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播東方神韻的當代「絲路」

歸航書札之三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三日】

仲明賢弟:

見信好。今天是臘月二十四,不知你們有沒有大掃除?

上次你問到西方社會對中華傳統文化的了解,其實遠離故土的海外華人,一般也都比較珍惜自己的文化傳統,當然也希望中華文化為西方主流社會所了解、認可。然而多年以來,正統中華文化在西方社會始終保持神秘的面紗,主流社會對於中華文化的認識,除了中國美食之外,仍然相當有限,往往是或如蜻蜓點水般失於膚淺,或因被誤導而曲解。前者如廣受喜愛的動畫片《木蘭》,儘管講了木蘭女扮男裝替父從軍的故事,卻把木蘭描繪成性格獨立、反叛傳統的現代型少女,最後在戰場上「找到了自我」,也找到了自己的「另一半」,而木蘭替父從軍中傳誦千古的忠孝兩全的文化內涵依舊不為西方所了解;後者如某「名導」按中共要求精心打造、進軍西方的幾部所謂大片和歌劇,儘管採用了歷史題材,卻又按政治目的扭曲史實,結果西方人看到的只是動用電光聲色打造的大場面、屍橫遍野的血腥、勾心鬥角的宮廷權謀,夾雜著情慾、亂倫的情節。因為有意的扭曲歷史,在這裏俠客竟和忠義毫不相干,會忘記亡國之痛、生死朋友之義,為了美色、官祿或某個所謂「一統天下」的虛幻理想而與殘民以逞的暴君合作;西方人能看到的中國幾千年的歷史,充其量也就是弱肉強食的詭謀權術。所以,中華文化對許多西方人來說,可以說神秘之處依舊神秘,誤解之處還在誤解。

簡言之,限於語言和思維方式的隔閡,西方媒體、藝術界往往不能領悟中華文化深刻的精髓;而掌握著整個國家的文學藝術、教育資源的中共,卻因自身本性的原因和政治原因也根本不可能把中華文化的真正內涵呈現給世界。

經過中共幾十年刻意安排的「教育」,今天的中國大陸很多人也已不太理解中華正統文化真正的內涵。古人敬畏天地神明的傳統,在很多人看來不過是「迷信活動」罷 了,不少人也確實相信中國的歷史真不過就是一場場充滿奸詐、虛偽的帝王將相爭權奪位的鬥爭史。

事實上,正是因為古人對天地神明的敬畏和信仰,才可能留下盤古開天地、女媧造人、神農嘗百草、嫦娥奔月、倉頡造字、唐堯禪讓、大禹治水的動人神話和傳說,才可能留下黃帝飛升、觀音濟世、達摩渡江、八仙過海,以及真武大帝、張三豐、濟公和尚、邱處機等修煉人的神跡;正是對永恆的天理、天道的信仰,才可能形成中國人以「仁義禮智信」為核心的社會道德規範和正心、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的人生價值觀,才可能孕育出不屈的蘇武、鞠躬盡瘁的諸葛亮、忠義千秋的關公、精忠報國的岳飛、一片丹心的文天祥,才可能造就出文景之治、貞觀之治的興盛、康乾盛世的繁榮,才可能有以輪迴報應貫穿始終的《紅樓夢》、以修煉得道為主線的《西遊記》、以茫茫天數不可違作結的《三國演義》。如果中國的歷史僅僅只是那幾千年沉澱下來的糟粕,如厚黑的權謀機詐和勾心鬥角等,又怎麼可能創造出五千年輝煌的文明呢?

希臘人向世界傳播自己的神話,美國人把「In God We Trust」印在美鈔上,埃及的太陽神廟聞名於世,早在文藝復興之前的中世紀,歐洲的文學家、藝術家、音樂家就以謳歌神為使命,可是今天,有多少西方人知道中國的盤古、女媧、神農和八仙呢?

古代的絲綢之路曾給西方帶來對東方文明的驚嘆。今天有一條現代「絲路」也在傳播著中華神韻。這就是海外新唐人電視台舉辦的全球華人新年晚會。以神話傳說為主題的晚會,真正把中華正統文化的精粹介紹到西方主流社會。二零零六年在美國紐約著名的無線電音樂城上演的新唐人新年晚會曾被美國主流音樂評論雜誌列為全美十大演出之一。二零零六年底在紐約百老匯的聖誕晚會,連演九場,好評如潮,二零零七年全球華人新年晚會至今在舊金山、費城、休斯頓、洛杉磯、華盛頓……加拿大溫哥華、渥太華、蒙特利爾、多倫多演出,吸引大批中西觀眾,幾乎每場都人滿,成為北美藝術界的空前盛況。

晚會曾經演出的節目既有表現神話和傳說的「飛天」、「造像」,也有以歷史題材表現傳統忠孝價值觀的舞蹈「木蘭」、「精忠報國」,有以現代題材表現善惡有報的舞劇「歸位」,以及展示少數民族風韻的蒙古族「頂碗舞」、藏族舞「雪山白蓮」等等。很多中西方觀眾在現場被感動得落淚。這恰恰是因為演員們以純正的心演繹出中華正統文化深邃博大的內涵,恰當的節目編排展示了中國人對生命來源、人生目地的探索、對神佛慈悲的理解、對天理天道的信仰。

據說有人因為有些節目以法輪功為題材而有微詞。其實歷來用藝術的形式表現傳統價值觀,並不限定就必須採用歷史題材,當今現實的題材如能恰到好處的應用,反而更易被觀眾理解,關鍵是表演者對所表現的文化內涵的深刻領悟,才可能使文藝演繹達到觸動和洗滌人心的效果。

從大批觀眾的反應來看,晚會的表演很到位,真正讓西方人領略到了東方文化的神韻。德國駐美國休斯敦總領館副總領事Kai-Uwe Spicher看了晚會後表示:「看晚會時,我感到內心很平和、很放鬆,很珍惜現在所擁有的。因此我聯想到,這台晚會不僅僅是一種舞蹈藝術,更是人們生活方式和生存狀態的一種指引,那是一種和諧、平和、知足、感恩的心理狀態和生活方式。」 渥太華大學教授、詩人、作家、加拿大總督文學獎評委席瑞爾﹒戴彼第 (Cyril Dabydeen)稱晚會「精彩絕倫,精美的舞台藝術、美好的女高音演唱,我非常欣賞這場演出……儘管我研究中國歷史多年,在看到演出後,我還是對中國文化有了更好的理解。中華文化是這樣的非凡。」

西方主流社會對中華文化如此讚歎,應該是每一個炎黃子孫的驕傲。希望我們都來支持當代的「絲路」,讓世界了解博大的中華正統文化。

安順!

堂兄:振岩
二零零七年二月十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