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師尊濟南傳功講法班的珍貴回憶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七日】我是一名醫科高等學校副教授,很多人問我:你是搞醫的專家,怎麼就走上了修煉法輪大法的路?這是因為儘管我有一定的現代科學知識,卻不能使我找到人生真諦,消除我心靈的痛苦;儘管我有很方便的條件尋醫問藥,而現代的醫學卻無力使我擺脫病魔。

回首未修煉前真是苦不堪言:在一九八二年生小孩後,我落下月子病,全身關節痛,陣發性暈厥,陣發性劇烈偏頭痛,夜間加重伴嘔吐。以後舊病沒去又添新病,膽囊炎,乳腺增生,頸椎和尾椎骨質增生,宮頸巴士三級,怕風,重度失眠,全身貼滿了風濕膏,沾水骨頭就疼,等等十多種病,成了藥罐子但也治不好我的病。我想我怎麼活著這麼苦啊?

一九九四年三月中旬是我生命嶄新的開始,一位同學說:又有一個高功是法輪功,老師您學嗎? 我一聽是法輪功,堅定的說:學。這樣我請到了《中國法輪功》,捧在手裏一天將書讀完,並反覆讀,我們全家人愛不釋手。第一天讀後,那一晚上我睡的特別香,而在讀的過程中,我打哈欠,舒服的發睏,深感這書太神奇了!然後我們全家同我校師生六、七十人一起,看了李洪志師尊的教功錄像,我當時看到師父的感覺是:師父怎麼這麼熟啊,好像在哪見過。我坐在前排,看到師父,看到屏幕上旋轉的法輪我感到肅然起敬,無比親切。當知道師父要在濟南辦班,我毅然衝破了重重阻力,下決心參加。

一九九四年六月二十一日至二十八日,我有幸參加了師尊在濟南辦的二期傳功講法班。雖然已經過去了十三個年頭了,當年情景仍歷歷在目,我為自己能有幸親耳聆聽師尊的講法教功而感萬分榮幸,那是我一生中最難忘的日子。

一九九四年六月二十一日晚上六點鐘,當師尊高大的身影出現在濟南市皇亭體育館時,由濟南氣協負責人介紹後,來自全國各地、台灣、日本等地的四千多學員歡迎師尊的到來,頓時長時間響起熱烈的掌聲,直到師尊要開始講課,掌聲才停下來。見到師尊就像見到久別重逢的親人,師尊從上衣兜裏掏出一張白紙,每天這樣十堂課時間,一張講稿,講的洋洋灑灑,從人體講到宇宙,從粒子講到星球,從氣功的史前文化,講到人生的真正目地……聽法的過程中,我的心沐浴在一種無法言表的祥和慈悲的氣氛中,帶著有生以來從未有過的平靜和愉悅聆聽師尊的講法,我被來自天宇,來自穹宇洪大佛恩浩蕩的法音和博大精深的法理震撼了、折服了!我感到自己的心容在「真、善、忍」宇宙大法中,從生命的深處發生了巨大的變化。

記得第二天我因坐的離師尊遠,就沒有按座位坐下,跑到離師尊近的地方坐下了,聽完師尊的第二堂課講法,第三天我就回自己的座位上坐了。不是我這樣,全場學員都這樣,課堂上安靜有序,每個人找自己的座位就坐下聽課。每天講課前,師尊宣布丟失物品,失主上台去領。學員拾到金項鏈,錢,手錶等物都交上去,師尊宣布後失主去領。

在班上,我還看到師尊講法時打出紅光;講法輪圖形時,法輪放射出像激光束的紅光;講法場地上鋪的大地毯四週不停的放射出黃菊色的萬丈光芒。當有人搖扇子時,師尊建議拿扇子的不妨把它放下,當師尊說完這話時,就從我的後背、脖子處吹來一股習習的涼風,非常舒服。我當時悟性差,還誤認為開了空調,就四週看,找了半天也沒有。在一九九四年六月高溫天氣中,我從未感受過的那麼清涼舒適。一九九四年天氣炎熱,當我一到師尊的講法班上就感受非常舒服清涼與祥和。

在上課到第四天,我閉經幾個月,師父給我調整好了。當時我已經吃了半年中藥也沒好,師父講課到三天就給我調整好了。在八天的講法班上,我十幾種病症狀全無,特怕風的我,在電扇下吹著也沒事了,我的內心激動不已。自那以後,我丟掉了藥罐子。自一九九四年至現在,給國家節省了可觀的醫藥費。

師尊每天講一個半小時的法後,由一位學員教大家動作,我看到師尊親自給學員糾正動作講法時連水都顧不上喝一口。

一天下午,天氣陰的很沉,可是雨就是下不來,師尊與學員照像,四千多人,一個市,一個縣,一個單位,一個單位的照,數不過來的次數。師父幫著整隊,與大家照了一撥又一撥,師尊高大的身材讓人一看到就感到舒服寧靜;師父手裏拿著學員給的一打子信,使我感到師尊怎麼那麼正、慈祥可敬,說不出來的親切。我想今天可有機會與師父握手了,像久別的孩子一樣追來追去,可是也沒握著,但還是又高興又感到幸運。

在傳法班上,師尊給學員打開天目,學員看到了師尊的功身,看到了不同層次的神在聽法,看到飛旋的法輪,天女散花,五顏六色的光等等,各種神奇的景象。

六月二十八日晚,師尊最後一堂課講法解法了。學員提了很多問題,師尊一一解答。我當時也想提問題,可是就是提不出來,我一生中在書本上都沒學過和從來也沒聽老師講過的高深法理震撼了我。最後宣布講法班結束時,全場學員起立長時間熱烈鼓掌。許多單位、個人向偉大的師尊獻錦旗、讀感謝信。使我印象最深的母子倆,因小孩的頑固病被師尊治好,母子倆答謝磕頭獻錦旗時,師尊那高大謙和的身軀從講台上走下來 ,並彎腰慈父般的抱起小孩不要磕頭。

那一幕幕的激動人心的畫面好像就在眼前,短短的八天之中我清楚的感受到師尊給我淨化了身體,淨化了心靈,我完全成了與病無緣的人,我如夢初醒,內心激動不已。我回到家後,我丈夫問我怎樣,我說太值得了。本打算用公款報銷參加班的差旅費的收據,想到師父講的法,我撕掉扔了。

參加師尊的講法班後,我明白了病的根源是自己生生世世造的業力導致的,那麼多的病,難治的病,就是過去失德多,業力大所致。從此以後我努力學法,同化法,身強體壯,走路生風,騎自行車好像有人推我一樣。

迫害開始後,我到省城,進京六次,講真相;邪黨為了迫害我,非法拘留,關洗腦班,抄家,罰款等。然而,這場邪惡的迫害無法改變真修弟子的正信,每看到中共搞出污衊大法的造謠新聞,親眼目睹師尊言行的我,更是倍感師尊的偉大及佛恩浩蕩。

從一九九四年六月二十一到二十八日,我走過了生命中最幸福的時光。面對師尊給予我們的一切,寫出來與大家共享,讓我們按照師尊的教導做好三件事,證實法救眾生,圓滿隨師還。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1/7/1661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