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監獄和吉林省女子監獄以抻刑迫害法輪功學員(圖)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一日】抻刑,也叫抻床,是邪黨惡人迫害法輪功學員採用的最殘忍的酷刑之一。其類似於死人床,但由於撤走了床板,使身體懸空,對身體傷害更嚴重,更殘酷(見附圖)。這種酷刑在吉林省的吉林監獄(位於吉林市)、吉林省女子監獄(位於長春市,也叫黑嘴子女子監獄)使用最多,後來邪黨將其作為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所謂「經驗」到處「推銷」,在遼寧、黑龍江等地有很多法輪功學員受此酷刑後致殘、致死。

高精度圖片
演示圖 抻床

抻床酷刑令人髮指

在吉林監獄,「抻床」是將兩張單人鐵床並上,將學員按在兩床中間的角鐵上,四肢分別銬(綁)在床的四個角上,拉緊,過一段時間拉緊一次,就是將兩張單人床分別向兩邊拉開,中間床縫用磚擠上,每擠一次磚對人體的傷害極大,此刑極似古代的「五馬分屍」,又叫「車裂」。受害者被綁在抻床上,手腳不能隨意活動,惡徒將抻床搖、抻、拉、拽,手脖子、腳脖子的肉慢慢的被撕開,手腳已經不過血,骨頭節都被抻開了。遭受此酷刑的人,馬上就會全身疼痛難忍。有的法輪功學員被折磨的死去活來,直至筋斷骨折。有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精神失常,有的致殘。

吉林監獄曾設十多個抻床折磨男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三年十月份,吉林監獄為進一步迫害法輪功學員,設立了十多個小黑屋(小號),詭稱為「心理矯治中心」。每個小屋有設一抻床,把人固定到床上,四肢用鐵銬扣住,可以隨便折磨人,踢、打、上身上踩,用開水瓶燙、用針扎、不讓睡覺。其中最殘酷的就是把人固定住,腹面朝上,然後往背上加東西(主要是棉被、水瓶、木板等),他們加壓力,把整個人整個身子懸起來,整個四肢都被抻緊,骨頭節都被抻開了,撕心裂肺的痛,而且是腰部向上拱,頭向後抑,呼吸困難,臉色蒼白。

有的法輪功學員被惡警固定到抻床上迫害,短則十多天,二十多天,還有一、二個月的,身體受到嚴重的摧殘,身體肌肉開始萎縮,四肢無力,走路扶著牆走,骨瘦如柴,到冬季手腳都凍傷。

據已掌握的資料,被吉林監獄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已有十人,他們是劉成軍、張建華、崔偉東、魏修山、何元慧、郝迎強、雷明、孫長德、王啟波和曹洪彥。還有多名學員被迫害致殘。

吉林省女子監獄對每位堅定法輪功學員都施抻床

這種令人髮指的酷刑同樣被吉林省女子監獄用來迫害女法輪功學員。在吉林省女子監獄,抻床是將人的四肢固定在床的四角,然後抽走床板,只讓腰部支撐在中間一根半寸粗的鐵管上,其餘身體部位懸空,再把重物壓在腿上,疼痛至極,全身關節像被割開似的,每天二十四小時這樣綁著,大小便無人問津,直到所謂的「轉化」。被「抻」者求生不能,求死不得,被「抻刑」迫害過的學員之多,程度之嚴重遠不止我們所知道的這些,每一個不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都被「抻」過,而且不是一次,是數次,有的遭抻床折磨的次數甚至都數不清。

法輪功學員宋彥群,吉林省舒蘭市人,哈爾濱大德日語學校英語教師,被邪黨非法判刑十二年。二零零五年五月,宋彥群被吉林省女子監獄惡警施「抻刑」折磨後,整個左腿到腳毫無知覺,終日冰涼,整個右臂到手,內部骨頭疼痛難忍,手抖動的特別厲害,已不能寫字。

法輪功學員宋維香,在「抻床」上懸吊了一百六十八小時,僅靠四肢支撐體重,腿上還壓上被褥。造成四肢失去知覺,雙腿浮腫,長時間生活不能自理。

法輪功學員程傑被綁在床上,身下墊上洗衣板。

法輪功學員宋會丹被非法關押在老殘監區,惡人付淑蘋等人將她綁住手腳拴在床四角上,抽走床板懸空吊著,還在腿上壓上被褥。

法輪功學員王立秋,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剛被劫持到吉林省女子監獄就被施以抻床酷刑折磨,使其一段時間內下不來床走不了路。

