫眾生?他的師父聽了呵呵大笑,說徒兒啊,你不知這世上的人哪,不孝者多,不義者廣,這不仁不義之人如何做得神仙?呂洞賓不信,對他的師父誇下海口,要去雲游走一趟,度他三千人回來。他師父呵呵大笑著應允了他,其結果自然不用說了,我們都知道他的那句名言了:「寧可度動物也不度人」。他空手而歸的跪在了他師父的面前。自古任何一個修煉的法門,不孝不義之人都修不成圓滿的,而道家的法門,更是連門都不讓進。

如今大法慈悲,師尊佛恩浩蕩,親自來度這已迷失了很深的眾生,棄其表面,只見人心。在功的演化上,是從微觀到表面的給我們改變著身體,現在真的是已改變到表面了。儒家思想是大法中最表面的一層法理,也都要在大法中歸正。現在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畫展、美展、街上巡遊、花車、天國樂團的展示和表演、轟轟烈烈的新唐人聖誕晚會、新年晚會的推出和上演,無不展現著人類最正統、傳統的道德、文化的博大精深。這除了是用文藝、文化的形式救度眾生,也是在歸正人的最表面的一層法理,為未來人奠定基礎和留下人這一層方方面面的參照。師父讓我們做的一切都不僅僅是表面的一個或幾個目地,意義重大,而我現在卻只悟到很少的一點。

正法大戲的上演,五千年波瀾壯闊、燦爛輝煌;大法弟子的新年晚會仙樂飄飄、異彩繽紛。大法弟子所做的一切,大到驚天動地,小到潤物無聲。說到潤物無聲,我所指的是身處常人社會、家庭環境中的大法弟子,在看似平凡和細微之中的正念正行,救度眾生。大戲在上演,舞台的戲在上演,大法弟子在常人社會、生活環境中的戲也一直在上演,天上的神都在不眨眼的看著吶。回過頭來具體說說此文標題:「在倫理觀念上歸正」的一點想法。

就說在家庭中,老人給兒女看孩子這件事吧,當我們提到天倫之樂時,常常想到的是兒孫環繞在老人膝下的溫馨畫面。在很多家庭中,孫兒往往是由老人帶大的。但在古人那裏,兒女將孩子放到老人那裏看護,是為了讓老人開心的,而不是讓老人受累的,因為老人喜歡孩子,看到孫兒會很開心。而養育子女卻是父母的責任,而不是祖父母的責任,前面已講過「耋」字的意思了。所以當父母的除了時時教育孩子不要淘氣累到老人,還要時時關注,看到老人累了,就趕快將孩子抱走,讓老人休息。過去女人就是在家做家務的,有錢的人家會雇人為孩子幹出力的活,沒錢的人家,有時女人也要下地幹活時,孩子就交給老人帶了,但卻懂得其中的道理,這是老人在額外的幫助自己,對老人更會多一份孝心和感恩,那麼對老人的體貼和關心,在精神上會讓老人備感欣慰。這樣的社會就描繪起了一幅幅天倫和睦的美好畫卷。

而現在的人不是這樣了,兒女讓老人為自己帶孩子是「天經地義」的事,不給帶,有的就給老人臉色看,因他也不明白孔子講的給老人臉色看是不孝,可能都沒聽說過。有托兒所也不去,怕孩子受委屈,哪有交給自家老人放心?根本不懂古人所講究的孝道,卻只看了表面:這一輩輩的不都是小時在老人身邊長大的嗎?卻不知背後的倫理內涵。作為現在的老人,很多也不明白,因為他們年輕少時,已經是生活在惡黨暴亂的動盪中了,我曾在街上聽到兩個老太太聊天,一位大聲的說:不想天天帶孫子,太累了,可是沒辦法,人家都給帶,我不帶覺的對不起兒女。我聽了,感到很悲哀,覺的那個老人很可憐,忙活了一輩子還是「對不起兒女」。做人的倫理被破壞了,人真的都不知道自己該怎麼活,甚麼是對是錯了。

