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法而生、為法而存

與至今還沒能走出來的大陸同修交流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二十日】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邪惡迫害法輪功至今,已是第八個年頭了。八年來,在國內外大法弟子共同的艱辛努力下,經過不斷的講真相、揭露邪惡、救度眾生,已使越來越多的世人了解了這場迫害的真相,認清了中共邪靈的邪惡本質。在這過程中,隨著正法洪勢的不斷推進,邪惡的數量已被銷毀的少之又少而且也越來越沒有力量和市場了。同時,在這個過程中也使越來越多的世人因此得到了救度。如今,國際國內的正法形勢與一九九九年七•二○相比,已不能同日而語、相提並論了。回想這段正法歷程,不但驚心動魄,而且來之不易。

雖然各個空間層次的邪惡因素已被銷毀的少之又少,而且表現在人這,邪惡也越來越沒有力量和市場了,同時也標誌著法正人間的即將到來與正法這件事情的徹底結束。但是,事情卻並不樂觀。大家知道,慈悲偉大的師尊要是將全宇宙的生命都救下來。然而,舊的邪惡勢力卻偏偏要阻礙正法和淘汰一批生命。表現在人這,尤其自一九九九年七•二○以來,被中共的邪惡宣傳欺騙矇蔽的世人,至今仍有許多人不但認不清真相和形勢的嚴重性、緊迫性,更不知自身所面臨的即將被銷毀和淘汰的危險。而這些人中,又有許多是從宇宙高層冒死為法而來的,只是在生生世世的輪迴轉生中已迷失在常人之中。更為可怕的是,目前已成為中共邪惡欺騙宣傳的犧牲品和中毒最深的人。這種人雖然全世界都有,但主體與大部份是在中國大陸。而且,這些受邪惡欺騙矇蔽最深且急需救度的世人,不是一個二個,而是一個龐大的群體、數以億計啊!

此時,這數以億計急需救度的龐大群體,能否留存的唯一希望就是我們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尤其身在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責任更大、擔子更重。在這種情況下,反觀我們自己,雖然有許多大法弟子做得非常好,但也有一部份人沒有做好,甚至有的人至今都沒能走出來。這與我們史前的洪誓大願和歷史賦予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重大責任、離師尊對我們的要求相差太遠了!這種狀況,不但師父著急,而且海內外全體大法弟子也非常著急。我們每個大法弟子都清楚的知道,在我們沒有得法之前,我們也是永生永世都不可能還清所造業力、和即將被淘汰的十惡不赦的人類社會的一員。師父在早期也曾講過:「天上的大覺者們,佛也好,道也好,神也好,他們已經不把今天的人當人看了。」(《法輪佛法(在悉尼講法)》)是慈悲偉大的師父親手從地獄裏把我們一個一個撈出來的。不僅親自傳給了我們這宇宙的根本大法,而且為了使我們能夠修煉,師父為我們每一個大法弟子承擔並消去了大部份由我們生生世世自己做壞事所造的本應我們自己承擔和償還的業力。不僅如此,還為我們每一個人清理了身體,消去了病業。而且下上無比珍貴的法輪和能使我們修煉的機制和氣機等等。同時還有師父的法身保護,時時為我們演化功和我們修煉與我們以後所需的一切東西,並為我們安排了無比美好的未來等等。因此,在這宇宙的末劫時期,我們不但得了大法而且能夠成為由慈悲偉大的師尊和大法親自救度的生命,是多麼的無比幸運和榮耀啊!對此,我們做的又如何呢?真的對得起師尊和大法的慈悲救度和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嗎?!真的做到問心無愧了嗎?!

