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持信仰 不要放棄(圖/音)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二十九日】提起波蘭,人們自然會想到蕭邦和居裏夫人。蕭邦是著名作曲家和鋼琴家,華沙舉辦的五年一度的肖邦國際鋼琴大賽,吸引著全世界好手角逐,成為國際音樂界的盛事;出生於華沙的居裏夫人是世界上第一個兩次獲得諾貝爾獎的女科學家,她為人類揭開原子的奧秘作出了貢獻。

波蘭文《轉法輪》於二零零七年九月二十一日正式在波蘭首都華沙面世。《轉法輪》一書是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大師指導法輪功修煉的主要著作,迄今為止已被翻譯成三十多種文字在世界各國發行。

馬丁:「我在尋找生活的意義,我的父母去世了,我身體很不好,有白血病。我在尋找一種哲學,靜坐。我讀了很多書,這本書(《轉法輪》)和其他的書都不同。剛開始的時候,我沒有讀這本書,因為他是免費的,我以為其中必然沒有甚麼有價值的內容。但是不知怎麼回事,幾個月後我回到了那個我找到的網頁,我下載並讀了這本書,非常好。隨後我又開始煉功,那就更好了。我也從書上學過太極等,但那些都沒有這個好,我就繼續煉下去了。」


波蘭法輪功學員在華沙市中心揭露中共邪惡迫害的真相圖片展吸引數千的民眾


波蘭文《轉法輪》面世,在華沙舉行了為期兩天的洪法活動,此為腰鼓隊表演


在波蘭國會大廈前集體煉功

瑪麗亞:「我開始修煉大法已經十年了,在汽車上我看見有一幅非常漂亮的展板,上面一些人在靜坐,看上去非常平和,寧靜,那是免費的功法。當時有兩件事讓我想進一步了解。一個是我也想像他們一樣平和,還有就是他們不會利用你來賺錢。因此我嘗試了(這個功法),我很喜歡,感受到能量場很大。所以我就開始(修煉了),感覺非常高興。」

托馬斯:「那是二零零三年夏天,在我去美國參加一個學生實習的幾天前,我在網上找到了法輪功。我有一些奇異的經歷,我在尋找答案,我找到了法輪功,我將《法輪功》一書下載下來,讀了兩遍,然後我聯繫了網頁上的聯繫人馬丁。我和他及他的太太談了很久,直到凌晨三點,四點我去了機場。和馬丁夫婦的談話非常有意思,在我離開前,馬丁給了我一些書。在去工作地方的途中,我通讀了《轉法輪》一遍。」(錄音1

這三位波蘭年輕人在看似非常偶然的情況下認識了法輪功,並開始修煉法輪大法。

法輪大法是佛家修煉法門,也是性命雙修功法。緩、慢、圓的五套功法,簡單易學,適合各年齡層的人;並以「真善忍」的標準修煉自己,要求自己做事先考慮別人,對人要慈善,做好人中的好人。

喜得大法 樂開懷

馬丁是波蘭最早開始修煉法輪功的學員之一,他父母在他很小的時候就在一場空難中離開了人世,留下了他和弟弟。雖然他仍然可以過吃穿不愁的日子,但是他一直在尋找人生的意義。修煉法輪功後,他覺的自己變了。

馬丁說,「(法輪功書中的)道理幫助我打開了我的心。以前,我父母還在的時候,他們有時想擁抱我,但我總是感到很緊張,所以不太喜歡那樣。當然這都是表面的小事,就是說我現在改變了,更開朗了,學到了很多東西。和我太太的關係也變好了。特別是向內找對我幫助很大。你向內找,如果你找到自己的問題,你會發現,有時因為你的改變,其他人也會改變自己,就像是一種改變的回報,一條改善的鏈環,變的越來越好。」(錄音2

修煉法輪功後,瑪麗亞找到了內心的寧靜。她和先生住在美國,早上她和當地學員一起煉功,和其他華人學員交流自己的心得。她談到:「我結婚了,而且家庭生活很幸福,家庭關係非常好。我以前想不到我能有幸福的家庭,共產主義使波蘭偏離了傳統的家庭觀念,破壞了家庭結構。現在我很高興我有一個家庭,很高興我能得到內心的平靜。我希望能變的越來越好,盡力改善自身。」(錄音3

在到達美國實習地前,托馬斯通讀了一遍《轉法輪》。在美國實習期間,托馬斯一直在反覆閱讀《轉法輪》和法輪功的其他書籍。從小托馬斯就特別喜歡讀書,但是博覽群書,周遊歐洲,還是沒能讓他找到自己尋覓的。閱讀了《轉法輪》後,他感到自己終於找到了要找的。同時他開始把從書中學到的內容來要求自己,提高自己。

傳播真相 破謊言

瑪麗亞開始修煉法輪功後兩年,中共開始了對法輪功血腥的迫害。在她的一篇心得體會中她談到:「當九九年迫害開始的時候,我聽到許多美國媒體複述著中共的造謠宣傳。而我自身就是活生生的例證,足可證明那些造謠宣傳都是假的。怎麼會有人想要禁止人們修煉真善忍呢?真善忍不就是父母們很自然的想要教導孩子們的道理嗎?雖然,不是每個人都能時時刻刻說真話,但大家都是希望別人能對自己說實話;雖然,不是每個人都能對別人仁慈和理解,但大家都希望別人能用仁慈和理解來對待自己。我無法想像,這世上怎麼能允許信仰真善忍的人們遭受迫害呢?」

