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一對老人的悲苦中秋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九日】中秋是舉家團圓之日,可北京朝陽區有一對近七旬的老人,中秋節日卻只能對坐淚長流,思念被非法勞教及被迫離家的三個子女。老人的大女兒、大法弟子徐田榮就在中秋前夕再次被惡警綁架、非法勞教。

二零零七年八月十二日,徐田榮在自己家中讀法輪大法書籍,突然闖入的幾個惡警,將徐田榮綁架並非法抄家。後於九月十二日非法判徐田榮兩年半勞教,將她劫持到新安女子勞教所。

徐田榮的父母已近七十歲,徐田榮的女兒還在上職高,家裏的生活支出只能靠丈夫每月七百多元的工資維持。徐田榮的母親每天出去撿廢品,幫補一點;女兒在母親被非法勞教後,一邊上學一邊找了份兼職的工作。每當夜深人靜的時候,孩子就一個人偷偷的流淚,怕她姥姥,姥爺傷心,表面還強帶笑容。

這兩位老人自從邪黨迫害法輪功後,從沒開心過一天,他們家再也沒有完整過。八年來,兩位老人的三個兒女及其家人被非法勞教、拘留,進進出出始終沒有停止過。

兒子徐田保二零零一年被深圳勞教所勞教三年釋放後,始終有家不能回。兒媳李惠敏被先後非法勞教兩次,二零零六年下半年釋放後,又直接被單位----國防部直屬507研究所軟禁至今,一直沒有任何音信。小女兒徐雲田夫婦也多次被非法勞教、拘留,現一直處於流離失所中。大女兒徐田榮曾於二零零一年被惡警非法判勞教兩年。

二零零一年惡警綁架徐田榮時,動用了十幾輛警車,門口所有的路被警察和圍觀的人堵滿。因徐田榮拒絕上警車,並給圍觀的群眾講真相,惡警便用高壓電棍電擊她,從屋裏到屋外,再到街上,持續了一個多小時。當時她女兒才九歲,看見那麼多的警察打她媽媽,便哭著去拉她媽媽,惡警劉延亭一下將電棍電到她腿上,褲子立即被電棍燒了兩個拳頭大小的洞。孩子當時就被嚇呆了,也不敢哭了。徐田榮未修煉的丈夫一看這幫惡徒電孩子,拿起鐵鍬就要和警察拼命。因警察太多,還沒等動手就被圍上暴打了一頓。惡警把他也推上了警車拉走,非法拘留了十五天。(惡警劉延亭不久就遭了報應,得了急性病症,經緊急搶救才脫離危險,現在此惡警調到東壩派出所)惡警當天還把徐田榮的父母抓走,關到昌平縣沙河看守所,又劫持回濟南看守所折磨了兩個多月,勒索了錢後才放回。

這期間,徐田榮家裏就只剩下一個九歲的女孩。等她爸爸回家後,單位也被吞併了,每月只給發一百元生活費。因找不到工作,天天在外邊閒逛,半夜才回來。孩子就一個人蹲在房後路上,直到半夜她爸爸回來才一起回家睡覺。她爸每天只給她三角錢買個糖三角吃。兩個多月後,等她姥姥、姥爺回來後,孩子已經沒人樣了,幹黃,瘦的皮包骨。而就這樣,邪惡之徒還不放過孩子,因孩子以前也和大人一起煉功,就天天去找她談話,逼寫不煉功保證,恐嚇她說若不寫就不讓她上學了,就得退學。還有個惡徒說不要讓她和她媽媽聯繫。從此,她姥姥便沒日沒夜的撿廢品維持一家四口人的生活。

直到二零零三年下半年,徐田榮被放回,托人給她丈夫找了份交通協管的工作。而不法之徒為了控制徐田榮,給她換了份又累又忙的工作,月工資僅幾百元。可就這樣還不放心,經常被上門騷擾,電話監控。

惡警這次綁架徐田榮時,將她父母和女兒也一同帶走,直至深夜才放回。兩位老人因長期承受巨大壓力,更加衰老,心力交瘁。中秋是舉家團圓之日,兩位老人卻對坐淚長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