回想師父傳法、正法以來,面對有史以來最為邪惡、殘酷的迫害,在師父和大法最需要我們的時候,我們這些在大法中受益的人,一些人的確做的不好,甚至到現在還有沒走出來的,天地良心對得起誰呢?!大家都知道,在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前,中國大陸當時的確有一億多的大法受益人。在一九九九年的四•二五事件中,如果當時有十分之一的大法受益人,也就是一千萬人能站出來證實法,也許就不會出現一九九九年的七•二○,如果當時一億多的大法受益人都能夠站出來證實法那又會怎樣呢?再如果,一九九九年的七•二○後,也有十分之一的大法受益人,一千萬人能及時的站出來維護法、講真相、證實法,這場迫害的過程與損失也不至於如此邪惡、殘酷和如此持久。其受邪惡欺騙、矇蔽、利用的世人也不至於如此眾多和中毒如此至深。而如果一億多的大法受益人都能站出來維護法、講真相、證實法,那這場邪惡的迫害也早就結束了。也許,一些人可能認為沒有經歷過這史無前例的邪惡迫害,需要一個悟的過程,或者說在這如此突如其來的邪惡面前,需要一個反應、認識和反省的時間,但幾年過來,有些人還是沒做好甚至至今還沒有走出來。現如今,距一九九九年的七•二○已是第八個年頭了,在國際國內環境大大好於一九九九年的七•二○而且已不能同日而語、相提並論的今天,更為緊迫的是在宇宙正法隨時都可能結束、法正人間隨時可能到來的最後時刻,一些人仍然沒做好、仍然還沒有走出來。

經過以上所說的這些讓我們走出來維護法、證實法、救度眾生走向神的一次次機會,有些人不但一次錯過、兩次錯過,而且一而再再而三的錯過。不但違背了自己史前救度眾生的洪誓大願,而且,本應得到救度的無數生命,也可能因為我們的沒做好而失去得救的機會,從而失去未來、徹底銷毀。我們從師父的講法中已清楚的了解到;目前的世人,每一個都不是簡簡單單的,許多都是宇宙中不同空間層次的主或王。在這宇宙史無前例的正法與眾生選擇未來的關鍵時期,人世間的每一個世人的被淘汰銷毀,也同樣不是簡簡單單的。不但牽扯到他(她)自己天國世界的無數生命將要被毀滅,而且與他(她)的天國世界相對應、有連帶的更為龐大的宇宙天體、無盡眾生也將因此同時銷毀、永遠的不存在了。因此,如果因為我們的一而再再而三的做不好而沒有履行歷史賦予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救度眾生的重大責任,而使這數以億計的世人失去了這唯一的希望與機緣而得不到救度,那後果不但不堪設想而且非常可怕。這嚴重的損失和後果不能不說是我們大法弟子尤其是那些做的不好甚至至今都沒有走出來的大法弟子應負的責任。這不僅僅是負責的問題,而且是有罪的。因為師父在多次的講法中曾明確指出:我們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已成為世人得救的唯一希望。

以上所說還只是我們這些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在這期間沒做好或至今沒能走出來所造成的嚴重後果與損失的其中的一個方面。另一方面,在這關鍵的歷史時期,在這對所有眾生來講稍縱即逝的唯一的一次機緣,如果因為我們的沒做好甚至至今都沒能走出來,不但我們自己的史前洪誓大願不能兌現,辜負了歷史賦予我們維護法、救度眾生的重大責任,而且我們自身也很可能根本談不上圓滿甚至也談不上自身的被救度。就是說也很有可能連自己的未來都談不上。就這麼嚴重!嚴肅!

自一九九九年的七•二○以來,邪惡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迫害的確史無前例、邪惡至極。在中國大陸發生的這場迫害,身在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所承受的肯定要多一些。關於這一點,全世界的大法弟子不但非常清楚,而且也非常著急。多年來,為了揭露邪惡、制止迫害、救度眾生,同時也為了儘量減輕大陸大法弟子的壓力,全世界、中國大陸以外的大法弟子,一直在不顧一切的、夜以繼日的、甚至拋家捨業,利用和不放過各種機會與方式,風雨無阻的講真相、揭露邪惡、制止迫害、救度眾生。要知道,八年來他們是在沒有任何外來資金等援助的情況下,只是靠節省自己的生活所用,克服著來自社會、工作、家庭、經濟、自身等各方面的壓力和困難以及中共邪惡集團遍布海外的各種威脅、恐嚇、迫害甚至冒著生命危險一直在艱辛的做著這一切。為助師世間行、為正法、為揭露邪惡制止迫害救度眾生、也為了減輕大陸大法弟子的壓力,他(她)們付出了他們所能付出的一切!相比之下,那些做的不好或至今還沒能走出來行使大法弟子責任的人,真應好好反省自己向內找、挖出和去掉根本執著趕快跟上。

