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集電視紀錄片:我們告訴未來(九)

-- 神的謳歌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月十六日】


Real錄像在線觀看(59分58秒)下載觀看(99.5MB)
VCD錄像(屏幕尺寸720×480)直接下載(850MB)分段下載(點擊)
VCD錄像(屏幕尺寸352×288)直接下載(620MB)分段下載(點擊)

[韓國慶州市 正覺寺]

38歲的金海日和尚在正覺寺修行已經16年了。2005年5月初一,一位到廟裏來參加藥師如來法會的香客發現,在這座木雕彌勒佛像左手的衣袖上,有一束米粒大小的白花。金海日後來認定,這個在既沒有泥土,也沒有肥料的地方盛開的,就是佛家傳說中的優曇婆羅花。

2個多月前,全羅南道的須彌山禪院和京畿道的清溪寺等地,也曾相繼發現了這種優曇婆羅花。

金海日向我們介紹說,據佛經記載,優曇婆羅花每三千年開花一次。這種花的出現意味著有轉輪聖王來世間傳法度人。

發生在韓國這幾家寺院的優曇婆羅花開現象,無疑使古今中外各民族一直流傳的有關「神將要回來」的種種傳說和預言,有了一個具體的時間坐標。

[正見網專欄作家 司陽:你比如講唐朝李淳風寫的著名的《推背圖》,北宋邵雍所寫的《梅花詩》,三國時期諸葛孔明寫的《馬前課》,還有包括一些西方的預言,都講到整個世界範圍,人類會經歷一場空前的浩劫,有很多災難,有很多巨變,那麼當然經歷了這個以後,會有一個聖人降世,福臨天下,然後把這個亂局規正了,那麼最後人類進入一個新紀元。那麼當然在這個劫難的過程中,許多人因為沒法滿足新時期的要求,在劫難中會被淘汰掉。]

金秋時節,位於加利福尼亞州帕薩蒂納(Pasadena)的加州理工學院,瀰漫著興奮的氣息。2001年11月的一個傍晚,校園中一下子多了許多法輪功學員的身影。他們都是在當天接到通知後,匆匆趕到這裏的。

[加州大學教授 吳英年:在那之前實際上我們就知道,李老師在各地見了修煉者,然後講了很多新的內容,在這之前一兩天我們才接到通知,李老師要到帕薩蒂納的加州理工大學講法,所以那天就是洛杉磯本地的,還有聖地亞哥的來了大概一兩百位法輪功修煉者,]

李洪志先生的這次講法,後來被整理成專著《北美巡迴講法》。在這裏,他將宇宙的更新,歷史的安排完整詳細的揭示了出來。並且第一次明確的告訴他的弟子,法輪大法弟子的修煉絕不是為了個人簡簡單單的圓滿問題,而是在宇宙更新的重大時刻,救度眾生。

[加州大學教授 吳英年:李老師就問大家,救度眾生再有十年,你們還幹不幹?大家異口同聲都說幹!其實這個問題並不是說當時熱血沸騰表決心之類的,當時我覺得大家也是很平靜,因為經過這些(迫害),我們有足夠的信心,對自己的信仰有足夠的堅信,能夠繼續走下去,所以不管是十年二十年還是一生,我們都有信心堅持下去。]

[音樂]

要救度眾生,就要喚醒世人的良知和正念

要在人間樹立良知正念,首先必須懲辦那些發動和直接參與迫害的兇手及惡人。

2002年10月22日,美國中部城市芝加哥的奧亥爾機場(O'Hare)陰雲密布、戒備森嚴。即將退位的江澤民為了讓這次最後的出訪為自己掙得門面而頗費了一番心思。除了將權力移交的中共十六大延期舉行,中共駐美領事館還專門花錢召集海外留學生和親共僑領夾道歡迎。但是江澤民此行所到之處所見到的都是法輪功學員立掌靜候。

就在江澤民住進瑞茲酒店的當天,3位專業遞傳票人和4位法輪功學員攜手完成了一項具有歷史意義的任務。

[遞傳票人員翻譯 胡志華:當時旅館裏面大概有四五個中方的穿便衣的保安人員。他們看到我們進去了之後,就問我們是做甚麼的。然後知道我們是給江澤民遞傳票的,他們就很緊張,其中有幾個人還威脅我們,讓我們馬上離開,但是我們遞傳票這個律師委託人,他堅持要把傳票遞到這些保安人員手上。]

