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塞爾多夫民眾譴責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圖)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三十一日】(明慧記者楊思源、德祥杜塞爾多夫報導)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七日,德國北威州首府杜塞爾多夫(Duesseldorf)參與各大洲舉辦的「世界人權聖火周」,在市中心沙冬廣場舉辦了大型活動,向德國民眾傳遞「群體滅絕罪與奧運不能在中國共存」的信息,活動旨在向德國政府和民眾揭露中共迫害人權,尤其是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活動吸引了民眾的關注,一些個人和團體前來聲援。面對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之事,人們普遍表示震驚,不少人簽名制止中共暴行,記者對此進行了採訪。

高精度圖片
法輪功學員劉崴(左)和王臻(中)以親身的經歷,揭露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高精度圖片
(示範圖)王臻在中國勞教所受到犯人折磨,犯人將他兩條腿分開,貼到牆上直到踢不動為止,將他的韌帶踢壞,兩側胯關節打壞,不能站立,儘管如此,勞教所還要他跪在地上擦地板

高精度圖片
人道主義協會北威州分會主席科赫(Dierk Koch)在發言中希望全球人權聖火能警醒全球政治、經濟和體育界的當權者站起來行動、立即制止這場醜惡的迫害

高精度圖片
唱詩班指揮斯特凡貝西斯坦希望通過他們的努力,能喚醒那些在政府裏工作的人員每個人的人性天良,讓他們了解到甚麼是對甚麼是錯,了解到他們幹的究竟是甚麼樣的事情

高精度圖片
教會唱詩班(O-Town -Gospelsingers)為關注人權而唱

立即制止這場醜惡的迫害

人道主義協會北威州分會主席科赫(Dierk Koch)在發言中希望全球人權聖火能警醒全球政治、經濟和體育界的當權者站起來行動、立即制止這場醜惡的迫害。他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談到,作為一個人道主義者,當聽到有關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消息時,非常氣憤,不知該說甚麼好,甚至想像一下這些人的行為已感到噁心。因此,他到這裏來表達他的真正看法。

親身經歷揭露中共的迫害

法輪功學員劉崴和王臻以親身的經歷,揭露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在德國多特蒙的學習的劉崴曾因修煉法輪功,被中共未經任何法律程序關押在北京東城勞教所。當時那裏有上百個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由上面派了好多醫護人員並帶來很多儀器到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體檢、驗血和內臟器官檢查,之後,沒有任何法輪功學員得到體檢結果。

王臻二零零一年至零三年由於堅持修煉法輪功被非法關押在上海青浦的第三勞教所,在那裏遭到高強度勞動、洗腦、酷刑和被犯人折磨。犯人將他兩條腿分開,貼到牆上直到掰不開為止,將他的胯關節打壞,不能站立。儘管如此,勞教所還要他跪在地上擦地板。王臻在勞教所曾兩次被抽血和做心電圖,當時勞教所只對法輪功學員進行體檢,其他的犯人就是想體檢也不給機會。勞教所告訴法輪功學員,體檢是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關心,但體檢的結果從來就不告訴他們。當時王臻還以為他們是想研究法輪功學員的血液有甚麼特殊功能呢。出國後他才了解到原來是中共想販賣他們的器官賺錢。

藝術家的呼聲

成立了十年的教會唱詩班(O-Town -Gospelsingers)為露天音樂會帶來了他們的精彩節目,觀眾報以熱烈掌聲,並一再要演出者加演。唱詩班指揮斯特凡貝西斯坦(Stefan Bechstein)能夠感受到觀眾和表演者良好的互動氣氛。他告訴觀眾,他們雖然是教會的唱詩班,但是對於這樣一個關注人權的活動,他們很樂於參加,這並不違背他們的宗旨。

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貝西斯坦談到:「我無法想像一個政府能做出活體摘取器官這樣的事情,醫生怎麼能從活生生的人體上摘取器官?!我們個人雖然渺小,但是希望通過我們的努力,能喚醒那些在政府裏工作的人員每個人的人性天良,讓他們了解到甚麼是對甚麼是錯,了解到他們幹的究竟是甚麼樣的事情。我強調,我是非常熱愛中國的。」

另一個前來聲援「世界人權聖火周」的是四人搖滾樂團「Back Alley」,他們的領唱安德里亞斯•斯托特(Andreas Strott)在採訪中談到,在一個像(中共統治下的)中國這樣沒有人權的國家舉辦奧運會是沒有意義的,因此他們樂團在聽到了「世界人權聖火周」露天音樂會的消息之後,就欣然前往。

對於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這件事,斯托特認為這件事真是太離譜了,他說:「我個人不見得能做些甚麼,但我們都應該站出來,把這種事情曝光。就像參加今天這樣的活動,非常有意義,通過活動,要讓這裏的民眾知道,中共迫害法輪功這件事情與他們是息息相關的。」他呼籲中國民眾:「大家不要放棄,要站起來,政府是很嚴酷的,但你們仍要有勇氣站起來。」

家住科隆附近的希臘歌手安東•平瑞尼庫斯(Ant. Pinreniokz)先生認為他作為希臘人來參加「世界人權聖火周」很有意義,因為希臘和奧運會有很大的淵源。他認為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一事太可怕了,所以他來參加這次活動。

政治家的轉變

集會之後,與會者參加了大約三公里長的路跑,沿途有不少民眾自願加入,幾位來自美國的留學生也參加了路跑,遇到記者,其中一位政治學學生艾米莉說在美國上過亞洲政治課,聽說過中共迫害人權和法輪功的事,感到很可怕,她也讀過高智晟律師給美國總統布什的公開信,感到高律師寫的很好,她希望高律師能儘早的脫離危險。

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政治家告訴記者,大會的組織者給她寫過電子郵件,並給她打了四次電話,使她很感動,於是前來參加集會。就中共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一事她告訴記者,她讀了資料,並在現場聽到兩位法輪功學員的證詞,她感到真是太恐怖了,但卻不知該如何表達這種可怕的程度。她說:在這點上,我們必須站出來做些甚麼,現在世界正在走向全球化,中國的政治方面本身有很多自相矛盾的地方。過去我聽到關於法輪功的消息都是比較負面的,所以不太想管法輪功的事,現在我了解了情況之後,發現跟以前想像的完全不一樣,在這點上,中共政府對於法輪功的抹黑起了很大的作用。要改變這種現象,法輪功學員還需再努力。我這幾天已經改變了我的觀念,我也要盡我的可能去告訴別人這些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