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音神韻神造化 新天新地新唐人

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紐約七場演出圓滿落幕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十八日】(明慧記者李靜菲、鄭海山報導)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七日中國農曆新年除夕之夜,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在紐約主場的最後兩場演出達到高潮,能容納近六千觀眾的無線電音樂城接近滿座。晚會以《威風戰鼓》中陣陣戰鼓辭舊歲,迎接二零零七年中國農曆新年的到來。在紐約曼哈頓無線電音樂城的七場盛大演出圓滿落幕。

高精度圖片
能容納近六千觀眾的無線電音樂城接近滿座

高精度圖片
被節目深深吸引的觀眾

在紐約這個世界文化和藝術薈萃之都最豪華的室內劇場,紐約主場連續七場的新唐人新年晚會以大型舞蹈為主、大型交響樂隊現場伴奏,穿插聲樂獨唱、弦樂表演,借助頂級舞台技術、精良製作的特大電子液晶顯像天幕,呈現出一台世界一流水平的至純、至善、至美的光明藝術。晚會震動了紐約百老匯藝術界,觀眾好評如潮。

紐約主場的七場演出不僅吸引了西方主流社會和媒體的關注,同時更是海外華人新年的盛事。在連續四天的演出現場,從未滿月的嬰兒到九十多歲的老人,這台晚會凝聚了海外各界華人。很多在美國生活了幾十年的老華僑都是第一次觀看華人晚會,深受感動。

這台大戲再現了中國神傳文化的精髓、揭示了觸動人心深層底蘊的層層真相、開啟了未來人類文明的全新畫卷。

* 神傳的文化

整場晚會以《創世》開幕,大幕拉開時,輝煌、殊勝的天國景象令觀眾震撼,全場掌聲熱烈;為救度眾生,主佛率眾神下世,天國的眾生依依不捨、盼望著眾神能圓滿回歸。接著舞台上呈現出大唐盛世的恢弘氣勢,色彩光明,服裝華麗,樂曲豪邁,仕女華貴,主佛帶領眾神開創出中華五千年文化中最輝煌的唐朝文化。

該節目編導、舞蹈家李維娜女士介紹說:「中華的文化是神留給人的,而唐朝文化又是中國神傳文化中最典型、最鼎盛的時期。這樣的歷史畫面的展現也在啟迪觀眾封存已久的記憶,人類的根在哪?人類的文化又從何而來?答案就在其中。」

晚會中《造像》的節目,也向觀眾展現了古代的石匠是如何在純淨的心態和虔誠的信仰中得到神佛的夢中點化,而雕刻出敦煌文化中著名的千佛洞中千姿百態的佛像。

紐約的王女士曾去過在山西大同的雲岡石窟,她說自己當時在感嘆中國傳統文化的瑰麗壯觀時,也在暗暗思索古人怎麼會有這樣的智慧創造出如此千姿百態的佛像的,他們又是如何知道佛、菩薩的形像和姿態的呢?她說:「看完敦煌這個節目後,我才明白這一切都從何而來,我對中國自古以來的名字‘神州’有了新的認識。」

晚會中的《造像》、《忍辱濟世》、《花木蘭》等舞劇描述了神傳文化中締造的以敬天知命、信神敬佛、忠孝節義,容忍慈善的正統人類文化。

舞劇《忍辱濟世》中講述了一個發生在唐朝的方丈因忍辱行義最後修煉圓滿的真實故事。方丈以慈善為懷,救起因未婚生子而跳崖的女子、收養了在襁褓中的嬰孩,面對流言蜚語百般鄙視中不為所動、將孩子撫養大,在把孩子交還給其親生父母時不為私情所累,不求報答。忍辱行善,這是修煉之人的一種崇高境界。

而《花木蘭》描述了古時女中豪傑花木蘭,放下繡花針、女扮男裝、替年邁的父親從軍,抵禦入侵外敵;花木蘭功成身退、歸居田園,重現女子的溫柔賢淑,演繹一場盡忠盡孝的人間佳話。

* 天、地、人三才自然和諧

晚會中的舞蹈展示了在正統的神傳文化中,天、地、人三才和諧,天地萬物,燦爛多姿、生機勃勃;男人的陽剛之氣,女人的溫柔優雅,盡在其中。

《迎春花開》以東北秧歌為基調,通過手絹的動感,表現春回大地,百花盛開,萬物復甦的景象。《傣族少女》中傣族姑娘們在水邊嬉戲,婀娜多姿,人與自然構成了一幅美麗和諧的傣族風光畫。《滿族舞》中端莊典雅的清朝格格們,溫婉而恬靜。《草原牧歌》展現了遼闊的蒙古草原上,駿馬奔騰,牧馬少年們英勇豪邁,飛馳電掣,舞蹈中充滿陽剛氣概。

舞蹈《彩虹》在東北民間月牙五更的曲調中,各色彩綢在舞蹈演員手中翻飛律動。男演員手中彩綢如在山林中的綠色波浪,女演員雙手中粉色的彩綢如風中飄飛的花蝶,穿越在山間層林之中,剛柔相濟,和諧完美,極富生命活力。

* 沒有黨文化的中華正統文化

哥倫比亞大學東亞文化系博士班的學生Matt Kutolowski(顧孟升)用流利的漢語說:「我們真正等待的正統文化是沒有任何共產黨因素的,新唐人節目非常好,真是了不起,我感到這是中國神傳文化的文藝復興,這台表演非常值得珍惜,太寶貴了。」

Matt Kutolowski(顧孟升)理解到整台晚會在向人們傳遞這樣一個信息:人生是非常珍貴的,人為甚麼要來到這個世界上,他們又要去哪裏。他說,「晚會結束後我覺的我整個人煥然一新,周圍一切都是全新的面貌,我看身邊的每一個人,他們的來歷都不簡單,這讓我內心感到喜悅,這讓我不能不笑起來。」