大法弟子的主體在中國大陸。那些來自高層、受中共邪惡毒害最深、最急需了解真相得到救度的數以億計的龐大群體也在中國大陸。八年來,雖然在全世界大法弟子包括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的共同努力下,各方面雖然形勢已經有了非常大的轉變,各方面的邪惡因素雖然也已被銷毀的少之又少沒有那麼大的力量和市場了。雖然許多世人也從中了解了真相、得到了救度。但這與急需救度的龐大群體相比還是很不夠的。目前,中國大陸表面上仍被最後的邪惡死守著,並用各種方式封閉著。能夠出國並有機會了解真相的人與十多億的中國人相比,畢竟是少數。邪惡是絕不會開放渠道讓民眾了解真相的,那樣邪惡就等於是自取滅亡。在這正法即將結束的最後時刻,邪惡不但不會甘心,而且下死心要讓這數以億計的人陪葬、成為他們的殉葬品!在這關鍵的歷史時期,在這關鍵的歷史時刻,我們就是要否定舊的邪惡勢力的一切安排!想方設法、抓住一切機會、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方式救人!搶人!因此,身在中國大陸的大法弟子的責任就更大、擔子就更重!從另一角度講,正法這件事情一旦結束,不但數以億計的生命不能得救,而且,不管做得好、做得不好、還是至今沒能走出來的大法弟子,也同樣再沒有機會了!因此,只要沒結束,就還有機會,就還來的及!

也許有的人認為;「國內外環境不一樣,我們是處在邪惡的中心,搞不好就會被抓起來判刑進勞教所或監獄,風險太大,還是等等再說吧。」目前是正法與救度眾生的關鍵時期,分秒必爭!等甚麼呢?等師父嗎?等師父正完法邪惡盡滅沒有任何風險壓力時再站出來嗎?到那時一切機緣盡失、一切都定下來了,我們那時再站出來還有甚麼用呢?!等正法結束眼看著別人圓滿自己坐地上哭嗎?千萬不要再等再觀望,去掉所有怕心,走出來,因為你是大法弟子、你是大法弟子啊!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是在證實法、救度眾生中走向圓滿,而決不是躲在家中等待圓滿!

也許有的人認為;「要說沒走出來做證實法的事,我也做了,表示一下就行了,太危險或太危害自己切身利益的事就免了。」向誰表示?給誰看呢?給師父嗎?這是做人的權宜之計,不是修煉啊!看到自己的人心、怕心了嗎?看到自己是在有條件的證實法嗎?看到那些急需救度的生命和你是他們唯一的希望嗎?!

也許有的人認為;「我已算不錯了,總比那些反叛過去或在壓力下不學的強多了,雖然做的不如別人,但起碼我還在家裏偷偷學法煉功沒變心。」這是甚麼心態呢?要知道,我們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這樣的心態與師尊對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要求、與歷史賦予我們的證實法救度眾生的重大歷史使命與重大責任相比相差多遠哪!師尊說:正法時期大法弟子,你證實法了嗎?趕快去掉各種怕心、人心的掩蓋,樹立正念勇敢的走出來!

也許有的人認為;「在中共沒有迫害法輪功之前的較為平和的年代,修神修佛還可以,在如今邪惡如此猖獗的年代,太可怕、太危險、修煉太難了。搞不好不但老婆、孩子、家庭、工作、收入都沒了,而且還要進監獄、勞教所受折磨,甚至還有生命危險,還是等環境好了再說吧。現如今也不想當這當那、能得多少得多少吧,甚至認為能不被銷毀留下就行了。」我們得法被度就為這些嗎?要知道,師尊要讓我們修成無私無我的正法正覺、證實法救度眾生走在神的路上的人,怎麼能這樣?怎麼成為了走在人的路上的人甚至還不如人呢?!師尊在法中講到:我們是來改變人的,怎麼能被人改變呢?要知道,在這種怕心與人心的作用下,不但違背了我們自己史前的洪誓大願和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證實法救度眾生的重大使命與責任,同時也毀了自己的一切啊!