[訴江案控方律師 泰瑞瑪什:法院發傳票時告訴我們,我們可以把傳票送達保安人員,並且告訴我們可以把傳票交給警察負責人格裏芬,由他代江澤民接受。所以我們由遞傳票人員親手交傳票給格裏芬,他接受了那些文件。所以他再次被送達。之後我們還將文件的複印件郵寄,每次我們有甚麼文件我們都郵寄,用快遞方式,給中南海。有一個叫黃體(音)的人總是代江澤民簽字。他們現在不再簽字了,此後他們不再接受美國來的快件了。但是江澤民被送達了法院傳票。]

這是中共建政以來,最高領導人首次在國際法庭上成為被告。它明確地向實施迫害的鎮壓者發出了一個信息,無論是誰,都必須對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都必須對自己所犯下的罪行付出代價。

[歌曲思故國:遙望故國淚花飛,魂縈夢繞知是誰,不知親人可安康,不知山水可青翠。]

在中國,這是一段人們熟悉的旋律

在中國,這是幾句人們常常問候的話語

對法輪功學員來說,這種對故鄉的擔憂和焦慮,是從99年的夏天開始的。因為他們親眼見證了一場天象巨變的序幕,是怎樣從這裏拉開的。

[中國災禍報導新聞]

1999年開始鎮壓法輪功後,中國大陸幾乎每個省份都遭受了最嚴重的天災。遼寧、河北、天津、甘肅、上海、江蘇、浙江、安徽、山東、河南等地都發生了創記錄的大旱天氣。廣東、廣西、湖南部份地區則遭遇30年罕見的颱風和洪水泛濫。超過十個省份出現蝗災。遍及長江中下游以北大部份地區的沙塵暴其強度和覆蓋面之大,則是歷史上絕無僅有的。

在當時,這些現象都被解釋成自然的氣候變化,是人類活動和經濟發展所帶來的必然結果。但是,了解中國傳統文化的人們都知道,所謂天災實際上是上天對人的警告。

[美國學員 周白樺:據《漢書》記載,在漢景帝時任博士的董仲舒明確的提出:「天人之際,合而為一」。還說:「國家將有失道之敗,而天乃先出災害以譴告之,不知自省,又出怪異以警懼之,尚不知變,而傷敗乃至。」他認識到天災的出現是對國家失道行為的譴告,而不知反省,奇異天災就會來臨,以警示世人。若還不能改過,真正的災害就會到來。基於天人合一的思想和陰陽五行學說,古人對人間的災難與人類行為之間的關係有一套說法。如蝗蟲的發生是因為皇帝與官員們貪婪殘暴所導致的,乾旱與冤獄相連。《後漢書》中說:「國大旱,冤獄結。」史書中對水災的產生有許多的論述,如小人專制弄權、妒忌賢者、褻瀆神佛等都會導致水災,地震被認為是五行失調的結果,地震往往同暴君暴行與大臣專權相關。]

公元2002年11月初,明慧網連續兩天頭條刊登了一位曾經在中宣部工作的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致中共十六大的一封公開信。信中呼籲「結束這場毫無意義的、令人痛心的民族浩劫。」

[美國學員 陳冀軍:從99年開始法輪功學員就本著一顆善心想告訴人們法輪功的真相,被迫害的真相。那麼到了2002年年底,再過幾個月中共十六大就要召開了,新的一批領導人就要上台了,那這個時候法輪功學員仍然是本著一顆善心,希望這批新的領導人能夠在正義和邪惡之間擺放一個好的位置。為自己的將來也能擺放一個好的位置。所以就希望告訴他們這樣一個道理,就是這場迫害從一開始,江澤民就企圖為他的鎮壓找到一個合法的依據,可是他找不到。在整個鎮壓的過程當中,他也一直在尋求製造這麼一個合法性,但是他做不到。因為這場鎮壓確實是十分荒謬的,而且註定它是失敗的,而且鎮壓的力度越大,犯下的罪惡也越大,對整個中華民族、對整個世界造成的災難也越大。那在這個時候,江澤民馬上就要下台了,新的一批領導人是不是要非常不理智、非常不明智的要替江澤民背鎮壓法輪功這口黑鍋呢?所以法輪功學員是本著這樣一個善念,希望這批新的中國領導人和十六大的代表,能夠真正本著對國家對民族對人民負責的良知和勇氣,能夠真正來了解一下法輪功的真相,和被迫害的真相。從而站在正義一邊,能夠立即停止這場非常荒謬的殘酷的對法輪功的鎮壓。]