* 看晚會明真相

著名女高音歌唱家姜敏、白雪、女低音歌唱家楊建生、和著名男高音歌唱家關貴敏先生用慈悲的歌聲呼喚可貴的中國人為了自己生命的永遠,找尋真相。歌中喚醒人們封存已久的記憶:生命從何而來,又向哪兒去?真正的主宰自己。不少現場的觀眾被四位歌唱家發自內心的真誠和慈悲的歌聲感動落淚。

女高音歌唱家歌唱家白雪用「記住大法好」作為自己向觀眾們的最美好的新年祝福。

女低音歌唱家楊建生說:「法輪功學員講真相,是在兌現著曾經的承諾,並不是叫你與他們一樣,更無意改變你的信仰。而且,在大是大非面前、在天滅中共之前趕快脫離邪黨。慈悲是神永恆的狀態,他們也不會因為人們的態度不好或不接受而不慈悲。當人們真正了解將要發生的一切時,就會明白法輪功學員現在為你而付出的一切了。」

在紐約一家外科手術器具公司總裁萊斯特•科恩(Lester Cohen)也對這幾首歌曲有很深的感觸。他說,歌詞都是展示慈善和真理的美好語言,這些富有哲理的歌詞給人啟迪。他開始思考人生的真正意義。

科恩說,「我在這台晚會中沒有看到任何共產黨的痕跡,但是我卻看到了不少共產黨的問題。」

紐約的王女士說,她能理解這些歌曲的內涵,而且中國的傳統文化的價值觀也體現在‘真善忍’的價值中。她說:「比如中國傳統文化的主題是建立在佛、道和儒家的思想體系上的。佛家講的善,道家所說的真,儒家思想提倡的容忍,都包含在‘真善忍’中,所以我覺的可以說‘真善忍’是中國傳統文化的精髓。」

Macy's 商品採購員Magola Spiegel表示,從整場表演學到了人要誠實、正直、有紀律、尊重,還有人類應該過正統、有品質的生活。


有35年芭蕾教導經驗的Susan Van Valen 說,在看《一點點燭光》時,受到背後故事所感動,不禁濕了眼眶,掉下淚來。


在紐約曼哈頓擁有數家公司的克漢先生觀看了演出後表示,晚會中幾首歌的歌詞使他陷入了對人生的重新思索,天幕上的歌詞,展示的都是慈善和真理的美好詞語。

紀錄片製作人安芝爾(Andrea)說:「我認為藝術不可能獨立於政治、歷史而憑空存在,他們是溶合在一起。你不僅能欣賞中國傳統文化的美,也應該欣賞為了保有這種傳統文化之美的過程中人們的付出與承受。把他們結合在一起是很重要的。」

晚會的西人主持,講著一口流利的中文和粵語的LeeShai說:「新年在中國人的傳統裏也是紀念那些逝去的親人的時刻。在舞蹈《燭光》中,舞蹈演員為紀念那些為堅持真理而被迫害致死的國內大法弟子和撫育他們的遺孤,捧起了一盞盞燭光。伴奏的歌聲中唱到‘一點點燭光,一座座橋樑,連接著世間的正義和善良。點一隻蠟燭,傳遞真誠和善良,把世界照亮。’

戲劇評論碩士郭靜子女士說:「滿天的星斗,與點點燭光遙相呼應,像在喚醒世人的迷夢,燭光雖柔和,但數量多時就帶給人內心深深的震撼。」

* 新年晚會震動紐約演藝界

曾在1963年獲得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獎的派翠莎•尼爾(Patricia Neal)說:「我非常喜歡,我度過了一個非常美好的夜晚。我喜歡每一個節目,每個歌曲,每個舞蹈,我喜歡所有的節目。我明年還會再來。」

百老匯的名演員喬爾•威格(Joel Vig)先生表示:「節目非常好,我特別喜歡的是草原牧歌的舞蹈、蒙古的頂碗舞、和彩帶舞。」

非營利文化組織「The Source is One」執行主任保羅•卡特法戈(Paul Catafago)說:「這場晚會非常豐富,很難相信能在兩個多小時內能夠這樣完美的把這麼多不同類別的節目做成這樣引人入勝的效果。把這場晚會放到百老匯,可媲美百老匯任何劇目。我最喜歡的是晚會的音樂。可以看出作曲家對編舞、背景的了解非常深刻,簡直是為這些量身定做。編舞對音樂的處理也很到位,可把他們稱為「Musical Choreographer」。我很想見見這些音樂家們。」

紐約曼哈頓有線電視「與禪納對話」節目總監兼製作主持人海洛德•禪納(Harold Channer)博士對中國很感興趣,他在看完上半場後連聲表示:「真的是太美了,服裝、舞蹈……還有,在歌曲中直接講出了中共的邪惡和它的行將崩潰,非常有意思。」禪納博士還說:「我喜歡新唐人,他們能製作出這樣好的節目,分享給人」。

紐約WVOX電台的節目主持人丹•米勒博士(Dan Miller)說:「這個演出太好了,我向所有的人推薦。明年的新年晚會,我建議所有的人都買票,一遍不夠,要看兩遍。如果新唐人晚會再逢情人節,帶上你的愛人,這是一個很好的情人節禮物。」

紐約市長彭博把紐約新唐人晚會的首演日,二零零七年二月十四日,定為「新唐人華人新年晚會日」。

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紐約主場的七場盛大的晚會圓滿落幕,她留給觀眾的不僅僅是震撼,也有許多深思。在這場濃縮著天上、人間,遠古、現在、和未來的歷史大戲中,每個人不僅僅是觀眾,也是戲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