最可怕的就是有的人也知道沒做好而錯過了多次機緣,但不是奮起直追、精進彌補,而是認為:「反正也是最後了、怎麼也來不及了、太晚了。」從而破罐破摔、自暴自棄、得過且過、麻木的活著。甚至認為:「因為太晚太遲了自己可能得不到甚麼了,從而也不想再付出。」這種不是站在一切為維護法、證實法、救度眾生的基點上看待一切、而是站在一切為私為我的基點上權衡所謂利弊的這種心理最可怕最要不得!持有這種想法與心態的人,千萬不要因為以得到才付出的這種為私為我的觀念而將自己拖垮、拖死、從而失去這僅有的最後機會!師尊曾多次講過只要這件事情還沒結束就還有機會。得法多不容易、師父度我們多不容易啊!千萬不要放棄這一念!師尊早期曾說過:「如不固守其念,一生無得。」(《精進要旨》〈堅定〉)

自一九九九年的七•二○以來,中國大陸的確是最邪惡的地方是邪惡的中心。但越在此時,師尊和大法越需要我們去維護。面對數以億計的被邪惡欺騙、毒害、利用的世人,此時越需要我們去揭露邪惡、講清真相、救度他們。要知道,我們慈悲偉大的師尊把我們從地獄裏救出來,又為我們做了那麼多、承擔和付出了那麼多,是讓我們在這關鍵的歷史時期,維護法證實法救度眾生並修成無私無我的正法正覺,而決不是讓我們成為有辱責任與使命甚至在關鍵時刻做得還不如知恩圖報的常人的人啊!我們目前的這種狀況,對得起誰呢?不但對不起為救度我們而付出無數的慈悲偉大的師父,而且也對不起自己啊!另一方面,師尊傳給我們的大法是宇宙的根本、眾生的根本。在邪惡破壞誣蔑大法時,維護大法不也就是在同時維護我們的根本及一切嗎?!一般的常人,如果在父母遭到冤屈、迫害或欺辱時,都會不顧一切地為其辯解、申冤。這只是給人肉身的父母,常人都會如此知恩圖報。而給予我們真正的生命與美好未來、為救度我們吃了無數的苦、我們的生命直到永遠都不可能報答的偉大師尊與大法在受到魔難時,我們這些從法中、從師父那受益無窮的所謂大法弟子,為甚麼就連站出來為師父為大法說句公道話的勇氣都沒有呢?!而且,在那邪惡充滿一切和最為猖獗的日子裏,為了使我們這些大法弟子能夠走得過來,為了保護我們所有的大法弟子,是我們慈悲偉大的師父,讓原本由我們負擔承受而且是衝我們來的所有邪惡衝師父自己來,並用了長達九個月的時間獨自承擔銷毀了近百分之九十五的邪惡!沒有師尊的阻擋、承受,不但沒有當今寬鬆的正法形勢,而且,也決沒有我們大法弟子的今天!如果按舊勢力的安排,我們不但沒有一個圓滿的,而且後果也不堪設想。要知道,這本是我們自己的難、本不應由師父承受的啊!為此,師父的表面身體受到了極大的傷害!為了宇宙眾生、為了救度宇宙中的所有生命、為了我們所有的大法弟子、我們慈悲偉大的師尊幾乎付出了自己的一切!可以這樣講:全宇宙的所有生命都欠師父的,而唯獨我們這些被師父一個一個從地獄裏親手撈出來並親自救度的生命欠師父的最多!因此,在師父和大法遭受魔難時,在師父和大法以及眾生最需要我們時,我們這些做得不好甚至一直沒能走出來的大法受益人,此時真應該好好的反省自己、想想自己了。到底為甚麼活著、為誰活著、對得起誰?!