其實,當時呼籲停止迫害法輪功的,又何止是這一位學員呢。鎮壓終究沒有停止下來。據當時傳出的消息,僅在十六大召開前的兩個月中,就有49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分布在遼寧、河北、黑龍江、天津、北京等14個省和直轄市。

這個時候,一個名叫黃信初的三十五歲男子,因為發燒和呼吸道症狀被送到廣東河源醫院就診。一場瘟疫的序幕在人們毫無覺察中悄然拉開了。2003年2月中國新年期間,薩斯在廣州大規模爆發,並出現死亡。到3月,中共國務院各部委人員共有81人感染,中共財政部一名處長因薩斯死亡,共有一百多處樓被隔離。瘟疫在猛烈的蔓延,而中共卻全力封鎖消息,媒體都保持沉默。這個時候,由法輪功學員創辦的《大紀元時報》,在第一時間迅速將消息公布出來,並做出大量跟蹤報導。

[大紀元時報主編 郭軍:我記得當時有一個讀者的家屬在廣州一家醫院,其實後來知道是薩斯,當時發病以後送到醫院,迅速的被隔離,然後從送到急救室到屍體被焚化,這個過程他的家人完全不知道,不允許見面,非常緊張。後來給的死亡通知書上的病例和最後了解到的真實消息是不一樣的不實的。所以這些消息他們都會給我們編輯部傳遞,我們就感覺到大陸在出現一場瘟疫。但是隨著消息收的越來越多,我們感覺到有責任把消息曝光給社會。在這些處理當中,中國大陸的媒體明顯的和當時大陸全面爆發瘟疫的情況,它的報導和實際情況不符,甚至是在掩蓋。]

這場薩斯導致的死亡人數,至今仍沒有一個準確的答案。而中共對事件的掩蓋和欺騙行為,使國際社會開始對中國表面繁榮背後所隱藏的危機引起重視。

當薩斯所引起的巨大衝擊漸漸平息的時候,另一場關於人心道義的抉擇,在香港已經進行了一年的時間。

香港法輪功學員 盧潔:2002年的3月在北京召開的政協和人大兩會期間,港府迫於壓力答應中央政府在香港採取具體措施取締法輪功。他們想立一條法律。第23條叫國家安全法。這條法律中規定,一個團體如果在大陸以國家安全的理由被中國大陸取締以後,其分組織在香港可以隨時被港府也取締,香港政府不需做出任何獨立的調查。也就是說,大陸政府做甚麼,香港政府就跟著做甚麼。這條法律如果一旦成立,香港的人權、法制將不復存在。

一把即將懸在香港人民頭上的利劍,使所有關心香港前途命運的人們和法輪功學員走到了一起。包括英國、澳大利亞、加拿大等多國政府和非政府組織,以及歐盟和聯合國人權組織等都明確表示反對或高度關注23條立法。

面對世界範圍的反對浪潮,中國官方擺出了一貫的強硬態度。2月11日香港行政會議通過實施基本法23條條例草案,6月28日通過最後版本。

香港法輪功學員 盧潔:23條的推出,激怒了香港各界人士。但是一般的香港老百姓覺得,胳膊扭不過大腿,無可奈何。因為香港的立法會的多數席位是被保皇黨所佔。那麼這條法律一定會被通過的。有的人覺得頂多能做的就是修改一下其中的個別條例。在這種情況下我們法輪功學員開始向各界講清真相,包括政府界、司法界、教育界,還有普通大眾。我們講兩點,首先對他們絕對不能抱有任何幻想,23條不是修改的問題,是一定要徹底取消,因為它是一條惡法。第二點就是在困難面前,香港人應該相信自己。和平抗爭。法輪功學員就是這樣做的。香港的各界仁人志士也在其中,在反對23條中做出了非常積極努力的貢獻。

2003年7月1日,主權移交中國6週年的香港,匯聚了全世界的目光。這一天,50萬香港市民在烈日下走上街頭,抗議港府執意推動23條立法。之後,香港特區行政長官董建華宣布撤回23條,並重新檢討有關的立法工作。這是中國共產黨執政50多年以來,第一次不得不在群眾的反對聲中讓步。

當50萬香港市民走上街頭反對23條立法的時候,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在中國的電視廣播突然被中斷。道瓊新聞網在當天的報導中說,中共政府禁止普通中國民眾收看有線電視新聞網和其它的國外衛星電視,只有在專門接待外國人的賓館、居住區和辦公樓才能收看。政府敏感的報導通常在沒有任何解釋的情況下被刪掉。

