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松原市國保對大法弟子刑訊逼供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三日】2007年10月13日晚7點左右,李生、侯繼峰、徐輝(女)開車去長山辦事,當時被松原市國保大隊惡警偷偷摸摸的跟蹤至長山鎮,在長山鎮一居民區遭惡警非法抓捕。之後這些大法弟子遭到惡警凶殘的毒打折磨。

惡警將侯繼峰的車搶下,並將三人押到長山鎮公安局,在途中惡警對三名大法弟子進行打罵,但是三名大法弟子不斷的向惡警們講大法真相,惡警們不但不聽,更加肆無忌憚的對三人進行毆打,並將李生、侯繼峰非法銬在一起。

到長山鎮公安局下車後,李生高喊「法輪大法好」、「煉法輪功無罪」!即刻遭五、六個惡警瘋狂拳打腳踢,並兇惡罵道:「我××的叫你喊,整不死你,我×××……」罵得不堪入耳,並將一把不明藥物強行塞進李生的口中,此藥物特別嗆鼻。侯繼峰上前阻攔,惡警們就對二人瘋狂毆打,隨後將三人押至長山鎮公安局二樓後,進行非法刑訊拷問,李生、侯繼峰被毒打在地起不來,就是這樣,惡警們還說,這才哪到哪,等回到市裏再叫你們嘗嘗往死裏整你們的滋味,有的是招數對付你們,刑訊逼供到午夜,惡警也沒找到甚麼證據,後來惡警告訴侯繼峰說,在你的車上找到了幾本法輪功真相小冊子,(是惡警事前準備好怕搜不到「東西」而塞進車裏的),後來惡警在侯繼峰的個人的被搶的物品中找到了兩個個人用的U盤,惡警們氣急敗壞的說,有這兩個就夠判他們的刑了,別在這打了,回去再說。之後將三名大法弟子押回車上,在回市的途中,一名惡警用暴力毒打女大法弟子徐輝的頭和臉部,頭髮被打的凌亂不堪,眼裏冒金星,睜不開眼睛。

押到市公安局(可能是開發區公安局)一樓刑訊室,惡警首先讓李生坐老虎凳,李生不從,惡警就對其大打出手,抓住李生的頭向鐵柵欄(刑訊室裏刑具)猛撞,將李生毒打得鼻口出血,惡警又將李生用手銬吊在鐵柵欄上(叫上大掛),又毒打了很長的時間。參加綁架的有七八個人,坐家裏指揮的還有四五個共計十多個參與綁架,但是用酷刑打人的就三四個,手法和態度邪惡至極。他們其中有一個叫李國慶的,參與打人的那三四個的姓名正在調查之中,他們必然要為此負責任和代價的。

隨後惡警強行押侯繼峰到革新村岳父家進行非法搜抄,在甚麼都沒得到的情況下,惡警氣急敗壞的將侯繼峰押到前郭煉油廠西區居民樓,行動詭秘(後據老區人傳出消息於第二天下午,他們把老區5號樓一民宅抄家,拉出一大拖拉機東西),當大部份惡警去搜查居民樓時,侯繼峰對他們的比流氓還要惡的惡行感到很難預料他們還能作出甚麼,就不顧一切的正念走脫了。

後來據悉他們又對侯繼峰進行了非法抄家,抄走了個人用的筆記本電腦等個人用品,就連侯繼峰利用業餘時間做第二產業──面向企、事、商、業個人等維修修理的各行業用的機器設備及電子元件和修理工具等物品同時抄走,還有個人錢包(錢包裏有個人銀行卡四張、現金一百餘元及一些票據)還有個人修煉用的大法書籍等,價值3萬元左右,另外侯繼峰私家車(微型五菱之光)4.5萬元。共計被惡警搶抄總價值7萬多元。這還不算,他們直至今日還在騷擾監控侯繼峰的家人和岳父家。

侯繼峰不就是信仰真、善、忍,並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去做好人了麼,在共產黨執政的中國就遭到這凶殘的迫害,身心受到了極大的創傷,有家不能回,無奈扔下無助的妻兒(孩子剛剛十幾個月)被迫流離失所。另兩名大法弟子仍被非法關押拘禁迫害之中。他們的家人可能尚未知道他倆現在的處境,一定是正焦急憂慮的等待著他們的歸來。就這樣,松原市又多了三個殘缺不幸的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