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疾風勁草》的作者被迫害與同修交流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七日】十月二日的每日明慧登了一條消息,說《疾風勁草》的作者鐘芳瓊被邪惡迫害得很嚴重,幾乎被迫害得脫了人形,鐘芳瓊是八月一日在成都被惡警非法抓捕的,至今下落不明,《明慧週刊》曾登過鐘同修的消息。

這一段時間我們在與各地的很多同修的接觸中,發現不少同修有一個疑惑:鐘芳瓊怎麼也會被抓?

我們看到在這種崇拜心的背後是法理不清晰的表現,我們沒想到會有這麼多同修在這件事上疑惑,我們感到問題的嚴重性。一個人想,兩個人想不要緊,如果有更多同修用人心來對待已被迫害中的同修,就是一個巨大的波動,這無疑會給同修增加魔難,而這本身不正是邪惡迫害我們同修的一個藉口嗎?

因為我們和鐘同修有過接觸而且比較清楚鐘同修被迫害前的狀態,我們覺的有責任把我們了解到的情況及時與眾同修交流,目地是讓在這方面有疑惑的同修從法理上清晰上來,去除一切人心,正確對待同修,用純淨的正念加持魔難中的同修。

在當地,我們發現,同修中對鐘同修有兩種不正確的認識和態度,不了解她的人因為她的《疾風勁草》一書,師父曾對此有評語,因此對她崇拜有加;經常和她接觸的人,發現她的很多不足,而且在法理上並不很清晰,因此有一種妒嫉,甚至瞧不起。

大家都忘了關鍵的一點:同修還在修煉中,還是一個修煉中的人,一個修煉中的人怎麼能十全十美,怎能沒有過錯呢?一個修煉的人在證實法中某方面或某件事做得好,決不等於他所有方面都沒問題了,就超過法了……因此無論是有崇拜心的人還是有妒嫉心的人都是在法理上不清晰、不清醒啊!

鐘同修在出事之前表現出較強的自我,聽不進意見,在很多事情上不清醒……但這真的只是同修個人的問題嗎?我們再別指責同修了,試想,那麼多同修用人心對待她,給她加了那麼多骯髒敗物,她的真我本性被這些敗物包裹、阻隔,還有虎視眈眈的邪惡千方百計加強、放大她的執著,想通過迫害她來達到「考驗」其它有人心的大法弟子從而讓他們「去掉執著」的目地(現在邪惡不是暫時達到罪惡目地了嗎?),同修多難啊!同修的狀態是與我們周圍的人有關係的,我們都是有責任的。

讓我們一起重溫師父在《亞太地區學員會議上的講法》中解答的一部份:「師:我們學員,大家記住一個問題,我們有的學員做的好,可是她還是在修煉。如果我們這樣做的話,是不是要引起學員新的執著呀?會不會造成學員產生沾沾自喜的心啊?所以我想大家還是要注意啊。哪個學員在哪一方面修煉的好我們是應該學習,但是還在修煉嘛,還有沒去掉的人心,還是要以法為準。」

這些年,我們看到那麼多「名人」同修出問題,教訓太沉重了。我們不能只去看同修如何如何,那兒那兒沒做好,我們都應該問問我們自己,真正在這些事情上找一找自己的原因:同修出問題,我的心是怎麼動的?在此之前我是用甚麼態度來對待「名人」同修的?在沒在法上?是不是用人心和情維護他(她)或排斥他(她),同修出了問題,是不是我們的心促成的;在同修狀態不好時,有不足時,我是不是把他(她)當成「權威」出於面子不敢說,即使說了,一次兩次不聽就算了……我們是不是應該只把他(她)當成我們中可貴的一員,用慈悲和洪大的寬容來理智的對待他(她),珍惜他?

大法弟子之間是覺者與覺者的關係,擺正了這個關係才能正確對待同修──未來不同大穹偉大的王與主,才能正確看待同修的好處與不足,其實師父把不同的同修安排在一起,我們認識到:其一是緣份,其二有責任,這個責任就是真正站在法上看待同修,幫助同修,相互圓容,在同修有不足時慈悲耐心的指出,在同修有困難時無條件的用正念加持,至於其在常人中身份如何,有甚麼了不起的經歷,有何特殊的技能,在某方面是否有權威,根本就不看,因為在大法面前眾弟子一律平等,常人中的一切人的東西都帶不回去。

還有,在看到「名人」同修出問題時,有同修想:「他做的那麼好,怎麼還會被迫害?」這種念頭是不是在法上,是不是在看別人?是不是心裏對師父講的法產生懷疑和動搖?我們應真正的挖挖根:修了這麼多年,我們是否從根本上對師父和大法堅信不疑?我們是否把做事當成了修煉?把表面的「轟轟烈烈」當成了精進,做得好?

師父沒有給任何一位大法弟子安排被迫害,鐘同修三十次被非法抓捕迫害(連這次),有其歷史上的複雜淵緣,舊勢力的惡毒安排……,但不是否定不了,出事前師父一再點化,安排同修幫助……只要能靜下心來學法,紮紮實實的修,正念正行就沒有甚麼過不去的。但遺憾的是當時因為我們周圍的同修長期用人心對待她,讓她很難清醒、突破,沒有對同修盡到責任,這需要我們及時找到原因,吸取教訓,以後做好。

另外,這件事也提醒海內外所有「名人」同修,正法修煉極其嚴肅,我們在世間的一切能力,技能,在世間的成就、名望都是師父為我們因發願證實大法而安排的,做出的一些事都不過是在兌現我們當初的誓約而已,其實都是師父在做,我們只不過是在「助師世間行」,沒有師父的慈悲救度,我們的一切早已隨舊宇宙的解體永不存在,沒有任何值得沾沾自喜,自命不凡的,任何因此產生的在同修之上的念頭都是不清醒、都是邪惡把你拖下去想毀掉你的開始。

修煉不求世間的得失,只看心性的高低,修煉沒有捷徑、沒有後門、沒有任何特殊,只能無條件的謙恭的按師父的大法去堅持實修,按師父正法的要求去努力做好……

同修們,讓我們儘快去除人心,時時站在法上看問題,為同修負責、為眾生負責,消除一切間隔,解體一切邪惡,使同修不再被迫害,讓更多眾生得救。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