然而就在這一天,由海外法輪功學員創辦的新唐人電視台,開始通過歐洲的熱鳥6號和亞洲的W5等衛星,向包括中國大陸在內的亞洲,歐洲,澳洲和北美洲等地區全天24小時同步播放。這天晚上,世界各地的人們相聚一起,他們看到了從環宇太空傳來的真實的消息。

[新唐人電視台總裁 李琮:7月1號是一個歷史性的對新唐人電視台來說是一個轉折點,我覺得對中國人民也是一個轉折點。這是對中國共產黨控制下的中國多少年,從49年一直到那個時候一直是把中國整個領土上沒有一個其它的媒體的聲音。我們這是第一次開個窗打進去了。]

作為第一個向中國大陸數千萬衛星觀眾提供獨立和客觀報導的中文頻道。新唐人電視從一開始就將自己的目標定位為服務於全球華人。從新聞到時事評論,從專題節目到人物採訪,新唐人以敢說真話,挑戰華語媒體報導禁區,深切關注中國大陸百姓的呼聲而著稱。許多欄目的設置也幫助中國人了解西方民主社會,讓海外華人更好的融入西方主流社會,同時也將中華民族五千年輝煌正統的文明展現給世界,讓世界更加了解中國。

早在2002年初新唐人電視台剛剛成立的時候,學員們就已經開始嘗試將信息傳播給中國大陸的民眾。當時,亞洲大陸上空的20多顆衛星中,幾乎全部都有中央電視台的節目頻道,這就意味著擁有這些衛星的國家和公司,與中共政府都有著政治或經濟上的密切聯繫。新唐人電視曾經成功的分別與兩家公司簽訂合約,但節目上去不到24小時,就都被要求撤下或者鎖碼。這對於沒有任何政治背景,經濟條件也很困難的法輪功學員來說,無疑構成了嚴峻的考驗。

[新唐人電視台總裁 李琮:所以我們覺得唯一的辦法是找一個衛星能夠受得了這種壓力,同時最好是西方的公司,它是因為民主自由的國家在法律上還有一點程序,有些東西我們能夠通過法律上,通過民眾的關注能夠解決這個事情。所以當時歐衛這個公司我們是首選。]

總部設在法國巴黎的歐洲通信衛星公司(EurtelSat)是歐洲最大的衛星電視直播公司,擁有23顆衛星,覆蓋了全世界90%的人口。2003年12月,它曾經因為拒絕法國政府要求其停止一個黎巴嫩真主黨的電視台的節目信號而成為「捍衛新聞自由」典範。但是僅僅幾個月後,在與新唐人電視一年合約期滿之際,歐衛卻單方提出,要解除與新唐人電視台的播出合同。

[新唐人電視台總裁 李琮:其實在這個之前,在12月左右,我們就在歐衛的網站上看到很多有關「歷史性的合同」,就是歐衛跟北京有這種「歷史性的合同」。具體合同的內容沒寫,就是講歷史性的合同。總裁到北京去跟中國衛星企業的甚麼負責人握手,這個圖片到處都是。我們當時就已經有預兆了,他們一定會採取甚麼行動。當時其實把整個民眾都動員起來了。這件事情其實一曝光以後大家民眾很氣憤的。這是一些民主自由的國家法國,你講得都挺好聽的,突然一下子做這種事情,幫助中共封鎖新聞自由,這是一個很不好的事情對他們來講,所以一下子全球支持我們的聲音到處都是,特別是來自中國大陸的聲音很多很多。]

在不到兩週的時間裏,新唐人徵集到了超過6萬個支持簽名,其中包括不少歐衛公司內部的高層管理人員;許多中國大陸的觀眾發電子郵件給歐衛公司,表達他們對新唐人的支持。在短短3天的時間裏,美國國會93位議員聯合寫信,要求布什總統保證新唐人在中國上空的播出;歐盟60多位議員聯署致信歐洲通訊衛星公司總裁,要求其「信守我們共同的責任,維護歐洲的價值和協議,使‘衛星之窗’開得更大」。台灣民眾發起一人一信捍衛新唐人收視權。歐盟綠黨、記者無疆界、國際記者聯盟、法國前文化教育部長、意大利議員以及131個世界各地華人社團也都紛紛致信歐洲衛星公司首席執行官及各部門主管,呼籲歐洲通訊衛星公司尊重自由媒體和自由信息流通,秉承公平和支持言論自由的原則,繼續與新唐人簽約。法新社、美聯社等主流媒體,紛紛就此事做追蹤報導。