我們都應清楚的認識到:沒有師父,哪來的大法?沒有大法,哪來的宇宙眾生及一切!因此,我們在任何時候都要把師父和大法放在第一位,任何時候都要首先維護師父和大法,在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決不能做出對不起師父對不起大法的事。世人尚能知恩圖報,何況我們這些大法受益人呢?!我們從中的一些人在多次的考驗中,在多次的樹立威德奠定自己未來的機緣中,在師尊、大法與眾生最需要我們的關鍵時期,怕死、怕失去親情、怕失去自己的既得利益、怕受罪吃苦求安逸、……,就不怕對不起師父和大法以及那些急需救度的生命、就不怕從此失去這永不再有的萬古機緣、就不怕得法修煉毀於一旦、就不怕從此失去自己的永遠和一切!作為大法弟子、作為修煉人,在這一關鍵時期,不該有的人心怕心都出來了、不該動的心都動了、卻唯獨放下一切走出來證實法的心就是不動?!師父一再給我們機會讓我們脫離人走向神時,就是放不下人走不向神!師父在法中講:「天塌下來修煉人的正念都不動,這才是修煉,這樣才是了不起的」(《在亞太地區學員會議上的講法》)。相比那些放下一切、出生入死、在任何邪惡面前金剛不動、在任何環境下都維護著法、證實著法的大法弟子,我們中的一些人,真應該痛定思痛急起直追了。這一時期是分水嶺、是試金石,師父說修煉就是大浪淘沙,剩下的才是真金。你真的不怕得法修煉和這永不再有的萬古機緣毀於一旦而甘心成為被淘汰的沙子、失去自己的永遠和一切嗎?!

要記住:不是別人行你不行。大家都是在師父和大法的共同救度下,沒有任何人吃小灶,也沒有任何個別與例外,都是在這一部法中修煉。大家在大法修煉中、在任何魔難與過關中,靠的並不是人的甚麼東西,而是靠師父和大法。離開師父、離開大法、人甚麼都不是。做得好、做的不好,對與錯、只有用大法來指導來衡量,都是大法給予的力量,而決不是靠人的甚麼。師尊在講法中講:「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擾〉)因此,我們的一切全靠法,法可改變一切!法可開創一切!法可圓容一切!在同樣的魔難與環境下,堅修大法心不動、進魔窟、闖難關、放下自我、放下生死、坦坦蕩蕩維護法證實法的大法弟子,不是大有人在嗎?

相反,如果我們只是嘴上講我是大法弟子,我是大法弟子,心裏想著從大法中獲得好處,而在行動上卻經常被常人的各種觀念和各種怕心所左右。甚至在師父和大法以及眾弟子遭受重大魔難時,別說放下一切、出生入死維護法、證實法、救度眾生,就連站出來為從中獲益的師尊與大法說句公道話的勇氣都沒有!對此,那些做得好的大法弟子、蒼宇中的眾神、眾生、甚至安排這場魔難的舊的邪惡勢力以及世上的常人怎樣看待我們呢?!我們在這正法期間的所作所為與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的真正涵義,和師尊對我們的要求與眾生對我們的期望,離歷史賦予我們的重大歷史使命相差多遠哪。在這關鍵的歷史時期,別說別人,我們自己是怎樣擺放自己位置的呢?對得起誰、為誰負責呢?!

師尊讓我們大法弟子修成無私無我的正法正覺。我們正法時期得法的大法弟子,決不是只為修好自己達到自身圓滿為唯一標準和目地,而是還肩負著維護法、證實法、助師世間行、滅邪惡、救眾生的更大更重的歷史使命與責任,這與自身的圓滿也是相輔相成的。學好法修好自己、發正念滅邪惡、證實法講真相救眾生,是師尊要求我們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必須做而且必須要做好的三件事。面對正法進程的飛速推進,隨時都面臨著法正人間洪勢的到來與正法這件事情的全面結束,而面對那些數以億計急需救度的龐大群體,我們離師父的希望與要求還相差甚遠。師尊曾在講法中說:「把你們最好的辦法拿出來,不是為改動我要的,而是按照我說的去圓容它,這就是宇宙中生命最大的善念。」(《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我們每個大法弟子不妨這樣推想一下:在一九九九年的四•二五以及在一九九九年的七•二○,我們其中的一些人雖沒有做好錯過了機緣,但在師父已大量銷毀邪惡及其他大法弟子的共同努力下,正法形勢與環境已大大好於一九九九年的這幾年,以前那些錯過機緣沒做好的人,在這幾年如果能勇敢的走出來、彌補過去的損失與不足跟上正法的進程,不但中國大陸整體的正法環境、形勢還會更好,而且,單從救度世人的數量,也遠非今天的狀況。雖然中國大陸有十三億人口,但一億的大法弟子基本佔總人口的十分之一。假如每個大法弟子每年講真相、發「九評」平均不少於十個人,在這幾年中,這十幾億中國人早被翻幾個個兒了。然而,越怕就越走不出來、就越不在法上、就離法與師尊的要求越來越遠、離人越來越近,其環境也越來越不容易改變。師尊在講法中說:「要從根本上改變邪惡對大陸大法弟子的迫害,還得靠大陸大法弟子自己」,「證實法做得好的地區,一定是那裏的學員法學得好,做得好、精進的學員也一定是法學得好的。」對照自己,我們從中悟到甚麼嗎?

