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情 修出慈悲心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五日】在大法修煉中,就是在常人中要修去執著的名利情,把自己昇華到更高的境界層次中去。在常人中過去我是非常重情的人,對父母、兄弟姐妹、丈夫、孩子,始終糾纏不清,愛恨恩怨,苦苦掙扎。在修煉後,知道時時在放,但總是放不乾淨,但我知道通過不斷的學法,我正在從常人中一步步走出來,下面就是我的修煉體會。

1、放下對母親的情,以慈悲眾生的善念引導後母得法。

在家人中,我對母親的情是最重的,不知道我們過去有過怎樣的緣份。但從小我就知道體諒母親,幫做家務,沒事聊家常。心裏有甚麼委屈都可以找她傾訴,情同姐妹,幾乎是無話不談。我深深的知道她為了家庭所吃的苦、所受的委屈。她也是修煉人,但由於陷在情中,沒能夠在大法修煉中精進,忽視了學法、發正念、講真相,被舊勢力抓住了藉口,於兩年前失去了人身。

母親去世一個月,父親就又領回來一位阿姨,他們都打扮的光鮮,看著他們有說有笑,想到母親一身破爛衣服的在外出幹活的路上離去,我當時心如刀割。可我時刻記住自己是修煉人,不吵不鬧不哭,並寬慰弟弟妹妹,告訴他們我們不是一般的人,我們要按師父的法嚴格要求自己。爸爸媽媽世緣已了了,就是各走各的路。一切都有因果。

媽媽一生的苦難承受,從修煉的角度來講是好事。所以自有她的好去處。媽媽走前,我兒子天目看到紅花紫花車在天上飛。走後我們家人聽到另外空見的聲音,就像鳥叫一樣,還看到鶴由東南向西北飛,且在我家房上鳴叫三聲。

開始我只是想不管誰來到我們家,都是有緣來的,要給這位阿姨展現大法弟子的精神風貌,不能讓她誤解大法。所以我主動從生活上關心她,就像對待母親一樣。(當然有時候也還是有分別心,這一點我還要繼續修去。)後來就幫助她退了邪黨,跟她講大法真相。

去年冬天,她在附體的折磨下不能幹活,我就跟她談大法,講師父所講的有關附體的問題和危害。引導她也走進了修煉的行列。慈悲偉大的師父很快為她清理了身體。今年,她一身輕的可以出去做買賣了。雖然我父親那裏由於我被迫害現在離開了工作崗位而時有怨言。寫到這裏,我也知道對父親的講真相還需要更深入細緻。對於他那麼快忘記母親,我還是心懷記恨和人的失望,甚至冷淡他,不想管他。儘管我也給他拿錢用,但心裏還是有一個結。只是用人的方法在掩蓋而已,對他還沒有做到神佛那樣的慈悲。這是我還要繼續修去的東西。

但阿姨對法已經有了一定的認識。我也鼓勵她在修煉的路上,甚麼關難都可能碰到,千萬不要受干擾,一定要堅定的修下去。實際上無論我們在生活中哪裏碰到的人都是有緣人,不用人心去看待,實際上眾生都在苦中在迷中,而我們是最幸運的,放下情才會有更大的慈悲善念。

2、放下對孩子的情,肩負起弟子的責任,帶好家中小弟子。

大法弟子的孩子,這些年在被迫害中,跟我們一樣忍受著世人的誤解、白眼、冷落。而且在大法弟子流離失所時,吃不好,穿不好,無人專心照顧。所以一旦大法弟子回到家中,很容易陷入情的誤區,對孩子百依百順,從衣食方面盡心盡力。我就走過這樣的路。但幸好師父都及時地點醒了我,使我意識到:甚麼是對孩子真正的好?物質財富和享受都是過眼煙雲,讓孩子得法並在大法修煉中勇猛精進,跟師父一起回家才是真正為他好。

現在我和孩子每天都能學差不多兩講《轉法輪》,並且在生活中彼此監督和鼓勵對方精進,用法理引導他放下各種人心與執著。帶著他用各種方式證實法講真相。現在也開始帶他一起煉功。

3、放下對丈夫的情,圓容好家庭。

過去,我是由於在常人中的情受到傷害,感覺在人世間沒有寄託,帶著這樣一顆強烈的人心走進大法修煉中來的,雖然在修煉中一點一點的在去掉自己思想中的敗壞物質,可對於丈夫始終耿耿於懷。無心打理家務,那些年整天捧著書看,就想早點修成,脫離開這個家。把對家庭的義務與大法修煉對立起來。有時候真的盆碗朝天。在對別人都能慈悲善待的情況下,苛刻的希望丈夫能是一個完美的人。這樣苦苦掙扎、彼此傷害,都感覺家庭沒有幸福可言。

誰也無心建設家庭、考慮如何在常人中過好日子。他在外面賭錢,我對他先由吵架升級到冷戰,又由不管不問,升級到絕望,而形同路人。還以為自己把情放下了。隨著深入的學法修煉,我意識到這還是在情中,其實我和他也就這一世的緣份,他有他的脾氣稟性,以及早已安排好的人生道路,他能對大法有正念,這就已經是一個很不錯的人了,還看甚麼呢?

師父在正法中不就看人這一念嗎?我為甚麼就不能以修煉者的角度慈悲的對待他呢?所謂的傷害中,也是我有人心,才出現這樣那樣的爭執。在我修煉的路上,不會有偶然的事情。凡是不迫害法的事情,如果我心裏過不去,那一定觸動了我隱藏得很深的執著,也一定有我要修去的東西。在這之後也不要陷在情中,去如何以人的方式珍惜與他的所謂夫妻之緣。當然我們對誰都要好,何況與我們有這樣大緣份的人呢?

這樣一步步放下之後,他的態度也轉變了。我意識到:現在周圍的一切,真的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我非常希望他能夠從新回到大法修煉的行列中來,他很多事也能按照師父的法去要求。只是在常人中迷的太深了,在名利情中摸爬滾打,實際上活得很苦很可憐。師父不想落下一個弟子,看著我們著急呀。我應該以更大的慈悲心去幫助他。現在我承擔了家庭中一切的家務,從衣食住行的每一個細節中為他著想,心平氣和的幫助他糾正人中變異的想法和觀念,適時的規勸他,希望他能做師父的真修弟子。不要錯過這萬古機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