2004年9月1日歐衛與新唐人電視重新簽訂了長期的衛星租借合同,合同中明確規定了禁止北京的干預和審查。

[新唐人電視台總裁 李琮:當時我們很多晚上都是12點開始電話會到2點,跟我們的律師也是這樣做,我們當時覺得就是通過歐衛事件,要給全球的所有衛星的,其實在衛星中擁有頻道的廠商不多,只有幾家大公司。給他們看一看,其實你做這個事情,做好事其實有好報的,這是一個。再一個是說你可以頂住中共的壓力的,你不是說每一次中共一來,叫你們做這個你怕丟了生意就退一步,你丟掉原則做這個事情。我覺得我們當時就想做這個事情給他們看一看,你可以頂住的。你不要為了你的利益,其實你為了你的利益你丟的更多。]

新唐人電視的全球開通,意味著宇宙中正邪勢力對比的天平,已經發生了根本性的變化。也為信息封鎖的中國大陸民眾帶來了一線接觸真實消息的轉機。法輪功學員敏銳的抓住了這個時機。

2004年農曆新年,新唐人電視分別在台北、多倫多、紐約、巴黎和華盛頓隆重推出首屆全球華人新年晚會。長期以來,中共對媒體宣傳的大量投入和滲透,使不僅僅是中國大陸,在世界各地的中文媒體都處於中共的控制和影響之下。每逢中國新年這個特殊的日子,中央電視台的「春節晚會」獨佔市場,儼然是一副主人的模樣。

等了多少年,人們迎來了真正弘揚正統中國文化的晚會。一曲「中土情懷」,讓多少炎黃子孫潸然淚下。

[唱歌「中土情懷」]

從2004年到2007年,新唐人電視舉辦的新年晚會先後在世界50多個城市舉行了近百場實地演出,現場觀眾人數超過30萬人次。一大批展現中國傳統價值觀的舞蹈、歌曲、音樂陸續登台。這些藝術作品讓世界回憶起了一個古老的國度,一個久違了半個多世紀有著五千年神傳文化血脈的中國;人們發現中華傳統文化中原來蘊藏著那麼豐富的純真、純善、純正。心靈受到了強烈的震撼。

[神韻藝術團樂團團長 陳汝棠:在共產黨這個統治下,它不僅在對信不信神這個問題上大做文章,鼓吹無神論;而且確實對中國傳統文化破壞力確實很大。那當然一般人只是看到文革當中對傳統文化的一些破壞,其實呢,對中國傳統文化的破壞從它建政以來就開始了,甚至建政以前就開始了。那比如說,我就指建政以後,你看各種文藝形式你看起來都有,甚麼音樂的,甚麼美術的,甚至美其名曰:百花齊放。那只不過是這些藝術形式它保留了,甚麼大鼓啊,甚麼說書啊,甚麼相聲啊,甚麼都有,看起來都保留了,但是呢,抽掉了他的內涵,抽掉了他的實質,還真是還沒有出現象神韻藝術團所表現的這樣非常純正的、中國五千年文化精髓的東西,而且表現的那麼的美,那麼的高檔。那麼像這樣的節目,那會引起人一些的思考,人是怎麼來的,人又往那裏去?這樣的一個問題呢,會提到你的面前,他都會給你一個人生真諦的思考。]

就在新唐人電視向全球開通的同時,一項力圖打破中國大陸封鎖的網絡突破技術已經研製開發了2年的時間。

[動態網絡技術公司總裁 比爾夏:從一九九九年鎮壓法輪功開始的時候,實際上當時法輪功學員就開始利用網路技術把很多國內的那些迫害的信息給傳出來,很多是大陸的學員在想辦法能夠看到海外的網站,能夠跟海外有聯絡,二零零二年,我們就開始推出了我們自己的技術。這樣首先是解決了一些技術比較好的大陸網民這種能夠看到海外的需求。在中共那邊,它們不斷的想去加強它們的封鎖技術,我們也是希望能夠加強我們這種突破網路封鎖的技術。這樣到後來我們就能夠越來越能夠超前於網路封鎖的技術,所以也使我們越來越有了信心,這件事情技術方面實際上是沒有問題的,所以後面的話,更近一些的話,我們的發展方向就是要讓這個軟件非常好用,讓每個人他在不同的環境下都能夠很容易的用。]

