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信正念喚不回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五日】

一、幫助同修的過程也是修自己的過程

近來有同修相繼出現一些狀態。最大的表現與最嚴重之處就是被迫害的同修學不了法,發不了正念。手中拿著書眼睛也在看,念出來的卻是別的東西;發正念時不知想甚麼,甚至說些亂七八糟的東西。有的伴有病業狀態。多數是由於有執著長期不去,且固執己見,不能正確對待同修所提意見,加上不能用法嚴格要求自己,放縱自己在某一方面的執著或某一種不符合法的想法,或對周圍的某種環境與因素有強大的執著或依賴。

不管同修有何執著,是大法弟子,就應走師父安排的路,因此決不容許邪惡干擾、迫害。但是迫害發生了,雖然表面形式上我們是在幫助同修,可實質上是大法弟子在共同反迫害,解體邪惡,助師正法。

師父在《二零零五年舊金山講法》中講過「學員出現病業嚴重,它無非是為了兩個目地。一個是讓他出現這個狀態,看周圍的人怎麼看。」「再有一個目地就是他本人。」我個人理解,師父把「看周圍的人怎麼看」放在了「他本人」的前面,是不是我們在幫助同修的同時更應該先對照大法,深刻的找一找自己。尤其是自己的心態、基點,甚至是不易覺察的動機,都要深挖。

也不要說「能做的我都做了,他/她就那樣我有甚麼辦法?」找是找自己的不足,如果找來找去自己哪都好,那本身就是問題了。

再有一個現象,就是有些學員每次與當事同修交流之後,其人都會出現反復,狀況倒不如前,先不要怪其家人不接受我們,我們真得好好想想為甚麼。師父講:「再一個你也要首先看一下自己是不是存在甚麼心,不接納你建議時你首先想到的是對方有問題,還是首先過一遍自己。」(《在新西蘭法會上講法》)請同修再不要一提找自己,不是辯解就是拂袖而去,這已不是修煉人應有的狀態了。

通過學習新經文及講法,我悟到幫助同修的過程也是最大限度放下自我,同化法的過程。這個過程中甚麼情況都會出現,都會遇到,同修本身也會出現反復,可我們不能懈怠,更不能放棄。正如師父講的,修煉中遇到的這一切,「都是你必須要走的路,必須面對的、必須正確面對的,哪一件都不能敷衍。」(《二零零六年加拿大講法》)在這個過程中我最深的體會就是只有以法為師,處處事事把自己當作一個修煉人,幫助別人不忘修自己,才能走好,走的穩健。「修煉是修自己,無論出現甚麼樣的狀態都要去想一想自己。」(《美國首都法會講法》)只有正念堅定,清醒理智,信師信法,堅信同修一定能走過來,才會「柳暗花明又一村」,我雖然在幫同修,可也有同修不斷提醒我「精進不停」,鼓勵我不急不躁,堅定信心。

二、依賴

被迫害的同修中有的表現出很強的依賴心,身體不舒服了就住到同修家,而不是想自己如何正念過關。也有人認為這是信任。可信任到覺的不和同修在一起就過不了關了?甚至家庭中的責任和義務都放棄了,這就不是信任了吧。

師父教導我們要學好法,走出自己的路。我並不是說在魔難中不能找同修,相反的,如果大家都能在法上認識,從法理上交流,正念對待,正確引導,提高會非常快。有的被迫害的同修就是通過其他同修平和善念的在法上交流與鼓勵,找出不足。交流雙方各自都在不斷歸正自己,並耐心與其讀法,發正念,甚至逐字糾正,提高很快。我認為關鍵是心態和基點的問題。

