製作母盤的同修應把好關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當前真相資料式樣繁多,但是用於製作真相資料的資金卻有限,如何利用好這有限的資金,來救度大量的眾生,製作母盤的同修應把好關。

當前講真相,光碟很主要,但是如何把握光盤的內容很關鍵。製作母盤的同修更應清醒。我們講真相,到底應該講甚麼樣的真相,該怎樣把握這個度?現在大量光盤的內容多是從新唐人電視上下載的,懂技術的同修很快就會完成一個母盤,具體刻錄碟子的同修要用很長時間製作好一批成品碟,有的同修下班後為了趕快刻錄碟片,忙的將學法時間、發正念的時間都佔用了。

開始時不覺的,認為忙過一陣會好些,拿出時間來好好學法。可是源源不斷送來的不同母碟,令同修周而復始的忙碌其中,漸漸成為邪惡迫害的對像,造成有的同修流離失所。其他同修接到光碟後,在講真相時往往會遇到許多尷尬場面,感到很遺憾,如:有同修給人講完真相後想給對方相應的光盤看,可是往往手中的光盤與實際講的內容不符。有的同修講真相時,兜裏揣著大量資料及各式光碟,碰到有緣人講完真相後要給對方三、四個不同的碟片,並且許多碟片的內容重複。

製作母盤的同修應好好把關不走偏,有的同修對常人的演講及「六四」真相片或預言之類的很感興趣。還有一段時期曾大量出「漫談黨文化」,替代了《九評》和其它真相碟,據一些同修反映,「漫談黨文化」系列節目,農村人聽不懂,城裏人有的也不感興趣,對講真相只能起輔助作用,不能作為主要光盤。現在有許多光盤的內容與當前講真相起不到多少作用,可同修卻熱心製作這些光盤。如:辛灝年系列光碟有:《太陽最紅的年代》(上下)、《孫中山》(上下)、《朝鮮戰爭始末》、《辛灝年與六四》等,旅美實事評論家曹長青的專訪內容有:《不該推卸的責任》、《末日的瘋狂》等,還有其它的像六四真相,千萬富翁上下集,西方世界的紅色陰影,要人權還是要奧運,求索上下集,漫談軍隊國家化,醫學博士擺脫附體的奇蹟等。

同修每接到一個新碟子時都感到新穎好奇,可是具體講真相時哪個碟子都很難單獨派上用場。並且製作這些碟子還佔用同修的時間及資金,將真正能起作用的真相碟片擠兌出去。如:自焚偽案及四二五上訪內容的、還有《九評》、《風雨天地行》、《我們告訴未來》、《退黨大潮》等揭露惡黨對法輪功的迫害、大法洪傳世界以及正義的呼聲等內容碟片少之又少。許多同修提出不同意見,製作母盤的同修卻依然我行我素,理由是講真相的面越廣越好,碟子的式樣越多越好。可是卻忘記了根本的一條:救人的時間、資金都是有限的。

另外如果製作母盤的同修在內容上沒把好關,偏離一點主題,會不會像那個射出的子彈一樣偏離太遠?

同修在講真相時也許跟對方就一面之緣,那麼該給他甚麼樣的資料合適呢?既然是為了救人,那就直截了當的對症下藥會更有實效,直接破解中共迷惑眾生了解真相的謊言,也就是我們以上所提到的那些內容。試想我們自己在面對面講真相時,在有限的時間裏,我們會講些甚麼呢?一般都是直奔主題:法輪功是怎麼回事、中共的謊言、為甚麼要退黨,然後配合真相資料,告訴對方拿回去仔細看看就明白了。這就救了一個人。因此我們在製作真相時,主題內容不可沒有,而且要以其為主,其它內容的資料都是配合作為輔助用的。主次一定要分清,這點我們必須明確,否則我們就走不正,給救度眾生造成損失。

還有一個問題:當我們的真相資料內容不能直接貫串主題時,是不是對人力資源的一種浪費?或偏離了正法對我們的要求?基於以上問題希望引起同修重視。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