比爾夏介紹,他們研製網絡突破的最大障礙和目標,是中共公安部推出的一個代號叫「金盾工程」的網絡封鎖系統。而協助其進行這個項目的,竟然是美國幾個最大的網絡公司。2007年2月,他們因為協助中共公安系統抓捕異議人士而受到美國國會的聽證傳訊和輿論界的強烈譴責。

位於美國東部哈得孫河下游的這座島嶼,從面積上來說,是紐約州最小的一個郡。但是,它卻是紐約市乃至全美國、全世界最繁華的地方之一。這裏的許多街道和建築的名字,都是現代商業文明的象徵。

2004年7月底的一天,在這個標誌著財富的著名大道上,第一次出現了這樣的情景。

[澳大利亞學員接受電視採訪:這個酷刑展可以吸引很多很多的人,很多人都非常驚訝怎麼這樣的。我就告訴他們發生在中國。因為(在)中國呢,只是修煉法輪功就把人打成這樣子。像這樣的人是千千萬萬,打死了很多。而且現在還有幾十萬人被關在監獄裏面。所以我覺得這個效果特別好,能夠震撼人心啊]

那段時間,參加曼哈頓酷刑展的學員,有來自台灣的、歐洲、香港、乃至世界各地的學員,為了方便運輸,學員們甚至自己花錢買了個拖車,附近幾個州要上班的學員硬是每個週末來回開10個小時的車來到這裏支援。

[美國學員接受電視採訪:我們在酷刑展做的過程中間,會碰到有些紐約人會問這樣的問題,說你們的資金從哪兒來。我跟他說,相信我。因為我是修法輪功的,我是修煉真善忍的,我告訴你的都是真相,告訴你的都是真實的事實。我自己本人我在來之前就捐了一千塊錢出來做法輪功的真相資料。當然我周圍很多學法輪功的朋友他們都從不同的渠道不同的地方捐錢到紐約來,我知道的就有不下十來個人,他們都捐錢來做這個資料,所以所有的經費,所有的一切都是我們自己在做。哪怕你看酷刑點上所有的這些橫幅啊、還有這些箱子啊都是我們自己花錢買的。那個釘子哪怕小到螺絲釘都是我們自己花錢買。沒有任何經濟上的贊助從別的地方來。]

[歌曲:請與我比鄰而坐

請與我比鄰而坐,在寂靜之處。
微閉雙目,發出我們心底的呼喚。
為制止酷刑凌辱,為結束瘋狂屠戮。
為停止一切迫害,心慈意猛何懼苦。
於無聲處,讓我們同將歷史改變。
於無聲處,讓我們同將眾生救度。
同將眾生救度。]

只有親身經歷過那種場面的人,才能體會到甚麼叫慈悲苦度。世界各地的法輪功學員,就是這樣在曼哈頓整整堅持了近一年的時間。後來李洪志先生在講法時說,「…在很冷的天氣中,在很艱苦的環境下,各種條件與資金都不足的情況下呀,大法弟子克服了各種困難做著講真相救眾生證實法的事,表現出來的堅定意志震撼天地。眾神都看在眼裏了,了不起,真的了不起。…」(二零零五年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老話裏常說,「東邊日出西邊雨」。2004年的春天孕育著無限的生機和希望,但它的腳步卻仍然顯得沉重。這一年5月,明慧網收到了一份來自中國大陸的消息。

瀋陽市魯迅美術學院財務處職工,36歲的法輪功學員高蓉蓉,在瀋陽龍山教養院被惡警連續電擊面目,致使高蓉蓉嚴重毀容。在連續7個小時的折磨之後,高蓉蓉從二樓獄警辦公室窗戶跳下,被診斷為骨盆兩處斷裂,左腿嚴重骨折,右腳跟骨裂。龍山教養院連夜將她送到瀋陽陸軍總醫院,之後轉到瀋陽市公安醫院。10天後,在家屬的強烈要求下,高蓉蓉被送到中國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五樓骨二科。我們現在看到的,就是當時拍下的鏡頭。

高蓉蓉:今天是2004年5月25號,我現在身受重傷,在瀋陽第一醫科大學骨科二病房。現在門外有4個警察看著我。

2004年10月5日,多名法輪功學員成功地從醫院解救出被嚴密監控的高蓉蓉。「610」頭目羅幹親自插手實施報復。在他的授意下,遼寧省政法委、610、檢察院、司法、公安等部門利用一切手段,監聽、偵查、跟蹤當地法輪功學員。