這並不是個別現象,在大法弟子的家庭矛盾中,也反映出這些問題。在網上、在身邊我也看到這樣的例子。有的老年同修給兒女帶孩子,累的疲憊不堪,將自己來到這裏真正的使命都放到後面去了;有的給兒子帶孩子出力不討好,被媳婦回來翻白眼,自己心裏難受,還要再提高心性,過這心性關;有的為帶孩子跟老人鬧矛盾;有的在外面彬彬有禮,講善講忍,可回到家裏,在自己的家人面前就不講了,不高興了對家人使性子都習以為常;有的跟自己的父母頂嘴,覺的沒甚麼,反正父母不會生氣;有的同修家(可能是不修煉)的孩子,在接人待物上,連最基本的禮貌都沒有。

其實同修在其他很多方面修的都挺好,我覺的就是在做人問題上,由於共產惡黨剝奪了我們承繼傳統文化教育的機會,我們思想中許多關於做人的倫理觀念上有了問題。就像《轉法輪》中講的:「真正的演化過程在另外空間,極為複雜玄妙,差了一點也不行,就像精密儀器你把其它零件加上一個馬上就壞了。」那些惡黨給人灌輸的反倫理的變異觀念就是那思想中該清除的敗壞的「零件」,可能它一被清除,馬上就好。

在搜索那些觀念和想到它的形成時,讓我想起了一個小笑話:一個紳士每次路過街角,都會給一個天天站在那裏乞討的乞丐一元錢,天長日久,乞丐已習以為常了。一次紳士身上沒帶錢,就對那個乞丐客氣的說:抱歉,今天我身上沒帶錢。那個乞丐回答說:沒關係,你記的下次給我兩塊錢好了。看起來挺可笑,乞丐已經認為紳士是欠了他的了。常人的很多後天觀念何嘗不是這樣產生的呢?當我們歸正了自己,用神承認的倫理標準回頭再看那些常人的觀念,看到它的產生,可能會覺的那些觀念很荒唐。

大法弟子在常人中要做個好人,怎樣才算做好人?是被變異的觀念所承認的那種好人嗎?作為一個老年同修,為兒女當牛做馬,忍受兒女的白眼就是在做好人和提高心性了嗎?我的想法是,大法在歸正一切,大法弟子除了應在法中歸正自身,也應從自己身邊做好,正一切不正的。「養不教,父之過」,自己的兒女在做人方面連倫理規矩都不明白,不懂孝道,造業一生,自己作為父母豈無過?以前由於惡黨的破壞,不明白,也就罷了,如今得了大法,還那麼糊塗下去,就是不該了。不是大法弟子不應給兒女帶孩子,也不是只在兒女的白眼中提高心性,而是應從新教育子女懂得孝道,懂得作為老人應享有的權利和做兒女應盡的責任。

這裏只舉了「孝」字的例子,其實在夫妻之間,家庭成員之間發生的矛盾,我想很多都是衝大法弟子不正的後天倫理觀念來的。也就是說,有的人在家庭矛盾中,用自己的後天觀念來衡量對錯,有的本來是做著自己的份內事,但卻跟普遍滑下來的常人比,覺的心裏不平衡,還要提高心性找平衡。其實是自己的倫理觀念錯了,應在矛盾中找到並挖去自己那些不正的倫理觀念,規正自己,而不是在承認常人那普遍敗壞的倫理觀念中提高心性來「原諒」別人,如果是那樣,無論你怎麼提高心性,而你不正的倫理觀念還在,那麼從外表看起來你都與常人沒甚麼太大的不同,在家庭中還是混同於常人,心性上根本就達不到「純正」的標準。有的已知道不對,又執著起面子來,缺乏認錯的勇氣。

我想提醒同修的是,惡黨邪靈在很大的空間範圍內,布下了一個反天理、反人倫的邪惡之場,在這片黑暗天空的籠罩下,特別是中華大地,曾經是一派前所未有的君不君,臣不臣,父不父,子不子,祖孫顛倒,陰陽反背,乾坤倒運的錯亂景象。現在大法已正到最表面,在銷毀這些敗壞的東西,這些東西在做最後的掙扎。自己的思想中若有不正的後天觀念符合了它,它就會瘋狂的加強迫害,為它的存在找理由。所以,也許看起來是不大的家庭矛盾,卻可能反反復復,沒完沒了,甚至複雜化。其實是垂死掙扎的魔在鑽我們不正的思想觀念的空子。我們只有在法中清醒,正念解體自己思想中的那些不正的東西,才能同時解體三界空間中的這個敗物之場,解體常人思想中的不正觀念,滅盡邪惡,救度眾生。

一點體會,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