同修的幫助和環境能起到一定的作用,但關鍵的因素還是自己學好法和提高心性,遇到問題首先一念應該是信師父和信大法,而不是依靠同修。

三、敬師重法走正路

在幫助同修過程中,聽有人說用某種方法可救度過世親人,就執著上了,越想越是這麼回事,忘記了師父的法是怎麼講的。也有的人,當有些事悟不明白,不知如何做時,就說,只要做夢師父就告訴了。當我們有執著而自己又認識不到時,有時師父可能會在夢中點化我們,提醒我們注意,可是我們絕不能執著於此,甚至把「點化」作為做事的依據,而應該用大法來衡量對與不對。師父講:「有些壞東西冒充我的法身,你就把握住了,要用大法來衡量。依靠法身叫其如何做,那本身就是在招魔。」(《在美國東部法會上講法》)

還有開天目的學員總是看來看去的,在世的人看,過世的人也看,平時看,同修在魔難中也看:誰是黑的,誰坐蓮花了,誰有附體了……大法弟子正念不足被干擾是有的,可那能是附體嗎?即便是想從正面鼓勵同修,也不太合適,讓同修在法理上提高不更好嗎?而且這明顯違背大法修煉原則呀!這裏不是說開天目的不能說,關鍵是不能這樣說來說去的,最好也不要把大家的心思引導到這方面來,對此產生不應有的執著。

也請大家牢牢記住一點:師父與我們是不同的,再不要有甚麼師父第一我第二的說法,連想法都不能有。雖然不是在大事上,只是隨口而說,可這裏有個自心生魔的問題。修煉人應該知道在任何環境中,任何條件下,任何事情上,我們都不能與師父相提並論。

四、莫讓集體學法流於形式

師父是講過集體煉功提高起來快,可師父從沒講過到這個環境中來不用修就提高了。師父當年留下了集體學法的形式,但師父留下的不僅僅是形式,師父講的話是法,是有很深的內涵的。請同修尤其是各學法點的負責人再學《法輪大法義解》、《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在亞太地區學員會議上的講法》、《二零零四年紐約國際法會講法》,不要讓集體學法流於形式。而集體學法就是集體學法,是師父給我們留下的修煉形式,不是為了某一部份人帶另一部份人而產生的。

五、疑心

疑心會在同修間造成很大間隔,在很大成度上削弱整體的力量,內耗嚴重。如果不抓住此執著去掉它,邪惡就會加以放大利用,甚至演化出假相,不論在思想中還是現實中。

一次打電話聯繫同修,被告知停機。我腦子中突然冒出一念:換號了。後來其家人也說那個號碼不是他的。我這個心一下就起來了,頓時火冒三丈,覺的同修竟然給我假號碼,沒意識到這是疑心,因為證據太「確鑿」了。(以前在矛盾中認識到自己有疑心,也努力修去這個東西,直到現在發正念清理自己時也加上這一念。)有時這個心反應出來也能過的去,所以有個緩衝餘地,表現出來就是以大法的工作為重,沒耽誤正事,稍一冷靜,就發現事情不對勁了。真正從法理上提高上來後,也見到同修:根本沒換號。

我覺的,現在同修間的許多矛盾都是疑心造成的,最起碼也有這個因素,多少而已。當然,有個別學員為維護自己而撒謊,甚至使用一些人的手段,這個我們要有清醒的認識。如這次幫助同修的過程中,經常聽到:別人聽不進我說的話,誰對我有看法,誰因某事而對我過不去,某事就是那麼回事。可事實並不是那麼回事。

其實當自己付出許多,承受許多,卻不被人理解,甚至是誤解猜忌,戒備甚至責怪時,心裏的確不好受,其實所謂的傷心不也是傷的人心嗎?我認識一個大法弟子,每當面對這一切時,總是默默的,依舊做著該做的,不辯解,不抱怨。在這一點上我很佩服他。請同修不要再因疑心而干擾同修,也請被誤解被懷疑的同修靜下心來想一想,別人為甚麼會懷疑自己。如果真的沒有自己的原因,也不要被這種干擾消磨了精進的意志,堅定正念。要堅信我們終會走過來,這只是一個過程。

寫出這些,旨在和大家交流,曝光和解體這些不純的物質。使我們的環境更純正。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