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邪悟者干擾與山西汾西同修交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一日】近來,有一些外地邪悟者竄我縣,打著修煉人的旗號,以受過勞教迫害為資本,干擾大法弟子修煉。同修們雖都能用正念清除干擾,並採取各種措施幫助受到干擾的同修,但也說明我們修煉中還是有漏。現就個人所悟與同修交流,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一、不給邪悟者干擾提供條件和機會

邪悟者以與同修認識為藉口接近同修,找機會與同修「單獨切磋」,乘機灌輸邪理歪說,誤導、拉攏同修,直到與他們為伍。師父講過,「那些打著大法學員旗號散布邪悟的人,無論其過去是否是學員,都是在幹著破壞大法的魔所幹的事。(《建議》)」

一位同修接觸邪悟者時,正念不夠堅定,覺得他們的話也「有點道理」,結果被其身後操縱的邪靈鑽了空子,煉功時受到干擾,身體也受到干擾。有些同修接觸邪悟者後出現身體發冷、思想不靜、坐立不安等不好的狀態幾天都調整不過來。有的同修認為邪悟者畢竟與自己有過一段交往,而且在反迫害中也付出了不少,雖明知其邪悟了,但還是放不下原來的情,結果就招來了那個邪悟者的反覆干擾。有的同修想看看他們誤在哪兒,想通過法理上的切磋,幫助他們改過,可他們已經背離了大法,根本就不誠心切磋了。

識破邪悟者邪惡的同修將其拒之門外,不與其交談,邪悟者就使出另一招,說大法弟子不善。同修拒絕與其接觸,是不為其亂法提供條件和機會,使他們的邪惡沒處蔓延,而不是對其不善。為此,大法弟子無論誰遇到邪悟者,都不要收留,不要提供其吃住,也不要與其交流。我們修的是宇宙最正的法,是慈悲的,更是威嚴的,我們決不能讓邪惡利用我們的慈悲,干擾大法弟子的修煉。每個大法弟子都有義務捍衛大法金剛不破,這也是對自己負責,對同修負責。

二、找到被干擾的漏,歸正自己

1、認同邪悟者,是法理不清

邪悟者將大法斷章取義,為其邪悟尋找依據,是嚴重的亂法行為。作為一個真修弟子,如果不能辨別,正邪不分,是個嚴重的問題。師父講過的佛教在印度失傳的原因和教訓,我們應該銘記。其實,邪悟者的亂法,比當年佛教徒的行為還嚴重。當年的佛教徒是在釋迦牟尼不在世後,在一個長期的過程中,逐漸亂法的。而邪悟者卻在師父正法時期,師父還在親自給我們講法,發表經文修正我們修煉的路的時候,就打著修煉的牌子,毀經書、歪曲大法、將大法斷章取義用於邪悟和誤導大法弟子。師父講過,「如有竄改大法,另搞一套者,其罪大之無邊,生命在還惡業時,層層被滅盡的痛苦是永無終盡的。(《定論》)」。在這個問題上,同修一定要清醒啊!

「法能破一切執著,法能破一切邪惡,法能破除一切謊言,法能堅定正念(《排除干擾》)。」建議真修弟子近期在系統通讀大法的基礎上,反覆學習師父的經文《去掉最後的執著》、《建議》、《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定論》、《理性》。

2、邪悟者為甚麼專找受過勞教迫害的同修干擾

邪悟者專找受過勞教迫害的同修干擾,這個問題值得我們深思。從表面上看,他們與受過勞教的同修比較熟悉,或者有過共同的經歷,比較容易接近。但這只是表面的現象。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遇到問題時,我們都應該向內找,看看是甚麼心促成的。

邪悟者稱自己出了世間法,在高層次上修煉,法不學了,三件事不做了,專找受過勞教迫害的同修「圓滿」,這是我們有甚麼漏招來的呢?我們部份受過勞教迫害的同修,是不是有自己比沒有受過勞教迫害的同修修的高的想法?同修們想想:這種認識符合法嗎?師父講過:「有學員說、為了證實法都到拘留所、被勞教、判刑才是最好的修煉。學員們哪不是這樣啊,走出來用各種方式證實法是偉大的行為,但絕不等於非要被邪惡所抓走,如果是這樣,為甚麼走出來的學員上訪中還要要求釋放所有無罪被抓、被拘、被勞教、被判刑的學員哪?被抓不是目地,證實大法才是真正偉大的、是為了證實大法才走出來,既然走出來也要能夠達到證實法,才是真正走出來的目地(《理性》)。」

勞教所是邪惡迫害同修的魔窟,決不是師父給我們的修煉場所;受過勞教迫害的同修正念闖出魔窟,是因為能夠堅定正念,信師信法,否定舊勢力的迫害;而決不是因為受過勞教所迫害後,才能正念正行,信師信法的。如果這樣認為,豈不是還要感謝舊勢力安排的這場迫害?勞教迫害是舊勢力強加給大法弟子的魔難,雖不是大法弟子的污點,但也絕不是大法弟子榮耀。師父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連舊勢力存在的本身都不承認,我們也不能承認舊勢力,更不能承認舊勢力的迫害。再說,修的如何只有師父知道,修煉中的人怎麼會明白呢?任何一個執著長期不去,都可能成為邪惡迫害的把柄。我們身邊的邪悟者就是一個沉痛的教訓。真修弟子,邪悟者是干擾不了的!

3、以法為師,走出自己的路

還有一個長期存在的問題,就是有的同修在修煉中不自信,覺的自己不會悟,修的不如別人好,遇到問題不主動去悟,而是問認為比自己修的高的同修;同修怎麼說,也不用法理衡量一下,就照著怎麼做。這樣下去,既容易讓同修產生歡喜心,又失去了自己修煉提高的機會,更談不上走自己的路。其實,你認為修的高的同修,並不一定真的修的高,也許他有的執著心比你還重呢。師父說:「學法修煉是個人的事,但是往往有很多學員總是把別人作為榜樣,看別人怎樣做,自己就怎樣做。這是在常人中養成的不好的行為。作為修煉的人,沒有榜樣,每個人所走的路都是不同的,因為每個人的基礎不同、各種執著心的大小不同、生命的特點不同、在常人中的工作不同、家庭環境不同等等因素,決定了每個人修煉的路不同,去執著心的狀態不同,過關的大小不同,所以在表現上是很難找到別人給鋪好的路,更不可能搭上便車。如果真有鋪好的路與順風車的話,那也絕不是修煉了。」(《路》)我們要遵照師父的教誨,以法為師,不以人為師,不以夢為師,在修煉中走出自己證悟的路。

正法已經到了最後,留給我們修煉自己、救度世人的時間不多了。越到最後,越不能懈怠,越要勇猛精進。修煉中沒有偶然的事,邪悟者的干擾,也許是應該暴露我們一些長期不去的心了。我們每個真修弟子都應該真正向內找,看還有哪些執著心隱藏的很深,還有哪些根本的執著沒有去掉。我們只有用心學法,精進實修,做好三件事,才能走正自己的路,才能讓師父放心。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