法輪功學員關佩霞,蛟河農民,因不肯放棄修煉被非法關押迫害,曾在老殘監區遭老殘監區惡警監區長付淑萍多次迫害,被刑事犯罪人員毒打,一天二十四小時包夾,幾次被用繩子綁在床上。惡徒還用抻刑迫害關佩霞,把她的四肢分開懸空綁在床角的四根鐵柱上,長達兩天兩夜,致使關佩霞的腰、胳膊、腿均受到嚴重的損傷,現在仍不能長時間站立,經常出現腰疼現象,不能拿重物,不能幹活,生活自理都困難,最近又出現比較嚴重的心臟病。

法輪功學員孫麗紅,工人,她拒絕「轉化」,被猶大刁栓雲扒光衣服罰站,猶大陳豔梅(長春)用油筆往孫麗紅臉上戳,落下瘢痕至今。孫麗紅曾被刑事犯連打帶罵,綁在床上長達四十多天之久,長時間不給接尿,留下後遺症,每隔四十多分鐘就得跑廁所,孫麗紅現已被迫害的精神不正常,表情呆板、反應遲鈍,別人說話有的都聽不懂,膽子特別小。

法輪功學員王興香,吉林省德惠人,家庭婦女,約五十五歲,她拒絕放棄大法,自從入監以來多次遭到殘酷迫害,多次被「幫教」單獨秘密折磨。惡徒多次將王興香懸空吊起,或者四肢分開綁在床的四個角上進行迫害過,這種抻床酷刑給她造成很大的傷害,留下胳膊不能用力、長期麻木疼痛的後遺症。

零七年四、五月份,王興香又一次被單獨隔離迫害,在炎熱的天氣中,被長期綁在床上,不許換衣物,不許洗澡,大、小便包夾人員高興給接就接,沒人接就便在褥子上。王興香現已患上褥瘡,臀部肌肉已腐爛,身心俱受到極大的損傷。至今王興香仍在被迫害中。

據了解,目前已有七名法輪功學員被吉林省女子監獄迫害致死,她們是於立新、鄧世英、王秀雲、楊桂琴、楊桂俊、韓春媛和姜春賢,數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其中有楊明芳、班慧娟、王國華、何淑榮等。 由於監獄嚴密封鎖消息,這裏僅是曝光部份的迫害情況。

據悉,吉林省女子監獄目前仍非法關押著一百多名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全部集中在監獄四樓的教育監區,一部份被奴役出工勞動,一部份被強迫在監舍洗腦,惡警對於堅定修煉、拒絕「轉化」的法輪功學員進行隔離迫害,由刑事犯看管,晚上熬夜不讓睡覺,並施「抻床」酷刑。

吉林省女子監獄惡警榜

吉林省女子監獄的監獄長賈秉新是原來吉林監獄的監獄長,副監獄長武澤雲負責強制「轉化」。對使用抻刑迫害法輪功學員負有責任的還有教育監區監區長曹洪,副監區長趙冬霞,教育監區一小隊管教鄧永輝,教育監區二小隊管教倪笑虹,還有楊唏、劉袢堙、呂幹事、張婷婷、董管教等。

我們曝光邪惡的中共幫兇們對法輪功學員實施的毫無人性的抻床酷刑迫害,不僅是讓世人知道中共邪黨迫害善良的罪行,知道法輪功學員們為了堅守對真理的信仰在這人間地獄中承受著甚麼,更希望喚起世人的良知善念,共同發出正義的呼聲,停止邪惡的迫害。因為中共邪黨企圖消滅的是「真善忍」的普世價值和良知,法輪功學員的無私付出是對人類道德的挽救,如果任其摧殘,人類將走向罪惡的深淵。

做惡多時必有報,中共邪黨惡貫滿盈,對法輪功的迫害更是天理難容。天滅中共已成定局,順天意而行是世人的明智選擇。脫離中共,退黨團隊保命,是神給予深受中共邪黨矇蔽與迫害的中國人的一次機會,願世人把握好這最後的機緣,選擇美好的未來。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2/11/1681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