2005年3月6日,高蓉蓉再次遭綁架,6月16日,這位飽受兩年多迫害之苦,被毒打致一隻耳朵失聰,被電擊近7小時致毀容,被折磨的全身器官衰竭、骨瘦如柴的高蓉蓉,在瀋陽中國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急診室裏,永遠離開了人世。據明慧網的數據統計,高蓉蓉是在遼寧省瀋陽市被迫害致死的第54位法輪功學員。這是她生前記錄下的最後的心願:

高蓉蓉:我的家屬在這件事上,每個人身心都遭受了巨大的痛苦。事實上我們在那裏的學員,每個家庭,每個學員都是在被迫害之中。承受了非人的待遇。包括不准互相說話,包括「包夾」,包括不允許正常接見,包括高強度勞動,包括50多歲的老人每天坐在小板凳上,手在不停地幹活,不管身體狀況如何。這些都是非人的待遇。怎麼對法輪功學員,這些做好人,修真善忍,對這些善良的人卻沒有一點良知。這麼殘酷的折磨、傷害。所以我現在在這裏,我希望我們獲得自由,我希望江澤民一手掀起的這場對法輪功的鎮壓,能夠得到全世界善良人們的重視。

高蓉蓉被迫害致毀容,並在事件曝光後,仍舊被公然虐殺的事件,在國際社會引起巨大的悲憤和震驚。被認為是對人類共有的人性的公然挑戰。也讓法輪功學員意識到,講清真相,制止邪惡,救度眾生的正法洪流正受到嚴重阻礙。這時候,鎮壓的元凶江澤民已經離開中國的權力核心近一年了,官方最高領導的講話中也不再提及批判和鎮壓法輪功的內容。但天安門廣場上依然在抓捕法輪功學員,傳播真相的法輪功學員仍舊被判刑,媒體上依然對法輪功進行誣蔑和批判。學員被迫害致死的消息仍然不斷的從全國各地的勞教所、看守所傳出。2006年3月初,甚至傳出法輪功學員的器官被活體摘除,用於販賣和器官移植的消息。這個消息後來得到國際獨立調查團的證實。

問題的癥結究竟在哪裏?中共各級政府官員和惡警實施迫害的依據又是甚麼呢?仍舊是李洪志先生,明確道出了這個影響人們看清真相的要害問題。

[在2003年美中法會上的講法]

「中共邪黨從來沒有向人民認過錯。無論它幹了多大的壞事,它幹了多大的壞事,回頭它都講我中共邪黨一貫正確;(眾笑)它的政權多麼危機的時候,它都講形勢一片大好。(眾笑)我這裏不是想要跟中共邪黨政權怎麼樣,因為迫害我們的邪惡頭子喊出來「中共邪黨要戰勝法輪功」。可是我不想戰勝你中共邪黨,不值的,是你中共邪黨自己在迫害人民群眾中把自己迫害倒了,迫害中助長著假、惡、鬥、腐敗,失去了民心。很多人在知道了真相之後都在思考:這個政府連這樣邪惡的事情都能幹的出來,甚麼謊言都能造的出來,這政府不可怕嗎?特別是天安門真相被世人知道了之後,人們都在思考,在全面的反思:是不是中共邪黨在各次運動中都是這麼幹的?」

中國共產黨的實質就是維護中共的政權統治,維護共產黨的生存。它使人們要求停止迫害願望得不到滿足,行惡的兇手得不到懲辦,還在不斷犯下新的罪惡,大批中國民眾無法了解真相。希望達到「和諧」「法制」與世界接軌的中國仍然無法擺脫非法鎮壓法輪功的陰影。一個必須面對的選擇擺在了人們面前。

[音樂]

2004年11月,救度眾生的正法洪勢終於進入到了天滅中共的歷史階段。從20號到29號,大紀元時報連續9天刊登系列社論「九評共產黨」。首次提出了共產黨是一個「邪靈附體」的概念。

[明慧週報海外版主編 曲錚]

這裏是香港觀塘區地鐵站,每天大紀元的義工們都到街上發免費的報紙。九評發表後,這裏出現了這樣的情景

[大紀元時報義工]

人心的覺醒,天象的變化,形成了一股巨大的合力。2004年12月,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台向中國大陸系列播出「九評」共產黨;2005年1月1日,新唐人電視台連續播出根據大紀元「九評」社論編製的電視系列片,運用大量歷史圖片和影視資料,「九評」更加深入人心。