作為波蘭人,雖然身在美國,但是她的心還牽掛著波蘭。她想到,如果波蘭人都相信了媒體轉載的中共的謊言,又如何了解真相,如何作出正確的判斷呢。於是她開始試著讓更多的波蘭人了解這場迫害。

「迫害開始以後,我就經常來波蘭,因為我覺的我有一種道義上的責任,應該去幫助波蘭人民幫助他人,同時幫助自己。波蘭人很注重歷史。我們經歷了很多的磨難和迫害,納粹、共產主義,還經歷了很多戰爭。從中我們認識到,我們必須站出來,捍衛自己的價值觀。波蘭人講,當一個人犯錯誤時,整個家庭好幾代人都遭受恥辱。我們有個說法,說這個人『使三代人蒙受恥辱』。我祖父和布爾什維克作戰,他在莫斯科和聖彼得堡親眼目睹了「革命」的情景。

所以,我覺的我在道義上有責任讓波蘭人民知道在中國發生的事情,讓他們能夠採取行動來幫助。因為當波蘭遭受迫害時,其他國家不想幫助波蘭,因為他們想:誰管他們啊?他們是波蘭人,和我們沒關係。所以波蘭人知道這種感覺。當別人受苦時,我們應該採取行動來幫助。」(錄音4

瑪麗亞和其他法輪功學員一起,在波蘭舉行各種新聞發布會,將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受到的各種迫害告訴媒體,告訴政要,也借此機會傳播給更多的波蘭人。對波蘭人而言,他們曾經親身經歷過共產邪黨的統治,所以當他們聽到法輪功真相時,他們很容易明白法輪功學員正在遭受的血腥迫害,第一次記者招待會召開後,很多參加者也開始修煉法輪功。

為了讓更多的政府和民眾了解法輪功真相,瑪麗亞還參加了二零零一年全球SOS步行活動,她和其他法輪功學員一起,沿著華沙公約國家的路線,步行六週,將法輪功學員受迫害的真相傳給了那些前共產主義國家。

但是每次瑪麗亞來到波蘭後都只能停留短暫的時間,為了讓更多的人能夠更好的了解法輪功,瑪麗亞開始著手將法輪功的書籍翻譯成波蘭文。

托馬斯在童年時代就一直覺的自己急切的需要學外語,現在他已經掌握了好幾種語言了。自學外語的經歷讓他相信一個人可以學會任何一種語言。所以在開始學法輪功後一段時間,他決定開始自學中文,用他學其他語言的方法──一直讀,讀到明白為止。一開始他借助拼音和字典學習《轉法輪》,通過逐字的翻譯和反覆的朗讀記憶,一段段的學《轉法輪》。學完整本書後,又回到開頭閱讀。一兩個月後,他開始用中文閱讀《轉法輪》。

當時,波蘭文的《轉法輪》處於校對期已經好幾年了,但還是沒有達到能出版的水平。隨著自己不斷的學中文,托馬斯突然想到自己可以幫助把《轉法輪》從中文直接翻成波蘭文。經過他和其他法輪功學員的努力,二零零七年九月,波蘭文《轉法輪》在首都華沙舉行了首發式,從此人們也可以在書店裏買到波蘭文《轉法輪》一書,更方便那些想學煉法輪功的人了解法輪功。

堅持不懈 反迫害

在剛得知法輪功遭到迫害的時候,馬丁有些不知所措。因為自己的親身經歷,他絲毫不相信中共對法輪功的污衊之詞。

「我開始修煉法輪功,我對此非常感興趣,而且也從中獲益不少,然後我得知在中國法輪功遭到迫害。」馬丁說。

「隨後我得到了更多的信息,我遇到了很多受到迫害的人。就是我的波蘭朋友,他們也修煉法輪功,也在中國遭到了毆打。因此我決定讓在波蘭的中國人也能夠有機會得到信息。因此他們可以自己決定甚麼信息是對的,甚麼是錯的。這對我而言非常重要,我覺的自己和中國人有一種關聯。因為法輪功來自中國,他無條件的幫了我,所以我也希望能幫助中國人。一開始僅僅是關於中國人,但是當我越來越深入考慮這個主題時,我發現,這和我們波蘭人也非常有關係。其實和全世界都有關係。我相信信息就是力量。所以我開始給中國人發送有法輪功真相的報紙。」(錄音5

各種新聞發布會、信息日、定期在戶外的煉功,讓越來越多的波蘭人知道、了解了法輪功。馬丁告訴我們:「(修煉的人)越來越多,我們不知道有多少人在修煉法輪功,因為這個功法是免費的,而且沒有規章制度,你不需要在甚麼地方簽到,有時有人會告訴我們,啊,我已經開始修煉這個功法一年多了。我們不知道有多少人修煉,但是在我們的周圍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對法輪功感興趣。」(錄音6

在中共高層訪問華沙時,波蘭國會議員邀請法輪功學員當場抗議,傳遞法輪功真相。瑪麗亞告訴我們,波蘭各界政要希望給中國人傳遞一個信息。「當我和國會議員談話時知道,他們中很多人在共產黨統治期間被關押過五年,十年,二十年,因為他們當時散發支持民主的傳單,告訴民眾共產主義反宗教、反人類的邪惡。他們給中國所有人民一句話:不要放棄,堅持你們的信仰,不要放棄。我想告訴所有人,我們在做力所能及的一切,我們希望你們能夠再堅持一小段時間。」(錄音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