我們是正法時期得法的大法弟子,不但要修好自己,還同時肩負著維護法、證實法、與救度眾生的重大歷史責任。不管你修得好、修得不好、還是做得好、做得不好,都負有這麼大的歷史重任!正法時期,由於邪惡舊勢力的因素,在這一時期得法的大法弟子人數非常有限,但卻肩負著助師世間行、維護法、證實法和救度眾生的重大歷史責任與使命。因此,才成為師尊所講的特殊的生命。不但由師尊和大法親自救度,而且還賦予了我們永遠的威德與榮耀。說句直白的話,我們這批正法時期得法的大法弟子,是決不允許有私我存在的,甚至沒有資格、沒有權力為自己活著,甚至將個人的圓滿不圓滿都得放在一邊,談到威德,我們也應清醒的認識到,我們所做的一切,首先都是在為大法建樹威德,如不能建樹大法的威德,根本上也談不上我們個人的甚麼威德。因為我們是為法為眾生負責的特殊生命。我們的新生、我們的存在是師尊和大法給予的,我們又處在正法與救度眾生的特殊歷史時期,所以,我們這些生命必須為法為眾生負責,以致我們大家都應樹立這樣一個理念:那就是我們生命的現在、將來以至永遠都應永遠秉承「為法而生、為法而存」的理念!

我們所得所維護的大法,是宇宙的根本、是眾生的根本。真正修煉的人,自然會越修越覺的自身的渺小和師尊的偉大、法的偉大。我們在任何情況下,都要把法放在第一位,把救度眾生放在第一位,而決不能將私、我及個人的甚麼東西放在第一位。師尊要我們成就的是無私無我的正法正覺,我們決不能讓我們放不下的人心、人情、怕心以及邪惡的舊勢力的干擾、舊宇宙的一切因素等等纏住我們、拖住我們,從而痛失這稍縱即逝永不再有的萬古機緣。如果那樣,不但對不起慈悲偉大的師尊與大法的親自救度,更有可能因此時的一念之差不但毀了自己,同時也毀了那些本應我們救度的無量眾生!

在這隨時都可能馬上結束,今天做不好明天可能再也沒有機會彌補的最後時期,每分每秒不但對我們、而且對那些仍未得到救度的龐大人群來講,都是極其珍貴和極其重要的,此時的救人,也可以上升到搶人的高度來認識。師尊不願落下一個大法弟子,不願落下一個應該救度的生命,我們大法弟子又是一個整體,每人都是大法中的一粒子。此時,我們那些做得好、精進的大法弟子,有責任、有義務找到那些做得不好和落下的人,鼓勵他們、喚醒他們。告訴他們事情的嚴重性、時間的緊迫性與利害關係,讓他們回到大法中來並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千萬不要眼看著他們錯過這最後的機會而造成那永久的遺憾!讓我們大家共同精進、相互鼓勵。做得好的,讓我們不要放鬆,更加精進。做得不好的、不夠的儘快彌補趕快跟上,那些至今還沒有走出來的,趕快趕快戰勝和去掉各種人心、怕心,衝出私我等各種阻礙與束縛,快快走出來!不管對得起或對不起誰,千萬不要對不起師父和大法以及那些急需我們救度的生命!不管得到甚麼或失去甚麼,千萬不要失去師父和大法以及救度眾生的一切機會!當我們面對師尊與大法的慈悲救度、面對那些急需我們救度的無數生命,一切都再不應成為藉口、一切都再不能成為藉口,正如師尊所講:與正法相比,一切都是微不足道的!「為法而生、為法而存」,是我們生命的共同基本理念。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