2005年1月12日,大紀元編輯部發表了一個引人注目的鄭重聲明。呼籲所有參加過共產黨與共產黨其它組織的(被邪惡打上獸的印記的)人,趕快退出,抹去邪惡的印記。

「被打上獸的印記」的說法,讓人們感到新鮮,也深感意外。

[退黨服務中心 高大維:中共啊,它是一個西來的幽靈。不是我們中華民族傳統留下來的東西。它在用非法的手段竊取了中國大陸的政權以後,在這50多年以來,它刮起了一場場的血雨腥風。古今中外沒有哪一個政權,像中共邪黨這樣處心積慮的否定神佛的存在,去褻瀆和踐踏神佛,去反天反地戰天鬥地,破壞生態環境。而且它在這幾十年的統治當中,把中華民族優秀的文明、文化、傳統、神傳文化,還有信仰基礎和道德基礎都摧毀踐踏。在這幾十年的腥風血雨中,有八千多萬中國同胞死於非命。而就是這樣一個邪惡的東西,它是邪靈,它在另外空間,不管你信與不信,它是有一定的邪惡的能量。那麼當你舉著拳頭,對著它的血旗,對著天地宣誓,要為它奮鬥終生,這就意味著你把你的生命交給了它,不管你現在有沒有參加它的活動,你自己認為有沒有交黨費,這個邪靈在另外空間可不會放過你。當你對著它宣誓的時候,它就在你的生命深處給你打上了一個獸印,打上了一個印記。這個印記就是你為它陪葬的一個依據。那麼所以說在大紀元退黨網站上公開聲明退出這個邪黨,這就等於向天地、向神佛表態。你從今以後是跟邪靈徹底劃清了界限,不再受它的約束。那麼神佛天地就會把你這個獸印給抹掉。我們都知道這件事情非常急迫,古今中外不管你信與不信,古今中外許許多多關於天滅中共的預言、傳說、或者神跡都是說明天滅中共不是一句戲言。而是千真萬確的天象變化,他正在一步一步的展現出來。]

2005年2月,就在韓國寺院中接連發現優曇婆羅花開現象的時候,李洪志先生連續發表了兩篇文章《再轉輪》和《向世間轉輪》。正式聲明退出他早年曾加入的共青團組織。進一步將轉輪聖王來世間正法的預言和傳說,給出了具體的救度和淘汰標準。

擺脫共產邪靈束縛的閘門一旦打開,誰也無法阻擋。引發出整個民族積蓄多年的智慧和道德勇氣。退出共產黨相關組織的大潮每天數萬計的從中國大陸湧來。

這場退出共產黨的大潮,是自中共建政以來的第一次。它衝破了長期以來由於恐懼造成的對人們思想的束縛,有力的推動了各個階層中國社會的覺悟和反省。

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日,明慧網正式出版發行了《修》《煉》兩套叢書。書中精選了一九九二年大法傳出以來世界各地大法弟子,特別是中國大陸大法弟子的修煉心得體會和法理切磋文章。

編輯部在前言中說:生命的意義是甚麼?我們來到這個世間的目地是甚麼?我們在俗世走過的一生是我們生命的全部,還是我們更為本質的生命的一個片斷?這些問題是古人,尤其是古時的修煉人,上下求索的千古之迷。

[音樂]

從1992年到2007年,法輪大法弟子們經歷了15年在人世間的艱苦魔難。

這是我們今天所能找到的傳法初期李洪志先生教授學員的照片。

這是1999年鎮壓前中國大陸各地的集體煉功景象。

今天即使是在中共的全力打壓迫害之下,法輪大法已經傳播到世界的80多個國家和地區。所到之處,人心歸正,道德回升,這是曠古未有的慈悲和奇蹟。

[法輪功創始人 李洪志先生:在人類悠悠幾萬年幾千年的歷史中,生命為甚麼而來?人為甚麼活在這個世上?很多人想過,很多人也在苦苦的追尋。到底為甚麼人活在世上?我知道。但是作為一個普普通通的常人來講,我也沒法用幾句話告訴你。也許你們在這漫長的歲月中是在等待著一個甚麼,也許你們等待的就是已經你們知道的。別錯過了這個機會]

[片尾:

獻給全世界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

向偉大的師尊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第九集完)

(編者註﹕片中出現的師父鏡頭僅供洪法講真相用,大法弟子學法請參照大法原著。)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7/10/16/1621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