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信真善忍,我的一雙瞎眼復明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一日】我是原光明鄉某村的農民,姓安,今年六十三歲了,外出在長春打工已有三年了,(在市內當保姆),我在今年正月初八返回長春的。在十一的那天晚上看完電視之後,大約晚上八點鐘左右,我就感覺自己頭疼得厲害,一雙眼睛就開始變得有點模糊不清了。頭疼痛的越來越嚴重了,眼睛看著屋裏的燈的光影逐漸的越來越看不清了,最後已看不清燈光了。我忍著疼痛折騰了一個晚上,沒有驚動家人。第二天早晨,這家的主人小李子對我說:「安姨,我昨晚已給你家大妹子打過電話了,她今早坐長春大客來這兒。」到中午十二點左右,我大姑娘來了,同這家小李子的丈夫陳永濤把我送到了長春醫大二院。做了CT等關於頭部眼科的檢查,確定為青光眼之後,由於我大姑娘是搞醫的。在長春沒有停留,就把我送到了我大姑娘家。我大姑娘開始給我用藥治療。(此時雙眼已看不見光了)。用藥一天,沒見效。

正月十四那天,我大女兒聽別的醫生說謝家眼科醫生很有名,於是就同謝家醫院的熟人打了招呼,我兒子、女兒、姑爺租車來到了謝家醫院眼科室,用治療儀器檢查。確定為急性青光眼。醫生說這種病在發病八個小時之內治療做手術還是能治癒的。由於耽誤時間太長,我的眼睛要恢復視力太渺茫了。聽眼科醫生這麼一說,自己就在想,我的眼睛要真的瞎了,我不如死了算了。活著還連累別人,我真的絕望了。

這時,一直陪在我身邊的兒子一直不停的安慰我,告訴我:「真心相信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眼睛一定會復明的」。

我們從謝家回到了新立大女兒家,接著用藥(在謝家眼科開的藥)。可是一直未見好轉。我兩個女兒不死心我的眼睛就這麼瞎了,又把我帶到了榆樹市醫院,經過檢查,同謝家眼檢查的結果一樣。不同的是在檢查的當時我的眼睛又出現了虹膜炎,不能做眼科手術。(眼壓手術只管以後眼壓不偏高、減輕頭痛等症狀,不管恢復視力)。

經過這幾天的生不如死的精神痛苦與肉眼的折磨,我開始對治療失去了信心,沒有希望了。

在走投無路的情況下,就把我兒子對我說的那些話記起來了。「堅信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放下常人求治病之心,我們慈悲的師父就會幫著清理在另外空間的致病因素」。於是,我相信了兒子的話,堅定了信念,反覆的默念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發自肺腑,出自心底,誠心的去默念,有時間就念,決不放棄,就這樣在不知不覺中,就睡著了。

早上,我大女兒醒了,就問我:「媽,還住不住院了?」我回答「不住了。」這時護士來上眼藥,我堅持不上,給我打針,我堅持不打,市醫院的眼科主任過來,讓我留下配合治療,我當時就說:「謝謝你主任,治療沒啥價值了,不治了,回家。」

等我們把出院手續辦完後,我們坐車回到了自己的家,走進自己家的大門,感覺心情舒服多了,眼睛像是清亮了許多。進屋後,我兒子就把《普度》、《濟世》的大法音樂放出來讓我聽,接著又給我放了李老師講法帶。等到吃晚飯時,我能見到光了,自己能拿筷子夾菜了,不用別人幫了。

就這樣我聽著大法,不斷的提高著心性。到現今我的眼睛好多了,能幹活了。看東西感覺輕鬆多了,不費勁了。我真摯的誠心的感激慈悲的李老師。

通過發生在我自己身上的這件事,我誠心奉勸那些與大法有緣的人,還有那些心存善念的同胞,只要你們把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常記在心中,反覆的默念,真有那麼一天,人間的災難降臨之際,在那一刻,你要真能想到我說的那句話──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定能夠逃脫那一劫。保你幸福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