悄悄的思緒 默默的感動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五日】這應該是二零零七年的第二場雪了。第一場雪大約是元旦第二天下的,記得只落了一點點雪花,算是老天爺表示了一下心意。昨晚的雪不知是甚麼時候開始的,一反下雪時的狂風怒吼、雪花飛舞的常態,靜悄悄的下了一整夜,以致我一點也不知曉,等我早晨起來一看,地上、房頂上居然已蓋了厚厚的一層,水杉們被打扮得如玉樹瓊花。那雪花還在大朵大朵的往下飄落。遠處的一切景物都朦朧了。

佇立窗前,我想起一個人,不,確切點說是想起一群人,她們的形像在我眼前浮動著。

此時我的思緒飛走了,穿越千山萬水,來到遙遠的內蒙大地。此時北國的飛雪一定與我眼前的雪景不同,應該似唐人高適描繪的那樣:「千里黃雲白日曛,北風吹雁雪紛紛」吧?

在此之前,我在網上認識了一位碩士畢業生,我也看過她的一些文章,寫得非常清新純淨,可以毫不誇大地說,有洗滌靈魂的作用。她是一位法輪功學員,是一位善良的女生,她走在路上,看到有誰在街上乞討,就是身上只帶一塊錢,也要掏出來給人家。

二零零六年初,她曾就職於南方一家公司,剛工作年薪就有五萬。但她聽說在內蒙某地做九評、傳真相缺技術和人手,毅然辭去了人們看好的工作,帶上自己簡單的行李和工作後的全部積蓄,從祖國版圖的雞腳到雞頭,穿越重重關山、莽莽森林,來到一個連水和食物都得從外面運來的僻遠地區,用自己的錢購買了電腦和打印機,在那裏建立了一個資料點。在此之前,這個地方只印一些單頁的真相資料,她來到以後,開始印製九評,並將印刷的資料運送到各個地方。幾個月後,她和那裏的幾位法輪功學員合作,撐起了那裏傳送真相資料的一方天地。

那是個很閉塞的地方,沒有柏油路、水泥路,一個從大城市去的女生,看到眼前想都沒有想到的惡劣條件,開始幾天心裏直想哭,但作為一個法輪功學員,要做到無私無我啊,能計較眼前的困境嗎?後來她很快調整心態適應了那裏的生活。冬天裏氣溫很低,常常是零下三十度到四十度,十月的一天,她出去買生活用品,寒風吹在臉上像刀刮一般,她騎著自行車,車輪在結了冰的土路上晃盪著,一不小心撲地重重的摔在地上,當時她痛得真想放聲的大哭。然而她忍住了,只小聲的對同行者說了一聲沒事,拍了拍身上的冰凌,繼續推車前行。在這裏的幾個月,有一半真相資料就是她在風厲路滑的苦寒環境,用自行車一次次,一車車運出。

後來由於她們的行蹤被當地公安發現,受到追捕,她才在風吼雪飄中輾轉萬里逃離。在逃離的過程中,有一位法輪功學員給了她一千五百元錢,那可是那位法輪功學員幾個月的工資呢,不然的話,她只能在冰天雪地中凍餓而死。她曾用安全的方式,對我講述了她看到的令人感動的人和事。她所去的那個地區非常貧窮,只有幾位法輪功學員,他們的月收入只有一百五十元。但為了做真相資料,他們節吃儉用,每個月從僅有的一百五十元中擠出錢湊到一起做資料。冬天裏,他們在零下四十多度的冰天雪地裏走村串戶送真相資料,不說手凍腳寒,就是那鼻孔裏呼出的熱氣,一瞬間就凍成了冰塞。

在這個道德下滑、唯利是圖、人心混亂的社會裏,法輪功學員在逆境中、苦難中所表現出的無私奉獻、堅強不屈,讓我看到了中國的希望、人類的希望,他們是我們民族道義的楷模。

中共常常因為做了一點作為執政者應該為百姓做的事而大吹大擂,厚著臉皮吹自己「感動了中國」,我看還不能感動它們自己呢。而今法輪功學員們不怕打壓、一心為人的精神,卻真正的感動了我,她們在冰天雪地傳送真相的身影,一直在我眼前浮動。