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哥走入了修煉大法的行列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一日】

  • 表哥走入了修煉大法的行列

  • 我孫子的變化

  • 表哥走入了修煉大法的行列

    河南大法弟子

    我家沒有別的親戚,只有一個姨,因自小就常在姨家住,所以對姨家每個人都了解比較清楚。二表哥是一個拖拉機司機,特別在合作化時代,經常給人犁地,因此就經常在酒肉中泡著,這樣時間長了就落下很多毛病。一九七零年十二指腸潰瘍做了個小手術,這他還不在意,到一九七四年胃穿孔做了胃切除手術,胃切除了三分之二,大夫說:你已做了兩次手術,這一次可能不會徹底做好,要留一個後遺症:腸梗阻,到時你找原來做十二指腸潰瘍的大夫開點藥吃一下腸子就通了。事實就是如此,每隔三年或五年就腸梗阻一次,找大夫開點藥一吃就通了,所以還不在意。今年三月十六夜裏又梗塞了,並且感覺這次較以前嚴重,先是找衛生所大夫開點藥吃一下,等兩天看不行,這時已兩天吃不下飯了,家裏安排去縣城醫院。到醫院一檢查說要做手術,要不阻塞處不會通的,家裏商量後同意大夫們的安排,但要輸液三天觀察一下然後再說。三天又沒吃飯了,但到第三天縣醫院檢查結果這樣說:「你們家人得明白,這人已經不行了,年齡已六十五歲了,不僅腸梗阻,還加上腎衰,若做手術,下不了手術台,不做手術腸梗阻幾天後腸裂開人也不行了。」

    醫生這樣一說,可把全家人都嚇的哭起來,一點門路也沒有了,這就只有等死了。這時我表姐才給我打電話,談到我二表哥病危情況,我接到電話,就讓兒子儘快和市醫院聯繫,說來也巧,市醫院說有床位,然後救護車將病人接來,夜裏十點半到。

    當我見到表哥,他面黃肌瘦,沒有精神,我很痛心,心想,自大法洪傳後我就三番五次的給他講過「法輪大法好」,他總是應付著不在意,特別是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他害怕,現在成這個樣子了,我就讓醫生細細的給他檢查一遍,醫生說:現在就準備給他動手術,你給他講要做好心理準備,我們現在就去安排給他做全麻。當醫生走後,我懇切而又嚴肅的對二表哥及家人說:你自己的身體狀況你很清楚,不過你這次生病在李老師的正法時期,有幸遇到大法,我們李老師講:「大家知道真正得病的,是七分精神三分病。」(《轉法輪》),李老師還講:「就是一個常人今天喊了一句「法輪大法好」,師父就要保護他了」(《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二哥,你已經做過兩次手術了,不要害怕,你要壯起精神來,你就在心裏誠心誠意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會兒醫生做全麻,只要你頭腦清醒,你就一直念。

    我又讓二表哥家裏來的人一起在心裏默念。十二點鐘就要進手術室時,我問二表哥:你有沒有信心?他說:有信心!醫生們來將表哥抬上車,推去手術室,我目送著他,鼓勵著他,當手術室門關上時,我就和他家人一起在門外默念著,等候著。

    一直到第二天早上五點,表哥才出手術室,聽醫生說:腸梗塞部位已裂三個口子,只有一點薄皮連著,腎檢查時和縣醫院檢查一樣,但做手術時看到腎顏色很鮮,不知為甚麼有這麼大的變化,我們這次手術基本上是成功的。

    這時,我和表哥家人才鬆了一口氣。表哥在監護室裏一天不讓家人見,直到第三天才讓我們進去,當家人看到我表哥精神很好時,他兒子說:多虧李大師保護!說著眼淚就出來了,七天後拆線,經檢查和他本人感覺都沒有任何不適的地方了,表哥就出院了。

    臨走時,表哥無限佩服地說:「妹子,我這次算服了法輪功了!李大師給了我第二次生命!」後來我又去表哥家看他時,他已在認真的閱讀《轉法輪》了,走入了修煉的行列。


    我孫子的變化

    河南大法弟子

    我的孫子是個很調皮的孩子。小學四年級時,他爸爸帶他去城市上學,而他不好好學習,成績一直趕不上,在班裏列為中游,並且和老師鬧對立頂嘴,和同學一起逃學,不上課,上網吧,去飯店,成績一天天下降。家長批評他,他魔性大發,大吵大鬧,動不動就發脾氣,家裏人說他瘋了,心理變態,初中畢業沒升上高中,他爸很生氣,放棄他叫他當兵或去打工。

    我在農村聽說後決定叫他到我身邊,複習初三功課下一年再參加中招考試。我是修煉法輪功的,我給他講李老師傳功(法輪功)講法普度眾生,我給他講法輪功的內容,叫他看真相資料,小冊子。他領會內容說李老師救了很多生命,真善忍太好了!從此道德回升,愛學習了,不看電視不去網吧,身上經常裝著護身符,愛惜如命,並告訴別人說護身符真靈。

    我的孫子學習成績日漸上升,中招考試比去年增加一百多分考上了市一高。現在很理智,跟去年比像是換了一個人似的,真是太感謝李老師了,李老師佛恩浩蕩,全家人都信師信法。

    我是九九年以前得法的,九九年「七•二零」江氏集團造假誹謗大法搞天安門自焚偽案,矇騙廣大人民群眾,我受影響松一段勁,後來老師點化我,同修幫助我又走進了大法修煉行列。我以前一身疾病,胃病、肝臟不好,兩次骨折後走路艱難,修煉後肝病沒了,胃病好了,股骨頭骨折的腿走路沒一點感覺了,很輕鬆,腿裏邊打的鋼釘也沒取出,現在感覺也不存在了(和我一起摔斷腿的人都早死了,這種情況有好幾個)。

    感謝師父!我下決心,緊跟師父走,做好三件事,堅修大法直到圓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