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卓頤遭看守所、精神病院和勞教所迫害遭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九日】大法弟子陳卓頤,女,三十二歲,廣東省湛江市赤坎區人,自一九九七年六月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至今,十一年的修煉,使她無論從心性上還是其他各方面都有了很大的改變。一九九九年七月迫害法輪功以前,在工作單位裏,她處處與人為善,工作認真,時時按「真、善、忍」標準來要求自己做個好人,常被評為優秀工作者。而在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非法鎮壓法輪功之後,她為了向世人講真相,證實「法輪大法」是正法,是利國利民的好功法而慘遭迫害。以下就是她被迫害的親身經歷。

一、在北京房山看守所遭手銬、煙熏等酷刑迫害

二零零零年冬天,陳卓頤因在北京天安門廣場打出「法輪大法好」的橫幅而被警察蜂擁而上毆打,之後被非法關進北京市附近的房山看守所。

為了逼她說出姓名地址,在審問期間,用兩隻手銬上刑。首先把兩隻手交叉反扭在背後,令腰沒法挺直,然後再將手銬用力捏銬至手骨(手銬緊至後來幾個人半天也打不開),然後再用另外一隻手銬勾著這隻手銬提起掛在鐵椅上,當時胳膊和手上立即痛得鑽心,惡警還用皮鞋使勁踢手銬,用手錘打手銬,頓時令她疼痛難忍,就這樣銬了八個小時。最後兩隻手的毛細血管已破,血已不通,兩隻手都發黑(當手銬打開時,銬處已深深嵌入一環溝),右手掌已失去知覺(回家後很長一段時間才恢復)。

審訊過程中還用冷水倒入她衣服裏,用煙頭熏她,打她,但仍無法令她說出姓名地址。最後她絕食四天後,被無罪釋放。釋放時,審訊她的警察還罵了一句:害他不見二百塊獎金!

在迫害過程中,她不但沒有對打她的刑警怨恨,還不斷地向他們講真相,讓他們不要再被謊言矇蔽而跟著江××做壞事,告誡他們善惡必報的天理。

二、在廣州沙河收容所遭電擊

二零零一年三月,陳卓頤再次上京,在廣州東站被設在車站地下室的「六一零」非法抓捕,關進沙河收容所(那裏已關押有十四個法輪功學員)。

關進後的第二天,因不配合惡警迫害,被女管教們反銬、踩在地上用兩隻電棍一齊電很長時間,整個臉都紅腫起來。電完後,又用辣椒噴霧對著她的臉噴,差點令她窒息,但仍沒法從她口中知道姓名地址。

在非法關押期間,不給她洗澡(甚至後來因灌食全身髒透也不讓洗澡),每天只給一點喝的水,連大便也是用木筷子挑下去的,就這樣關了差不多兩個月。後因絕食,被野蠻灌食至口內出血。

三.在廣東白雲區豚河精神病院慘遭迫害

絕食十四天後,「六一零」部門聯合收容所、精神病院的陳德智醫生和院長,將她連同十四個法輪功學員被強硬送到廣州市白雲區豚河精神病院繼續迫害,將她們關進精神病院最後一區平房(那裏有五十多個全是沒人要的精神病人,連給病人打針也叫吸毒的人打)。醫生陳德智開始叫隔壁男倉三個吸毒的打手衝進來毆打陳卓頤,拳腳交加,一邊打還一邊說:「在精神病院裏,打死人不用負責任的,還煉就打到你死為止。」陳卓頤說:「你打死我,我也不會怨恨你們。」她當時被打得全身多處呈紫色,肋骨劇痛,最後翻不了身,起床都需要人扶,後來因全身生滿疥瘡,已發爛,脹膿,才被放出去。十四個學員也相繼通通被毆打,全身都多處受傷,還有一個被打得當場暈過去。

三、非法關押廣東省三水勞教所

二零零一年十月,陳卓頤因在街上發真相資料而被非法押送廣東省三水勞教所一年,期間她被強迫洗腦,隔離嚴管,不讓她上廁所,大小便在房內。但最後仍沒法令她「轉化」,後加期兩個月,期滿還不釋放,叫當地湛江市「六一零」部門將她押回湛江市洗腦班一個月企圖「轉化」她,但沒得逞,最後無條件釋放。

四、再次被非法勞教

二零零四年二月,陳卓頤因在她公司周圍發放真相資料而被舉報,被再次非法勞教二年,被再度關進廣東省三水勞教所殘酷迫害。她被關在頂樓(五樓)倉庫隔離迫害,在那間封閉式的屋子裏,擺了一張辦公桌,三張辦公椅,專派九個幹警,三個幹警值一班,輪流值班,坐在辦公椅上,一天二十四小時監控她。每天給她洗腦,放誣蔑法輪功的錄像。她不配合,每天都給她們講真相,告訴她們善惡必報的利害關係。但她們不聽,還是繼續迫害她,還叫兩個吸毒人員夾控(後來增加三個)。

吸毒人員經常打她、掐她,或將她倒吊過來,每隔四天連續不讓睡,第五天才給睡一個小時,一閉上眼就讓吸毒人員扯起她頭髮往上拔,用竹籤或用紙扭成條插耳朵,翻眼皮,用水從頭淋到腳,然後把她挾到立地空調風口前讓她凍。不讓她坐,一天二十四小時都是站著,站到腳水腫,肚子積水,坐在地上時,用一桶水倒在地上,衣服濕了不讓換,不讓洗澡,不讓上廁所。她拉在地上時,又被吸毒人員用髒布粘上尿塞在嘴裏。甚至一次,管教見她坐在地了,叫吸毒人員用開水倒在地上,當時她還沒反應過來,屁股上已被燙起水泡。

就這樣她被管教們折磨了四個月,曾幾次暈倒在地上。在痛苦的迫害中,她堅持用「真、善、忍」來要求自己,對迫害她的幹警無怨無恨,還平和地對管教們講真相,還善意提醒她們善惡必報的利害關係:「你們是在侵犯我的人權,吃喝拉撒是最基本的生存權利,你們是在知法犯法,你們現在的行為,將來會有惡報的,不要再幹壞事了。」但幹警們不聽,包括管理科的科長在內,曾在她面前說:「誰叫你不轉化!」

最後她仍堅持修煉,惡人怕她影響其他法輪功學員,就把她調到其他吸毒大隊。她為制止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為了曝光勞教所的黑幕,她在一次去飯堂時,在公共場所當著上千名勞教人員面前站出來,大聲喊:「停止三大隊的幹警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並將迫害她的過程大聲喊出來。致使全所幾千人全部知道勞教所平時所謂的甚麼「人性化」教育全部都是假的。曝光黑幕後,惡人們就假惺惺地對她說會調查這件事,會給她一個回覆(後來一直沒有)。

後來,惡人又想逼迫她上工房勞動,她不配合,就絕食,她們用管用力插她的鼻子,插得鼻子全是血,後來叫兩個吸毒人員綁她的手,管插在鼻子裏不拔出來,八天後,才不讓她上工房了。

因陳卓頤不「轉化」,被加期一個月,後湛江市六一零又把陳卓頤從三水勞教所接回湛江市洗腦班(現湛江市赤坎區第七中學隔壁),非法關了四個月。期間,被關在小房子裏不准出去,因為不配合,她曾被關在黑房幾次,還威脅她不准上網揭露在三水勞教所被迫害這件事,否則又抓她。期間陳卓頤絕不配合,不「轉化」,終於被釋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