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正認識到大法的洪大、深奧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五日】我九四年底走入大法修煉,我基本能背下《轉法輪》。二零零一年我被邪惡綁架到勞教所,當時我有個想法:我是一個神,我將用我的生命去結束此勞教所對所有大法弟子的一切邪惡迫害(但不等於去死)。由於有此念頭,邪惡反而不怎麼迫害我,與其他同修相比,我的環境相對寬鬆,包括我絕食等邪惡也不像對其他同修一樣馬上灌食或用其它方式折磨。當然我也告訴警察:我這樣做實際是給他們創造一個擺正自己位置的機會。

在獄中,由於邪惡的干擾,我沒法通背《轉法輪》,根本就背不下去,思想中阻力太大,我只能每天多發正念,背短經文等。這種狀態大約過了一年,期間有強烈抵制邪惡的行為,也有配合邪惡的行為。有一天,我想到為別人著想的問題,頭腦中出現了這樣一個想法:師父為我們付出了那麼多,我為甚麼不能替師父分擔一點呢?我要能替師父分擔一些該有多好。有了這個想法,在學法和發正念上我做的更好了些,我每天儘量多背幾次《轉法輪》的目錄。

大約背了一兩週的時間,我清楚的感覺到好像目錄中的每個字都在告訴我甚麼,這種感覺越來越清晰和強烈,仿佛我能夠看到那每個字都在和我交流著,只是我人的這邊不明白。我心中那種對法的渴求更加強烈,於是下了個決心:一定要通背《轉法輪》。

有了這個強大的決心和願望,肯定是師父幫了我一下,我順著《轉法輪》的章節背下去,竟然幾乎全背了出來!我反覆靜心通背了幾次,這個過程中我又有了許多的體悟。

以前,我學法大多數都是第二遍又看到原來沒注意到的東西,或是又覺的新明白了甚麼,好像沒出現過第二遍與第一遍的認識差異很大的狀態。但是那時我幾次背到「那些高層次上的大覺者看著心裏更不平了」時,認識根本與以前不一樣,一次覺的應該珍惜大法;一次覺的他們怎麼還有妒嫉心啊;一次流淚了,為舊的生命感到惋惜。

有一天,好像是全所參與迫害大法學員的警察都到非法關押我的隊開會,當時我感到有很大的壓力,而且看到整個天地都被業力覆蓋了。我忍著壓在心上那種難以形容的巨痛,一遍一遍的對著鋪天蓋地的業力默念師父的經文。持續了感覺漫長的一分鐘的時間,我看到自己閃著金光飛了起來,突破了那個天地的範圍,更廣闊的空間展現在我的面前,剛才被業力覆蓋的天地變成一小黑球,而且迅速變小到如塵埃,而後再小到再也看不見了。

在那一段抓緊靜心背法時間,我發覺自己突破的比較快,幾乎是每天都在變。於是我又看到了這樣的景象:我開始是順著一條筆直的公路在走,後來自己變大了,發現原來的公路不過是更大公路的一小部份、很窄的一段;等自己變的更大的時候,發現更大的公路也很小,自己走了很長一段路好像只走了一點點,而更大更大的公路只不過是那星球上的一小部份,更更更大的路覆蓋了整個星球;然後我衝出了這個星球,不斷的向上沖,回頭看原來所在的星球變的越來越小,再後來就看不見了。於是在我這個層次中,我明白了大法真的很洪大,自己一定不能被自己的認識侷限住。

被非法關押期間,我利用寫所謂「思想彙報」的機會,揭露邪惡的迫害,特別是揭露一最邪惡的惡警中隊長的作惡行為,而且很顯然起到了作用,那個最邪惡的惡警中隊長從我被非法關押的隊經過時,頭都會故意一直轉向另一方;而且那時是勞教所要提拔它當大隊長的時候,它也就沒提拔成。

再後來,我在沒有一絲怕的狀態下,在幾人看著的情況下,神奇走出了被非法關押的隊的大門。雖然最後我又被邪惡拉回那個隊中,但對邪惡的震懾是相當的大的,當天所謂「法輪功嚴管中隊」的邪惡迫害就沒有進行下去。後來由於同修們的共同努力,邪惡的「嚴管中隊」就解體了。

在修煉過程中,在師尊的幫助和大法的指導下,我通過認真學法,我對大法有了更深刻的認識。師父幫助我真正認識了大法。

以上是個人粗淺體會,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